23/1  Ushuaia

今天是 Silversea Cruise 集合的日子,乘搭早上 7:15 的包機飛去阿根廷最南端的城市烏斯懷亞 Ushuaia 上船,雖然是內陸機,我們也要兩小時前到機場,因此昨晚只睡了幾個鐘,今早叫酒店替我們預先叫了的士及 pack 了早餐。

到機場後便有 Silversea 的職員替我們 check-in。出發前寄來的單張說明寄艙行李只可帶一件 50lbs,手提行李一件 15lbs 不可過重,航空公司嚴厲執行,我們後來發現他們會秤手提行李箱,但背包就很易過關,其實我們的相機背包都有 11kg,真的太看少背包了。

機程三小時十五分鐘,抵達 Ushuaia 時天氣不太差,大風但有陽光,導遊說我們超幸運,因為這裡甚少有陽光。夏天氣溫是 10°C,冬天是 0°C,全年都凍,所以他們形容這裡是一日四季,或者沒有最凍,只有更凍的兩個季節。

因為是包機,所有乘客都是同團人。我們抵達後分別坐了幾輛旅遊巴士由機場經市中心再到午餐的酒店,每輛巴士上都有一名導遊作講解。

Ushuaia 是由兩個字 Ushu 和 aia 組成,意思是 ”the land where the sun sets”,全市現在有八萬人,早於八十年代阿根廷政府建立電子工廠,大力提倡國民遷移到這裡,所以當年肯來做工的人有三倍人工,現在仍然有兩倍之多,加上旅遊業,所以人口急速增長,也洐生出不夠住屋的問題。

市內有一條大街,店舖比我想像中多,我原以為這裡是一個小鎮,原來已經發展得很有規模了,當然其中很多店舖都很遊客。

Ushuaia 的地標是一座標高 1300m 尖頂的 Mount Olivier,今天剛好有一刻看見。


我們去了一間在山上的 Hotel Arakur 吃午餐,這裡的風景一流,可以飽覽整個海灣景色,而且酒店大堂及餐廳的裝修時尚又有品味,午餐又十分好吃。Sea bass with cream and saffron sauce 是一絕,肉質非常嫩,也有魚油的香甜,直到整個旅程的完結,這一餐仍是覺得最最美味的。

在餐廳上快速地觀察了一遍同船的乘客,如想像中年紀都是較大的。


之後去碼頭上船,Silversea Explorer 的總載客量是 144 人,而今次只有 106 位客人。上船時要交出護照讓他們托管,而且要映相做一張上岸的 pass。由於這次船程會去英屬福克蘭羣島及南喬治亞島,而登陸也需要做入境手續,所以集合起我們的護照代辦。

這隻船 2017 年大翻新,套房裝修都很豪華,比想像中好,我們的房間在 starboard side (即船頭右邊),有落地玻璃門可以打開,不過露台很窄,不能放枱櫈,但可以打開門透透氣,而且映相也很方便,不用每次都走上甲板。

我們每一間客房都有一個私人管家,大小事務及 room service 都可以找他,我們那位是來自南非的 Bronwin,服務很殷勤親切,清潔房間的女生也非常貼心,最難得是船費已包了小費,所以我想他們的人工一定不差。房內私人酒吧小食及所有 room service 的食物酒水全都是免費的。房內的電視也備有 TV 及很多點播的電影,不愁悶。

開船後有一個走火警演習,我們要拿著房內的救生衣到甲板上的集合點穿上。之後我們有時間四處走走,熟悉一下船的環境。

這裡只有一間餐廳,但很大。有一個健身室,設備都是最好的。有一間美容室,sauna 及甲板上的 jacuzzi,最貼心的是有一間洗衣房,有兩部洗衣機及兩部乾衣機,洗粉熨斗一應俱全,早知設備這麼好我們便可以帶少幾件衫,零食也不用帶,因為每天的膳食都十分豐富,花生薯片朱古力什麼都有。


24/1  En route to the Falklands

今次船程頭尾總共 23 日,有 8 日會全日在海上航行不上岸,其餘的日子都要聽天由命。不上岸的日子多數都有安排聽講座。船上有一隊十人的 expedition team members 考察隊成員負責安排岸上活動及講座或甲板上觀鳥觀鯨等等,領隊是 German geologist Stefan Kredel,另一個 British geologist Steffan,2 historians Peter (US) and (Russia),1 botanist,1 ornithologist (UK),1 fisheries specialist,1 naturalist,1 photographer,以及 1 assistant leader and 1 manager。

早餐和午餐都是自助,午餐有時會有不同國家菜色作為主題,搞搞新意思。

晚餐是4 course dinner,每天不同,如果有對食物有特別要求的客人,餐廳會記下在點餐的平板電腦裡客人資料一欄,因為每位客人點餐時侍應生都會打開客人的資料庫紀錄下來,而且餐廳也會於前一天將明日的菜單印好交給客人看看,並列出菜單上不明顯的材料以防客人誤吃,很周到。

這裡的侍應生每人負責指定的幾張枱,慢慢地其實大家都會慣性地坐某一、兩張枱,所以自然和某些職員會特別熟絡。其實他們的訓練是相當高水平的,因為我們一上船已經映了相,所有職員都有客人的資料可以熟讀,一些醒目的第一次見我們已經記得我們的姓名而親切地稱呼了,我覺得他們的工作也很不簡單呢!

幾天下來,甚至連我早午晚餐的習慣也一一記得,一坐下便自然知我喝有汽或無汽的水,白酒或紅酒,奶茶或咖啡及何時喝什麼,原來有一些這麼熟悉我飲食細節的餐廳職員會令我覺得這麼被尊重的,他們好像朋友一樣,我們每天的說話變成了有意義的交談。所以,即使吃晚餐很花時間,我其實也享受去餐廳坐一坐的,如果食物更加美味就再完滿些了。 大廚來自蘇格蘭,口味較重,連續吃三星期有點兒膩。

而且任何時候都可以叫 room service,包括早餐有 full menu,有一些簡單的二十四小時都有供應如三文治,如果需要廚師煮的便只限正常餐飲時間,甚至餐廳裡的 4 course dinner 也可以在房裡吃。所以我們常常看見 butler 們十分忙,尤其風大浪大的日子,餐廳會特別少人,他們也特別忙碌。


今天早上 9:15 就有一場關於 Falklands 野生動物的講座。通常在抵達下一個目的地的前後會有課堂講解那裡的生態地理環境,以及豐富的歷史,如以前的探險隊,讓我們有更深入的認識。這些課堂都在演講室進行,但很舒服,可以隨意參加,要什麼飲品都有。

Silversea polar cruise 的旅費包送一件Haglof Gortex 外套,我們排隊試身,之後因為租了防水 boots,在 mud room 換 boots 也搞了一小時。時間就這麼過,又到午餐了。

下午又有講座,講解 Falklands 歷史,當然有 1982 年著名的 The Falklands War。每天傍晚 6 pm 有 briefing,今天講未來兩天的行程,如果有上岸活動,一般來說都是總結去過那裡,看到什麼之類,以及來日的天氣預測,這通常是最期望的,在地球的這個角落一切都得睇住個天做人,天氣差就什麼活動也做不了。看天氣主要看風速,浪有幾高,氣溫和晴或雨都無所謂,總之大風大浪就不能上岸。

我們也要學看天氣圖,簡單來說所有白色藍色或綠色的都是好的,如果開始又黃、紅或紫就大大大不妙了。我這個笨人對天氣圖的知識只限於此。


下午茶非常講究,有一本 tea menu,詳細介紹每一種茶的產地,味道等。而且是三層高英式 high tea,當然有三文治甜點及一定要有的英式鬆餅 scones了,還有正宗的 clotted cream 而不是普通鮮忌廉!沖茶時間的三分鐘是用漏斗計時的,餐具都是銀器,完全像去了半島酒店嘆下午茶一樣,非常講究。不過原來不是每天都這個排場的,有時比較隨便。通常整天航海又沒有活動的日子會有這種下午茶。


晚上是 captain’s dinner,很多人都盛裝打扮,我們沒有特別預備,因為行李實在太多沒打算裝扮。如果知道可以帶少幾件活動用的衣物也許就可以 pack 了。

整天搞到很忙,我竟然開始傷風,真失敗,要多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