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 28/1 At sea,en route to South Georgia

離開了 Falkland Islands 之後,以南的地方便再沒有長期有人住的市鎮了,有的都只是科研機地。接下來的兩日都在海上渡過。天氣也不太好,浪大了,有三米高,開始有旅客感到不適要常留在房裡,餐廳用餐時候人也少了,常常不滿座。

船上安排了早中午的 lectures 讓我們過得充實,加上觀鳥及間中有的鯨魚警報,豐富的食物,日子竟然也不悶。我們原本帶了很多影視娛樂,結果其實也沒什麼時間看。


Shag rock

第二天傍晚經過了幾塊石叫 Shag rock,靜了兩天的海面上終於有些海鳥在附近盤旋,是看到陸地的先兆。

由船駛進 South Georgia 的水域範圍開始,每天晚上要所有地方都要關上窗簾,包括房內和餐廳,走廊上的所有窗門都要用紙封上,因為怕海鳥會被船上的燈光吸引而撞窗受傷。


29/1 South Georgia – Bay of Isles, Salisbury plain

昨天晚上有霧,所以船程延遲了,本來一早應該去到的登陸點要推遲至早餐後。南喬治亞島其實都是英屬群島,因此上岸好像入境一樣其實需要蓋印。不過首府在 Gritviken,我們明天才去,所以手續明天才辦。

今天早餐我們第一次叫 room service,很豐富,而且所有鋪張都很高級。

Bay of Isles

從露台望出去海面上已經看見有 fur seals 和 penguins 在游水了,fur seals 在大海中顯得很細小,企鵝就更像一粒豆了,牠們游水的姿態都像海豚一樣在水裡水面穿穿插插,這種泳姿叫做 porpoising。

正在享受早餐的時候,突然旁邊海面上伸出了一隻鯨魚的鰭,相機也來不及拿起鯨魚便不見了,感覺實在太震撼,好像夢幻一般的境界。


Salisbury Plain

在 South Georgia 第一個登陸點是 Bay of Isles 的 Salisbury Plain,這裡是國王企鵝 king penguins 的棲息地,有十萬隻左右。

上岸後第一批考察隊工作人員會很快地邊行邊插旗指示步行路線,在最遠的地方一定有一名成員留守,負責講解及到時間便催促我們離開及拿走旗桿。

我們坐艇登島,上岸後最先看到的是有很多 fur seals BB 在沙灘上四處走動,非常活潑。牠們的毛都很黑,四肢著地就像在水族館裡的海豹一樣靈活地跑。

海豹仔堆裡間雜著一些國王企鵝,毛色極美,已經非常吸睛,大家很興奮地只顧映相而釘在地上都不肯走了。不過原來大群企鵝的 colony 其實在 2.5km 之外,所以考察隊成員都盡量勸大家快點前行去目的地。

路途並不遠也不難行,只是中間要走過淺水區又滿佈泥濘,我一不小心把腳陷入了泥濘中動彈不得,結果要其中一名考察隊成員拉我一把才走出困境,這是我第一次陷入泥沼的經驗,感覺都幾無助。

沿途最麻煩就是成年 fur seals,大多數是雌性的海豹,牠們帶著寶寶在旁,所以警覺性高而且很凶,只要在牠們身邊方圓十米的範圍走過,牠們都有機會跑出來凶我們。

考察隊成員之前已經教導過我們要如何應付這些「惡犬」,因為牠們會用四肢奔跑,速度是我們想像不到那麼的快,我們絕無可能可以跑嬴牠們,因此轉身跑是下下策,會被牠們咬傷。反而要面對牠們,把雙手伸開讓自己身體看起來變得大一些,而且要對牠們呼喝,或拍手,總之裝腔作勢大大聲聲把牠們嚇退。

其實這一招對雌海豹還有點用,成年的雄海豹大隻得多,看見牠們還是避之則吉。四周實在太多海豹了,牠們又有保護色,有時真的和環境融合得看不出來,所以最好幾個人一起走,或者拿著單腳架當打狗捧傍身。


King penguins 是體型第二大的企鵝,身高 85-95cm,緊次於 Emperor penguins,顏色非常鮮艷,尤其頭兩側鮮橙色的羽毛,及一個橙色長長的喙,長長的腳是灰黑色的,看起來有點像穿了一對靴。

沿途一直都看到一群一群的國王企鵝,有些走來走去好像在散步,有些待在水邊呆站或者在整理羽毛,牠們走起路來一擺一擺地搖頭擺腦十分趣怪。我們不停地映相,雖然有留意時間,心想如果去不到 colony 也許不打緊吧,反正一路上看見的已經夠多了。

這就大錯特錯了!終於去到盡頭的企鵝 colony,不因為遠,只因為我們掛住映相而行得太慢。卻原來 colony 裡企鵝的數目是如此多,簡直一望無際,萬人空巷!

以前一直聽說企鵝的聚居地味道都很臭,因為有太多太多企鵝迫在一起,不過在這個龐大的聚居地,氣味又不算太難聞。但喧嘩聲卻是強勁的,因為牠們會不停地發出叫聲。企鵝是靠聲音認出對方,包括伴侶及子女,出去覓食後回來的爸媽要找子女,子女又要呼叫找爹娘,總之嘈得很。


福克蘭群島的國王企鵝在 11 月開始生蛋哺鳥,哺蛋期 7-8 星期,但現在一月底有些幼鳥已經長得跟大人一樣高,只是全身都是蓬蓬鬆鬆啡色的羽絨毛,好像穿了一件很貴重的毛褸一樣,好可愛。


下午本來是要去 Prion Island 看正在築巢餵哺幼鳥的另一種信天翁 wandering albatross,不過太大風,不能上岸,結果臨時轉了地點去一個叫 Fortuna Bay 的地方,也是看 king penguins,可惜那裡風勢並沒有轉弱,結果上岸的行程也是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