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 Trip 24 Aug – 10 Sep 2012

計劃已久的北極之旅終於成行了,多得 Alex 的提點和幫忙,全因看過他在2009年去了 Greenland 格陵蘭極其美麗的浮冰相片,令我十分嚮往去這個地方。我們今次四人行,我和 Peter,加上 Miranda 和可可,揀了八月尾出發,展開非一般的北歐四國遊 – Greenland, Iceland, Finland and Estonia。又因為格陵蘭的 Ilulissat 位置在北緯69°,已經進入了北極圈,對我們這些城市人來說已可算是深入極地探險,所以勉強稱為「北極之旅」。

做資料搜集時已經知道北歐物價什麼都貴,預算每人大約要花HK$50,000,結果正在預算之內,行程中也算是食好住好,而且差不多一半旅費花了在三程來回機票上,貴得驚人。


Day 1 HK – Helsinki – Reykjavik

Helsinki 市內半日遊

我們在出發當晚乘搭 Finnair 凌晨 00:25 航班先去 Finland 首都 Helsinki 赫爾辛基,抵達時是當地時間早上 6:00 a.m.,(比香港慢五小時),因為下午 3:00 p.m. 才轉機去冰島,幸好不用待在候機室呆等,而行李又是直達冰島,我們相當輕鬆,當然立刻乘搭機場巴士出市區逛逛,單程 €4.50,車程大約三十分鐘,因為很早,交通很暢順。

巴士停在市中心的火車站。因為只是打算隨便遊覽,所以便拿著地圖前往最近市中心的教堂景點看看。其實 Helsinki 市中心並不大,什麼地方也在步行路程之內。


我們首先去了看白色的 Tuomiokirkko Church,這是一間 neoclassical Lutheran cathedral,於1852年建成,座落在高處,正門對出有一條長長的石階到達下面極寬闊的廣場,很有氣勢。反觀教堂內裡的佈置則十分簡單,沒什麼華麗裝飾,但有一個很大的管風琴,教堂的幾個圓拱頂外面鑲有幾顆金星,很美麗。

時間尚早,教堂和廣場上都沒有什麼遊客,當我們再返回時,卻十分熱鬧,大旅遊車泊在街上,幾十輛單車隊則泊在廣場上。


第二個景點是紅磚外牆金色洋蔥頭頂的 Uspenski Cathedral,這間建在山丘上的俄羅斯東正教堂建於 1868年,內裡空間呈對等十字型,中間有個很高的圓拱頂,牆上掛了很多壁畫和聖人的畫像。


從教堂走下來的大碼頭有船到其他北歐城市,旁邊的小碼頭則泊了很多遊艇,岸邊都是一些看來十分酷的 interior design shops 及 café,但另外卻又有一條 bridge of love,欄杆上掛了很多連心鎖,我覺得很奇怪,怎麼連北歐人都搞這麼老土的玩意來? 真是對比強烈雅俗共賞的地方。


去了 high street 的 Hotel Kamp 吃午餐,是 Vicky 介紹的,外型很古雅,是一間有百多年歷史的酒店,我們專程來吃三文魚湯,但原來只是晚餐時才有。我們於是揀了 set lunch,有 seared salmon salad,roast lamb and pan-fried fish,全都非常美味,不過 €32 的 Two course lunch 都幾貴。



轉機到冰島

吃完午餐後已經是時候回機場繼續行程去冰島了,飛去首都 Reykjavik雷克雅維克的 Keflavik Airport,這程機是搭過最 cheap 的飛機,機票本身已經貴,服務勁 cheap,所有 snack 都要收費,飲品除了水,咖啡和茶之外也要收費,餐巾上居然寫什麼第一班民航機開辦時也是什麼服務也沒有提供,所以他們並不算最差。又因為空姐要收錢找續,所以遞送飲品的速度奇慢。機上每個座位都有獨立的 entertainment system,有電影播放,但沒有耳筒,如果自己沒有帶,可以向空姐們購買!真的 cheap 到震呀!


Blue Lagoon

Helsinki 比香港慢五小時,冰島又比芬蘭慢三小時,我們的時間越來越好用。冰島第一大景點 Blue Lagoon 距離機場才不過22km,比由 Reykjavik 去更近,而且順路,所以很多遊客會在來往機場的途中加插這個景點,我們在機場的 Reykjavik Excursion counter 買去 Reykjavik 市中心的巴士票連 Blue Lagoon入場票,相當方便,車程只需20 分鐘。

由機場一出來天色陰暗還下著雨,立刻給我們見識一下這個島國冷冰冰的一面。沿途的地貌十分奇特,一望無際的平原,水平線可以望到那麼遠的地方竟然沒有山也沒有任何景觀,只有天昏地暗。差不多抵達 Blue Lagoon 時附近開始嗅到硫磺味,而且四周全是黑色奇形怪狀的石頭和青苔,後來才知道那些黑色的石是火山岩,原來火山爆發後噴出來的岩石是如此怪狀嶙峋的。

巴士先停了在一間小木屋旁讓我們寄存行李。Blue Lagoon 的門面像一間非常有規模的 spa centre,有café 和紀念品店,沒有自備毛巾的話可以租用,更衣的地方設備周全。Blue Lagoon 其實是發電廠的副產品,電能公司利用冰島的天然地熱條件鑽探地下深層的熱水泉,除了製造了乾淨的電能外,冷卻過後的熱水還搞了這個溫泉生意作招徠,而且成為了冰島最著名的景點。這裡還有免費導賞團,不過時間不合我們沒參加。

泉水呈現一種淺淺湖水藍綠色,十分美麗,溫度是37-39°C,比日本溫泉涼很多,所以可以浸很久也不會太熱。浴池很大,可以一直行到很遠,我們去的時候並不多人,因此覺得更大,池底沒有鋪上任何人工地磚,踩著都是泥地,反而在近入口處有些人工設備如水柱式按摩和桑拿房。池邊四周有幾個木桶放了敷面用的 silica mud,可以自由塗上面上使用。


浸完溫泉,我們乘 7 p.m. 的巴士去 Reykjavik,大約三十分鐘車程,司機直接送我們到 Downtown Reykjavik Apartments,相當方便。今晚住的是一廳一房的 apartment,沒有人在接待處,之前送了一個電郵給我,上面寫了所有自助 check-in 的指示,按了大門密碼入內之後,旁邊牆上全掛了一列用密碼鎖的盒子,我們在指定的號碼盒子按下電郵上的一組密碼,便打開了盒子拿到房門鎖匙了,整個過程好像做特工一樣。


冰島傳統料理

Apartment 一行出來便是主要的購物街,不過店舖已經全關了門。我們沿著街道往海邊方向去找地方吃晚餐,結果去了一間專門吃冰島傳統料理的 Laekjarbrekka Restaurant,餐廳外型是一間古老木建的小屋,很有風味,內裡裝修也像十九世紀。人客很多,已經九時多了,仍要等位,十分熱鬧。

這裡有一個 tasting menu 頭盆,包括五種傳統食物 – minke whale,puffin,dried fish,seaweed and fermented shark!乍看下很有趣,覺得無論如何,入鄉隨俗,總也應該試一試。頭盆來了,其實 (幸好)每種東西只有一小塊,左起 – seaweed & dried fish, puffin with berry sauce, roasted minke whale, fermented shark。

魚乾條幾好味但真的很乾,像吃有魚味的柴皮;seaweed 完全是一塊乾硬的昆布,味道也一樣,不過平時是吃煮了的昆布而很少吃乾硬的,冰島人真的要有相當健康的牙齒,否則老了不知吃什麼。

Puffin 是一種樣子極度可愛的海鳥,有橙紅色的喙,夏天時會一大羣聚居在冰島海邊的懸崖上,minke whale 是一種體型較小的鯨魚,色澤很深,肉的味道像生牛肉;其實我一點也不會想吃牠們,不過這是地道文化,姑且一試,味道像野味。

但最正的是 fermented shark,光看名稱已經很驚嚇,侍應姐姐說聞起來的味道很濃烈,吃起來會好一些,聽了已略知一二,也許像外國人對我們的臭豆腐一樣感覺吧。

史上最強超難吃「食物」第一位

傳統上吃這種腐爛的鯊魚會飲一種叫 Brennivin 的地道烈酒,但我們想試原汁原味,想不到原來這樣做其實超勇敢!原來每人只有一小粒像芝士一像顏色形狀的小方塊,上枱時是放在密封的瓶子內,看見已經心想不妙,一打開來立即有一股強烈的阿摩尼亞味湧了出來,極其刺鼻,吃起來味道的確沒有聞起來那麼恐怖,但也極度難吃,除了阿摩尼亞外還有魚腥味,我嘗試咬開它卻咬不來,因為質地太韌了,像在嚼一塊膠粒,頂多只可以撕開一條條,不過只是吃了少少便放棄了。Peter 竟然慢慢咀嚼了幾分鐘,直至腐肉味道全滲出來後才吞下去。Miranda 則咀嚼了沒多少下便吞了,結果在胃內不停地反芻那股腐爛的魚腥味,而且情況竟然維持了兩日,真可怕。這個絕對是此生嚐過最難吃的東西,一世難忘,有機會大家一定要試!

主菜是正常海鮮,fried arctic char 質地味道也像三文魚,煎得很脆,幾好味,cod 則比較淡口,沒什麼味道。其實大家已經很睏倦了,因為出發當日是放工後搭夜機,加上賺了八小時,數數鐘原來離開家裡的床已經差不多48小時了,怪不得這麼累呢!真是節目豐富又超漫長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