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Eqi Sermia Trip

今日要乘船去觀賞另外一個冰川 Eqi Sermia,早上7a.m.出發,因此6:45a.m.在 World of Greenland 門外集合,但我們竟然睡過頭,結果極速在七分鐘內出了門口,只趕及穿帶了一大堆禦寒衣物,牙未刷臉未洗,非常狼狽。幸好集合點就在路口,否則一定趕不及。


今日乘的破冰船比較大,遊客共有廿多人,單是來回船程便要十小時,所以這隻船有船艙和洗手間,即使天氣很好,甲板上卻很寒冷,不能久留。船上提供了簡單的早餐,即是豬仔包塗牛油果醬或夾芝士,很好味。船上有一位來自丹麥的導賞員,可以向他請教任何問題。Eqi Sermia 的面積要比 Jakobshavn Glacier 的小得多,但因為船隻可以駛近,可以欣賞整個冰川正面的壯麗景觀和有機會看到 calving,即是大片冰塊崩裂的情景。

 


雖然船程很長,但間中出甲板看風景映相,太凍了又躲進船艙飲杯咖啡聊聊天,並不沉悶。差不多抵達目的地時已開始讓我們吃 buffet lunch,好讓我們可以在冰川前靜觀兩小時。距離冰川還有兩三公里左右的海面上已起了變化,冰塊集結得很密,驟眼看來好像連著一片成了陸地似的,因此船駛得更慢了,在冰川前數百米已停住了。除了我們的船,其實還有另一隻觀光船比我們先來到,但見那只船駛得很近,然後慢慢地向左去了。


Calving glacier 冰崩

在休止的兩小時內我們聽到很多次從冰川發出的隆隆巨響,原來都是冰塊內積壓著的空氣因膨脹爆開了冰塊所引發的崩裂情況,我們很幸運看見了一次冰川面大崩塌,掉下來的冰塊竟然引起了小型的 tsunami,湧起的浪至少有一米高,於崩裂後一分鐘內湧至,把我們的船搖晃得很厲害,怪不得船長把船停得這麼老遠的,如果像另外那隻船一樣如此靠近,冰崩發生時可能會很危險。


冰川旁邊的山上有一個宿營地點,除了像我們一樣 day trip 外,也可選擇在此住一晚,可以在附近行山,因此船要靠近碼頭接回遊客,也讓在此過夜的旅客上岸。


回程時海面比早上更平靜,水平如鏡,襯著浮冰的倒影十分美麗,好像時光停頓了似的。但後來船上的導賞員對我們說公司通知明天的觀鯨團大概要取消了,因為海面太多冰,估計是 Ilulissat 巨大的冰川今日發生了太多冰崩,一下子全推了這些冰塊出來堵塞住了海口,由於觀鯨需要用一些航行速度較快的小船才能夠追及鯨魚,但這些小船又不能破冰,因此被困著出不了海,真教人失望。

的確,早上出去時和回來的海面完全是兩個樣子,浮冰真的多了很多,而且也許是冰山攔截了外海,令到海面平滑如鏡。回到碼頭時,海面已是冰封一片如同陸地,天氣變化奇妙莫測,在這兒生活的人絕對是聽天由命,勉強不來。


下船後我們去了 Café Iluliaq 吃晚餐,這間 café 環境不錯,有很多簡單菜色選擇,包括 burger 咖哩什至泰式炒飯,味道也很好,店員樣子也像是泰國人。

在這裡碰到今日同船的一男一女兩位旅客,原來同是香港人,在船上看他們互不交談,外表甚酷,並沒有怎麼看風景,只是塞住隻耳和玩 iphone,並不像一般遊客,令我們猜測過他們的關係︰(1) 兩姐弟,因為是家人,不作無謂溝通,(2) 工作關係,旅遊記者之類。吃完飯後派了 Miranda 過去搭訕,原來他們是「飲食男女」的旅行記者,也十分健談,比我們早兩天到步,因此四周打探觀光了一番,怪不得對今日的海景無動於衷,已經看了幾天了。

他們也分享了很多這幾天在這兒衣食住行和觀光的體會,並勸喻我們免得過可以不用光顧一間名為 ”Hong Kong Café” 的餐廳,因為實在太難吃了。相信近年來這兒的餐廳選擇應該多了,而同時這間 Hong Kong Café 的水準亦應該每況愈下,因為介紹我們來的 Alex 兄想當年每天也是幫襯這間店才不至於要吃鯨魚脂肪做晚餐呢!「飲食男女」明天便會離開 Ilulissat 去首都 Nuuk,他們的作品在 2012.9.28 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