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Trekking

Whale safari 取消了,因為冰川一下子推了大量冰塊出來,海面有太多浮冰,小船出不了海,鯨魚也會因為冰而去了其他地方,所以即使勉強出船看到牠們的機會也相當微,很失望,也沒辦法,因此今天在附近行山。


黃藍紅三條行山徑

Ilulissat 有三條行山徑,分別是黃、藍和紅路,沿途有顏色標記,可以自己行,也可以跟團,導賞員便會講解這裡的生態環境和文化等,行山資料可向酒店或 World of Greenland 詢問,或者查看此網站。我們選擇自己行,還弄了三文治,打算去野餐。今天先來行一條短短的黃路。我們由終點的發電廠開始,路線逆轉倒過來行。小鎮上也有公共屋邨,其他的獨立房屋外牆則色彩鮮艷,很多都有溫室陽台,窗邊放了很多擺設,有很溫暖的家的感覺。


一離開鎮的中心一帶已看見很多雪橇犬,這些極地狗隻對於在這裡生活的居民是十分重要的生活伙伴,在冬季時用來拉雪橇打獵,因為牠們是工作犬而並非寵物,所以會被長長的鐵鍊栓在外面的大石或草地上,狗隻仍帶有野性,政府規定了不可以養牠們在鎮的中心範圍,而且四處亦有告示牌叫遊人不要餵飼牠們。不過牠們的外貌比平常見到的 husky 稍有不同,多數是米黃淨色,而且樣子較醜並不算很可愛。Ilulissat 的狗的數目比居民還多,一到傍晚全鎮都聽到狼叫般長長的哮叫聲。


沿著海岸線走,原來標記就是在石上塗上顏色油,有時是一堆石,有時只是一塊小石頭,很容易找。這裡的原始地貌十分獨特,稱為苔原 tundra,這些極地苔原由於天氣太寒冷,地下是永久凍土層,樹木因而不能生長,可以生存在這麼惡劣情況下的植物只有苔蘚 moss 和地衣 lichen 等,踩上去感覺很厚很軟綿綿,非常舒服,但同時又感到地貌極度荒涼,加上海上冰封的景象,覺得彷彿走在世界的盡頭似的。


苔原上還長了很多野生莓和菌類,聽說全都可以食用,我們當然不敢吃野菌,但野莓就相對安全得多,這些野莓叫 crowberry,外型像藍莓,吃起來外皮很脆,果肉在口中像爆開來似的,但並不甜,沒什麼味道,我們之後在餐廳吃的甜品中很常見到有這些 crowberries,也許 Greenland 人就地取材,每天出來採摘。在地上摘野莓吃時,我覺得自己像一隻 grizzly bear,如果很肚餓又沒有東西吃的話,也許可以充飢,Bear Grylls 便常常這麼示範。


我們走到路盡處面向大海的時候便橫切而行去了藍路,想不到那裡竟然有一條木板棧道,看見有人在推 BB 車行,真的感到很意外呢!路旁有一塊警告牌,提醒遊人不要靠近海邊,以免冰崩發生引致的大浪會釀成危險。


抵達了海岸的最尖端的角落,在這裡環顧四周可以欣賞到270° 的無敵海景,其實是一片無敵冰山景,看似靜止,原來流動,壯觀得難以形容,相片和文字都不足以顯示它的氣勢,平時這種地方只是看 National Geographic 的 documentary 才看到,現在竟然是自己親臨現場親眼看到,實在太感動了!山頂上有一張野餐枱,我們便在這個令人感動的美景中野餐,唯一知道自己不是在看 IMAX 電影而是確實活在當下的就是稍冷的氣溫,行山的時候還不覺,坐了一會兒已經很凍了,要快快起行,回程時行紅路返到終點處。



Greenlandic buffet

聽聞這裡幾間酒店會輪流搞 Greenlandic buffet,特色在於地道食材,菜色當然決定於捉到什麼,聽說兩星期前曾捕捉到北極熊,究竟北極熊是否受保護動物? 今晚會在 Hotel Arctic 搞,所以我們一早便勞煩 World of Greenland 的 staff 替我們打電話訂位,原來很搶手,全個餐廳滿座。

Hotel Arctic 是 Ilulissat 最貴的酒店,比較近機場,位於高處,景觀很美。除了一般房間,在臨海的山上還建了圓形金屬外殼的 igloo rooms,很搞笑。因為距離市中心比較遠,酒店有定時免費 shuttle bus 接載住客到 World of Greenland 門口,我們便是乘坐它,省些腳骨力。


相比香港的自助餐,這個 Buffet 選擇不算多,食物質素亦只是一般,而且服務不算好,但當然食客的目的都是為了一試 Arctic 的野味,包括鯨魚,麝牛 musk ox 和馴鹿 reindeer。這三種 roast meat 中以馴鹿肉最稔,其餘兩種味道像牛肉。另外有很多海鮮,像 grilled halibut 都很好味,snow crab 很甜,也有用 halibut 曬成的魚乾,比起在冰島吃的那種不太硬,但這種魚很油,一邊吃一邊出油。我覺得全餐最特別是 seal fat,淡紅色,吃起來像一塊很肥很油的 toro 魚生,雖然略帶點魚腥味,但並不難吃。四位共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