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6 Trekking

今日空閒,又去行山。這次由紅路出發,起點是 old heliport,有人介紹我們去附近的 Marmartut Restaurant 吃晚餐,於是我們順道入內視察環境,內裡佈置甚有氣氛,有一張北極熊皮掛在牆上,可惜我們晚上去時已滿座了,原來要預訂,怎麼在 Greenland 吃飯會好似在香港一樣要一早訂位呢?可見餐廳選擇真的不多。


沿途看見很多狗,大部份都在睡覺,牠們多數睡在石上或草地上,白色的毛在白色的石上原來有保護色,有些走得很近也察覺不到牠們。


由紅路出發向海邊行,走到藍路時便左轉沿海岸行,風景美麗極了,天晴加上萬里無雲,感覺跟上一次又不一樣,冰山好像移開了一些,終於可以看到蔚藍色的海水,那種冰川流出來的水的顏色及峽灣風光令我想起西藏最美麗的湖泊羊卓雍錯。


雖然路程不遠,但我們一邊行一邊映相,享受好天氣好風景,移動緩慢。中午時找了一個無敵美景和大石塊野餐。我們沒有行畢整條藍路,只是沿著海岸走到要離開海邊轉入內陸便沿路折返了。


海面十分平靜,湛藍的冰塊看起來很吸引,因此我們走到海邊玩水,近距離欣賞從冰川流出來的千年奇景。這些冰裡原來含有很多氣泡,所以很脆很輕,吃起來十分清甜,放入水樽內還會釋出氣泡,非常奇妙,因此我們可能在飲幾萬年前的純淨的水!又因為冰川的冰有這樣的特質,這些冰原來還會出口,目的地是世界各地的酒吧。


冰河距離河口60km,由五十至九十年代一直維持差不多狀況,但過去幾年卻每年以5km的速度後退,消失得十分驚人! 因為行了去海邊玩,我們已經遠離了行山徑,路徑變得崎嶇難行,甚花氣力,只想快快走回正軌,雖然辛苦,因眼看的風光可能因為高低角度不同又多了些變化。我想起第一天 cruise 時碰到的美國人,問起他這裡的行山徑如何,他說很易行 “but I make it difficult”,可能就像這像高高低低四處走,的確很疲累。


行山差不多完畢時 Peter 的鞋竟然爛了,因此急切地要買鞋,否則怎麼繼續行程? 在冰島不會有機會買,唯有明早在這兒搞掂。


今晚去試試 Hotel Hvide Falk 的餐廳,入到大堂覺得酒店裝修很舊,仍然擺放了很多動物標本作為裝飾,深紅色的地毯似七十年代沿用至今,心想好歹也是一餐,誰叫Marmartut 滿座,雖然這裡有位,但侍應效率很低,所以我們等了一會兒才可以入座。酒店位置很好,所以在餐廳看日落景觀無敵。意想不到食物味道不錯,只不過侍應生不但慢而且十下十下,漏了 Peter 的主菜,因此我們三個分了給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