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 Ilulissat to Reykjavik

今天乘下午1:30p.m. 機去冰島,早上空閒,Peter 要買鞋,唯有一早撲出去等店舖開門,幸好揀到合適的。Hotel Icefiord 要我們先到酒店 check-out,10:00a.m. 已叫的士接了我們過去,因為還有兩小時才要去機場,我們又懶得四處走,於是在酒店嘆嘆咖啡。其實酒店很舒服,景觀也好,不過位置真是遠了一點,而 apartment 位置一流,但比較 basic。飲食男女說 Hotel Hvide Falk 的 apartment 很好,如果是新建的話也許不差,因為那裡也很就腳。


臨別在即,回想這幾天有點兒像在發夢一樣,因為景色實在太美了,我對於這個環境感覺陌生但又很眷戀,這裡冰川的存亡表面上跟我們遠在千萬里外的城市人好像沒有直接關係,但原來和我們身為地球人的身份卻又息息相關。現在的伊努特人也許仍會打獵,但賴以為生的實屬罕見,他們不再是居於冰屋內而是在一個極之舒適及現代化的家居。如果格陵蘭的冰都溶了的話,這裡其實還有多大的陸地?北極熊何處棲身?世界上有多少個沿岸城市會被淹沒?調節氣候的海洋暖流會否停止?珊瑚礁是否從此消失?冰川以每年5km 的速度急速地後退,原來和我們每天開冷氣開車和吃牛排都有直接關係!


Back to Iceland

飛機抵達冰島首都 Reykjavik 已經6p.m.,我們今晚仍是入住上次來的 Downtown Reykjavik Apartments,check-in 後隨即出去海邊看看這裡地標之一的雕塑品 The Sun Voyager,代表著遠征未知之境所懷有的希望,進步和自由的信念。

之後再參觀這裡的新地標外型很酷很矚目的 Harpa concert hall。


冰島人氣熱狗

又到醫肚時候,首先去找位於附近 Tryggvagata 街的檔口位人氣熱狗 "Bæjarins Beztu",冰島人很愛吃熱狗,這一檔深受歡迎,在 LP 書中 snack 一欄的介紹排第一位,檔主問要什麼醬料記得要說 "everything",幾好味,又出奇地不貴。熱狗內有炸脆了的洋蔥粒,我本以為這是此家獨有,後來才知原來冰島的熱狗全都有脆洋蔥粒的。雖然這隻熱狗也很不錯,但我們又不覺得是唯我獨尊般美味,不過後來試了幾隻熱狗,可以公認它是我們在冰島的日子所吃過最美味的一隻。


冰島人氣龍蝦湯

今晚的正餐其實是去一間叫 "Sægreifinn" 的地道店舖飲龍蝦湯。這是一間老店,在海邊一間不起眼的小木屋內,屋內非常擠迫,屋外還有一個膠片做頂的僭建物,可容納多一些顧客,格局像大排檔,但座無虛設,我們來得比較夜,不用等位,但看此情況相信平時排隊等候一點也不出奇。

這裡最出名的是龍蝦湯,差不多每位客人都叫,ISK 1000(~$60) 一碗包很好吃的 baguette 一點也不貴,味道和平常的不同,反而有點像不辣的冬蔭公湯,也不 creamy,所以不會很膩。

另有各種 seafood kebab,我們試了兩種白魚和帶子,非常新鮮好味。需要自己走去 counter 落 order,店員雖然都是後生女,但全都很有香港家庭式茶餐廳老伙計般的服務態度,老闆是個古稀阿伯,打煲呔,行起來雖然很慢又震騰騰,但仍然來回移動幫忙收拾枱面,他一「騰」出來幫手,其他員工便會大喊拿定張椅子給他坐,對他照顧有加。

回到 apartment,即使 Reykjavik 用地熱發電,但冷熱水都有硫磺味,飲用水喉水好像有點不大放心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