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Milan – Serre Chevalier

酒店房間相當舒服,早餐是自助餐,選擇不算很多但也 OK。


我們要前去的滑雪場是在法國東南部接壤意大利邊境的 Serre Chevalier,相距大約270km,今次仍然選擇住 Club Med。其實最近的意大利機場應是 Turin 都靈,我們訂了 taxi 由米蘭酒店直接去 Serre Chevalier,車程三小時,如果乘公共交通工具要轉幾次車,比較麻煩。來回接送四人共 €822,雖然貴,但如果經 Club Med 安排更貴。

意大利司機不大懂英語,和他確認回程安排有點問題,於是駛到 Club Med 後他便不停地問那裡來迎接的人會否說意大利文,那些法國人只管搖頭,兩國相連,真不知他們如何溝通。我們在一片混亂的情況下道別,只好打 email 到 office confirm,因為那裡英語溝通。


Club Med Serre Chevalier

去年去過哈爾濱和北海道的 Club Med Ski Resort 都相當滿意,因為好食好住不用煩而又有教練,今年決定去歐洲的 Club Med 試一試會否更精彩。Club Med Serre Chevalier 在 Tripadvisor 網上的評分也很高,網友一致認為這裡的膳食很好,很期待法國美食。大堂佈置充滿歐洲氣息卻並不特別華麗,房間的木傢俬有少少鄉村感覺。這裡有三百多間客房,住滿了會很墟冚。法國的 Club Med 訂位要住足一星期,星期日是換客日,因此整天都有員工在門口送客和迎賓。


Club Med 所在的 village 叫 Le Bez,我們在 Le Bez 的最末端,放下行李後我們便徒步走去 village 逛街和吃午餐,village 其實只有一兩條街,最多都是賣滑雪用品的店舖,唯一有的餐廳都是吃 crepe 的。


我們在其中一間比較人少的餐廳坐下,老闆娘態度並不友善 (一如一般的法國人冷冷淡淡的,所以 Club Med 裡那些要她們努力地擠出笑容招呼不說法文的外國人也許她們真的感到很辛苦),一來便給了我們全法文的餐牌,也不理會我們究竟懂不懂法語,只對我們講法文,態度超沒禮貌和沒耐性。

我們三個都揀了套餐,有咸甜薄餅各一個,再加飲品,而可可一向不喜歡 dairy products,面對法國食物選擇極為難,於是她點了單項咸薄餅,菜牌上寫著蛋和火腿,她只不過多口說句 no butter, cream or cheese,老闆娘立刻不耐煩地一邊呢喃著「餐牌上都沒有寫芝士!」,一邊走去拿了個英文餐牌給我們,原來她有英文餐牌呀!

撇開她惡劣的服務態度不說,薄餅算幾好味,我揀的咸薄餅有蛋,芝士和火腿,很大份,吃完之後已經很飽,再來甜的可以揀雪糕或果醬,味道十分好,不過太膩了,害得我之後兩天都吃膩了沒胃口。


吃完極飽的午餐後出去逛街,本來只想消化腸胃卻怎知順便消化了錢包,shopping 大家都買了很多東西,都是滑雪的衣物,香港真的沒有這麼多款式揀。Miranda,Jenny 和可可全都買了新外套。Jenny  更買了一條桃紅色雪褲,非常搶鏡。這是她們第二日滑雪時的風騷姿態。


回到 Club Med 後要於傍晚時間到大堂報名上滑雪班,因為一報就是全星期的課,他們會給我們每人一張寫上我們名字的咭片,星期一上課時要交給教練作紀錄。因為全世界都在這個時候報名,又是十分墟冚的場面,排隊的人龍很長,的確奇景。這裡的 ski classes 大致上只分三班,Class 1 是好過唔識滑 (也有一種給完全0經驗的初學者,在這裡,大概只有三歲的小朋友),Class 3 是 “can ski COMFORTABLY down any red and black pistes”,在這兩種技術之間不能對號入座的便是 Class 2。

最後還有Class 4,被我們視為超人,因為特點是 “can ski any kind of snow, can go off piste, and are prepared to walk for cross-country skiing”。Miranda 用精警的廣東話概括了 Class 1,2,3 參加者的才能為「屎,流,勁」,連花那麼一大堆文字去形容的說話也沒有這來得貼切!

其實每班也再細分為 Academy 和 Discovery 班,所謂 Academy 即是希望教練會指導一些技巧,Discovery 則是齋遊覽,當教練是山上導遊。我們這般技術當然全去了 2A,可可是板仔因此各自修行。

報名後又是全世界跟著同時去 ski room 租 ski,又要試鞋又要調較 ski 和付款,人龍更長,移動緩慢,全部搞妥後竟花了一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