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7 Ravnastua Day 4

今天最暖,只是-20°C,看來可以在北極生活了。

昨晚聽見有馴鹿群在附近,今早遇著牠們的主人了,他叫 Lars Gaup,Oskar 特別替我們問准他可否去看看他的馴鹿,他很熱情,立刻說好,我們便坐 snow scooter 去兩公里外的平地觀望。


這裡所有的馴鹿都不是野生而是有人牧養的,牧人會在馴鹿的耳朵上剪一個記號做識別,我們絕對不可以問馴鹿主人究竟他們有多少頭鹿,因為馴鹿是他們的財產,這樣問等於問人身家,非常不禮貌。

本來馴鹿群在很遠的地方,不過牧人把手套和一些乾糧拋向天空引牠們走過來,因此我們有幸可以近距離欣賞牠們,好難得。



Alister 正在拍攝一套影片,內容是探討 Sami 族人對於北極光的傳說和看法,因此他在一旁訪問牧人,我們便靜靜地拍照。雖然牧人好像游牧民族,但在科技上非常先進,我們碰到他時他正在四野無人的雪地上講手提電話,而且和 Oskar 一樣擁有自己的 facebook account。


今日的午餐是 Sami BBQ,就在屋後的帳蓬裡,Oskar 生了一個營火,我們圍著火燒烤馴鹿肉,這肉是去年十二月他自己在帳篷中煙燻的,首先要用鹽醃兩天,再煙燻一日,結果像 dry aged 牛扒一樣肉味濃郁而且很稔,烤起來肉香撲鼻,不肥不瘦剛剛好,不需要再作任何調味。我們每人用一枝削尖了的樹枝穿了一塊鹿肉燒烤,Oskar 和 Jan Helmer 就不停地燒烤補給我們不停地吃,大家變了食肉獸,又飽又滿足。


下午碰到一個 dog sled solo team,今年三月挪威北部 Finnmark 這兒有一個十分重要的 husky race 叫做Finnmarksløpet,這個狗拉雪橇車比賽全程1000km,聽說比起 Alaska 的那個還要艱辛,因為現在接近比賽時候,這幾天間中也看到有狗拉車在屋外經過。這位運動員今年不能參加,因為大會規定每隊要有八隻狗,但他目前只有五隻,所以明年才參賽,現在稍作訓練。這麼辛苦的比賽,只為了贏得勝利的榮譽,沒有獎品,但如果連續三年冠軍,便可以獲得一間木屋。


挪威這裡的 husky 狗的樣子跟我們在 Greenland 看到的很不同,那裡的較大隻,樣子比較像一隻狼,毛色也較白,這兒的體型較小,比較像平常看到的 husky,毛色深。牠們的腳上都穿上紅色的襪子保護及保暖,我們走過去的時候牠們會緊緊地貼著我們的身體,因為其實如果停下來不跑的話相信牠們覺得很冷。狗主人會因應牠們的個性把牠們安排在不同的位置,跑得最快的反而不能放在領隊位置,因為要配合全個狗群的速度,而雪橇後有一條長長的繩子,以防萬一駕駛人掉了下來的時候仍有機會抓緊繩子,因為狗狗會一直向前跑而不會停的。



Oskar客人名冊上多是來自本土的挪威人,很多還是地道由 Karasjok 或 Alta來玩的,外國人有來自德國,英國,Alister 之前十二月帶過幾個新加坡人來,我們是首次有香港旅客來這兒。職業一項很有趣,pilot, astronaut, butterfly tamer, student, pensioner, guide, pianist, navigator, storm chaser, tourist, traveler, photographer, model, professional golfer, archaeologist, philosopher, aurora hunter, artist。


馴鹿牧人 Lars 在傍晚時邀請了阿思和他一起去查看他的鹿群,以免牠們走得太遠。他有一隻狗同行,本來牠坐在車上,但 snow scooter 上坐了兩個人之後便很擠迫,他們揸了一段路之後才發現狗仔不見了,原來跌出了車外,結果他們停了下來在路上等了十分鐘才見狗仔追了上來,等的期間兩人都很凍了,狗仔趕到後自動跳了上車,而且很醒目地緊貼著阿思的背部坐穩車,沒有再掉下去了。他們找到鹿群後狗仔隨即好像牧羊狗一樣又吠又跑地把馴鹿圍著集中在一起,完畢後回來時已經花了一小時。


晚餐是美味的焗三文魚,肉質又滑又嫩,挪威的野生三文魚真的特別好味,配忌廉汁,薯仔和紅蘿蔔。

Oskar 的飯廳有一對已經發硬了馴鹿皮造的童裝鞋,原來是他的母親親手造的,即使現在硬了,但可以用馴鹿腳煮的油塗抹上去便能變軟。

Lars 穿的是馴鹿毛造的褲及鹿皮鞋,他說這些最暖。

空閒時候 Oskar 彈手風琴娛己娛人。


今晚原本 Oskar 又想搞 sauna 的,對我們實在太好了,不過後來覺得太夜,怕火爐熱不來,所以沒有了,大家其實都要收拾行李,明天要早起。

今晚多雲,但天氣預告2:00 a.m. 會天清,而且極光指數很高,不過沒有人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