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8  Back to Tromso

清晨5:30 a.m. 梳洗和最後收拾行李,天色漸亮,出來抬頭望向天,天已清了,沒有雲,隱約還看見一抹綠色在西北方,天氣預告也頗準確,Alister 說如果連天亮時都看得見這極光,昨晚半夜時應該是十分光亮的。


今日和暖了很多,只有-3°C,清晨出去戶外的洗手間很明顯地感覺到氣溫的分別。7:00 a.m. 出發,出去的一程約半小時,坐在雪橇上卻一點也不冷,跟他們來程時 -26°C 的嚴峻天氣完全是兩回事。

天剛亮,景色極美,初升的太陽映照得遠處的雲一片艷紅,遠方的低地上現了一層霧氣,襯著白暟暟的荒漠四野,又是美麗得不能言喻。Jan Helmer 負責駕駛我們的 scooter,連他也停了好幾次映相,我覺得很意外,他住在這兒,這種風景照理應該習以為常,但原來令人感動的美景真是百看不厭的,就像他們說沒有兩晚的北極光會是完全一樣的,因此才如此令人著迷。




和 Oskar and Jan Helmer 道別後,Alister 又是全日不停地揸車,但今日回去 Tromso 的路線跟來時不一樣,他專程沿著海岸線走,路程雖然稍遠,但可以欣賞挪威的峽灣風光。


乘了兩次每程大約半小時的渡輪,回到 Tromso 是晚上6:00 p.m.,如果 Alister 不是做慣 storm chaser,相信不會當這麼超長途的車程視作等閒。


整天天氣都不錯,天氣預告也是天清,所以滿心歡喜看最後一晚極光。一入到 Tromso 卻忽然變得大霧,原來今日天氣和暖了很多,暖了就易有雲霧,城市比郊外暖些,所以早起霧,但這霧卻由城市向郊外擴散開去。Alister 首先去了平常看極光又可以停車的地點觀察,這裡和 Tromso 隔了一座山,由於山的阻隔,天空變了鍾無艷一樣,右邊近城市的一邊有霧,左邊的一方卻很清,但濃霧正從右飄向左,今晚觀賞似乎無望了。


回到 Scandic Hotel 6:30 p.m.,我們7:30 p.m. 再集合才決定今晚會否繼續追極光還是放棄改為出 town 吃一餐好的慶祝旅程的完結。我們因為要消滅帶來的糧餉,因此趕快回房煮臘味飯先吃了一餐。

再集合時天氣更壞,其實大家都想放棄去看,但我們因為已經吃飽了,狡猾地不想去 town 吃一些又貴又不好味的西餐,於是表現得很想碰最後的運氣先去吃 (較便宜) 的快餐,再去攝影點看看狀況如何。

Alister 車我們去了快餐廳,但其實一點也不便宜,大家對著餐牌又實在揀不來,結果他便直接車去攝影點,以為讓我們死心然後可以去大吃一頓,怎知去到時天卻忽然清了,還即時看見極光,連 Alister 自己也拍了很久捨不得走,我想起對上一團人只在 Tromso 的最後一夜才看到極光,可見我們的確是幸運兒。

離開攝影點已經過了9:30 p.m.,市內的餐廳據說已關門了,因此我們直接回酒店,要求餐廳為我們延遲收工,大家就在這兒舉杯慶祝今次完滿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