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9  Oslo

早上乘 6:45 a.m. 飛機往 Oslo,又是四時多起床,真辛苦。機場其實就在酒店對面,坐車不需要三分鐘,但因為要預訂的士,大車,加上時間早,各種因素加起來起錶時竟然已經130Kr,數字隨着秒鐘而跳,到機場時竟然跳到182 Kr (~HK$263),貴得太驚人了!


Norwegian Airline 又延遲了45分鐘才起機,幸好不用轉機。到了 Oslo 機場,坐火車去市中心的  National Theatre Station,今天入住的 Carlton Hotel 網站說離開車站只需步行三分鐘,我們走了遠路結果要十分鐘,拉著行李在鋪滿冰雪的路上一點也不好走,後來酒店職員教我們走一條較直接的路,拖著行李也只需五分鐘便到車站了,其實位置挺方便的。

Carlton Hotel 是一間精品酒店,大堂房間都相當有特色,大床是一張有四條柱那種很古典的床,還有一張仿獸皮鋪在上面,牆上掛了 iMac,可上網也可作電視,只可惜房間細了點。明早又是5:30 a.m. 離開,吃不到早餐。離開時職員說如果預先告訴他們,可以替我們 pack 早餐,服務真好。


Frogner Sculpture Park

首先步行去不遠的 Frogner Sculpture Park 我以前來過,那時是夏季,四周綠色一片,現在只有黑白色。我以為可以戶外溜冰,結果並不如想像中在公園正中而是在旁邊一個對著街道的球場改成的溜冰場,非常大煞風景兼掃興。


午餐在車站的 café,每人一份三文治一杯咖啡加半件蛋糕也要 HK$200,我覺得消費比芬蘭更貴,挪威真的不宜久留。


Edvard Munch Museum

之後去參觀著名畫家 Edvard Munch Museum,認識他也是因為去年拍賣的名畫 “Scream”,不過這兒只看到其中一幅。

展覽中重覆出現的主題很灰,都和死亡有關,不是屍體就是謀殺場面,可能藝術家們都有點精神幻覺才能有異於常人的創作空間和靈感吧,是否對於他們來說每天活著都是痛苦呢?


Astrup Fearnley Museet

Oslo 有一個矚目的地標叫 Holmenkollen Ski Jump,本來很想去,但比較遠,而且5:00p.m. 關門,去完 museum 已經沒有時間,於是我們去了位於海邊的新地標 Astrup Fearnley Museet,這裡有兩間相連的美術館,當然關門了,但整個 complex 的建築物都相當有型,是著名建築師 Renzo Piano 設計的,有住宅和商廈,間中有些很型的餐廳,café 或肉店,連肉店也可以裝修得像餅舖一樣,真的好誇張。


晚餐在酒店房內煮食,一來這兒太貴又不特別好吃,二來真的要消耗最後的糧餉,所以在街口的雜貨店買些東西,煮了最後一餐飯。阿思的行李竟然輕了5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