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Quito Day 2

這一間酒店是一間舊的殖民地時代大屋改建成的,有二十多間客房,房間不大,但各有特色。而且共用的地方如走廊,大堂,餐廳及戶外花園都很美麗。

早餐不算很豐富但也不錯,尤其餐廳的嬸嬸態度很親切,很有家庭式感覺。接待處的職員也很好人,替我們召的士及寄存行李。


Teleferico 纜車登火山

今天早上我們首先去搭纜車參觀市內最近的火山,Teleferico 纜車費來回每人 $8.50。通常建議早上去,因為下午可能會有雲,影響視野。

Rucu Pichincha 是一座睡火山,標高 4680m,纜車可直達到 4100m 的觀景台。一下子到達這麼高的地方,空氣真的稀薄了很多。我們在雲層之上,山下 Quito 市內景色給雲遮蓋了。

這裡其實可沿著山路行上山頂的,但因地勢很高,會覺得辛苦,上到山頂要走三小時,而且天氣的好壞會影響很大。聽說以前這一條行山路也有搶劫案發生,現在好像安全。

我們並沒有打算行山,不過沿著上山的路行一會兒,也在等雲霧散去,希望清楚看一下山下景色。即使慢走,也有心跳加快及氣喘的感覺,而且一上到來便覺得冷了,如果行山的話,衣服準備也要充足。

遠望過去上山的地方,原來這裡有馬騎,可以上山頂。

過了一會兒雲霧真的散開了,原來這裡真的很高。

觀景台裡面有一、兩間小商店及一間食店,最有趣是一間氧氣吧,有好幾瓶五顏六色的液體。


舊城區

回到山下的纜車站,想找的士去舊城區,和的士司機講價不成,他要收我們四人$7 才肯去,說什麼舊城區很塞車,後來有一輛小巴來兜客,$1一位,我們和其他乘客都立刻上了車。

小巴在舊城區較中心位置讓我們下了車,我們便去了最就近的 Plaza San Fransico 廣場。這裡有一間建於十六世界的教堂 Church of Saint Francis,旁邊是修道院,教堂可以入內參觀不用收費。

廣場周邊都是店舖,其中一間是賣 Panama hats 有名的專門店。一直以來都以為 Panama hats 是巴拿馬生產的,卻原來這種外國人很流行的草帽是厄瓜多爾生產,因在巴拿馬轉運至外國,所以叫了做 Panama hats。這一種帽質地柔軟又透氣涼爽,是用一種像棕櫚樹的植物的葉子叫 toquilla straw 編織而成,聽說最好的帽子仍然是在厄瓜多爾造的,而且可以捲起再打開也不會變形,不過店員卻說他們並不建議把帽子捲起,形狀會變。這一間店賣的一般都是大約 $50,最貴的 $120左右。

之後在隔鄰一間地道餐廳吃午餐,價錢很平宜,飲品最好味。


St Francis 教堂的斜角可以看見另一間教堂 La Compania de Jesus (The Church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圓形的頂,淺綠色及金色相當耀眼。這一間教堂要收費,內裡金壁輝煌,總共用了七噸黃金來打造,尤其是圓頂裡面的天花。 可惜內裡不准映相。


總統府

Plaza Grande 是市中心一個很大的廣場,旁邊是 Palacio de Gobierno 總統府。總統府地下的一層竟然是商舖,很奇怪。樓上向外是 balcony,門口有守衛看守。

原來總統府可以入內參觀,但要登記及放下護照,我們只在門外看看。廣場上有人為勞工利益示威,但看見我們這些遊客站在 balcony 觀望,又很高興地和我們揮手打招呼。


The Basilica

舊城區內有很多教堂,其中一間叫 Basilica 的大教堂就在北面的山上,由 Plaza Grande 去要步行十多分鐘斜路,在這個高原城市真的行到氣喘。大教堂座落的路段有香港的阿巴甸街那麼斜。

這間教堂是全美洲最大的哥德式建築物,$2 可以上塔頂。乘電梯可以抵達教堂的頂層。我們可以走進屋頂的裡面,有一條行人橋連接到對面的塔。

到了塔的一邊已經可以俯瞰下面的風景了,但仍然可以再上一層樓到塔頂,不過要爬上一條很窄很斜的鐵梯。

下來後沿著原路返回對面乘搭電梯的一邊,原來可以爬樓梯再上,最頂就是鐘樓了。

天突然黑雲密佈,還有雷響,霎眼間已經下起一雨來。我們和其他遊人一樣被困在教堂的門口,但又不能入去教堂內避雨,因為關了門。當時已經四時多了,其實最外面的大門也會於五時關門,但雨勢很大,即使有雨傘也不可能出去,看門的人也很有人情味,直到細雨一點才叫我們離開。


最後一個觀光點廣場是 Plaza de Domingo,那裡也有一間教堂,只是入內匆匆地看了一眼。


La Ronda

沿著 Plaza de Domingo 下去便是 一條很美麗的商店街叫 La Ronda。這條彎彎曲曲窄窄的街道很像中古時代的地方,地上鋪上圓圓的卵石,兩旁的建築物都是一排過相連的,很有特色,最多是餐廳,不過時間尚早,很多都未開始晚市,所以街上比較靜。

我們又看見一間專賣 Panama hats 的店,於是又走進去想看看有沒有傳說中可以捲起的帽。這間店內有一位老伯,至少也有六十多歲了,店內有一個櫃,裡面放了一頂價值 $2000 的帽,寫的是 grade 32。老伯說這一頂帽質地很柔軟,可以用一個圓筒捲起收藏。原來厄瓜多爾總統用來送禮的帽也只不過是 grade 20,可想而知這一頂有多珍貴了。 老伯有一頂帽是他祖父用過的,他把這帽掛在牆上做裝飾,看見我們有興趣,便拿了下來讓我們看看。雖然這頂帽已經是 75 年的物件,但摸上手仍然很柔軟,只是色澤黃了,但真的可以捲起來。 店裡面還有一間小工作室,看來老伯就在裡面做手作。


經過了一整天在舊城區探索,覺得這裡的治安又似乎不是太差,所以決定在這兒吃完晚飯才回酒店。我們去了在 Plaza Grande 附近一間叫 Dios no muere 的餐廳吃晚飯,是 Lonely Planet 介紹的。這間餐廳座落的建築物很大,前身是一間修道院,餐廳就在街角有三層高,地下一層是酒吧,上面兩層其實都是小閣樓。

這一間餐廳原來有一段歷史,十九世紀曾任兩屆厄瓜多爾總統 Garcio Moreno 在第二屆任期內被剌殺,遺體原來被收藏在這座建築物的牆壁裡,直至1975年才被發現。

餐牌上好像盛讚自己的牛扒,所以叫了來吃,可惜煮得太熟也太乾,很失敗。餐牌也自捧熱朱古力飲品是有機的,我們也叫了來試,這杯飲品一點也不像朱古力,一點也不甜,第一口的感覺還有點咸味,然後覺得好有果仁味,很特別,而且竟然會覺得是一杯健康飲品。


我們明天早上便會飛去 Galapagos,因為在 Galapagos 的行程都是預先由一間叫 Galapagos Travel Center 的旅行社安排的,包了在 Quito 住一晚 Marriott Hotel,所以我們搭的士回 Hotel Veija Cuba 拿了行李再去 Marriott check in。旅行社的安排包括了由 Quito 或 Guayaquil 往返 Galapagos 的機票,在 Galapagos 兩星期的兩程 cruise,尤其是 dive boats 只有六隻,因此預約期會一早爆滿,所以我們早在二月已經要夾好兩隻船的船期,預訂及付款,其中的確有點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