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Quito - Galapagos

今早出發去 Galapagos,這個地方嚮往已久,因為它是物種起源的啟蒙之地,很久很久之前已經看過很多紀錄片介紹了,一直都很想去看,不管陸上還是海底,這個地方都是生態旅遊的終極朝聖之地。因此我們安排了兩個每程七日的遊船行程緊貼著進行,實行陸上海底一次過看個夠。


我們早上七點便要出發去機場,因為要坐 10:15 航班去 Galapagos。旅行社安排了一位職員在機場替我們辦手續。原來由 Quito 去 Galapagos 並不像普通國內航線,首先要在指定櫃檯買一張 US$20 的 permit,然後好像入境出境一樣辦手續。

所有由 Quito 去 Galapagos 的航班都會先停一個叫 Guayaquil 的港口城市,由 Quito 去 Guayaquil 要大半小時,Guayaquil 去 Galapagos 要差不多兩小時,Galapagos 相對 Quito 時差慢一小時。我們在 Quito 起飛時航班延誤了大半小時,不過航空公司已經派果汁和餅乾給乘客,恩勤得實在很感意外。


Galapagos islands 位於太平洋東部,接近赤道,屬厄瓜多爾領土,距離厄瓜多爾本土海岸約 1000km,為火山群島,面積 7976 平方公里,為加拉巴哥省(Provincia de Galápagos)所在地,西班牙語中 Galápagos 意思為龜。

根據 Lonely Planet 的介紹,Galapagos 群島由 13 個大島,6 個小島和多個岩礁組成,其中以 Isabela 島面積最大。當中只有 5 個島有人居住,而Santa Cruz 島人口最多,主要集中在南面港口 Puerto Ayora,佔了總人口的一半。群島全部由火山堆和火山熔岩組成,赤道橫貫北部,因受秘魯寒流影響,氣候涼爽並極乾旱。

這些島上有全世界最大的陸上龜,全世界唯一會潛水的 marine iguanas 海鬣蜥,以及很多奇特的物種,許多動植物更是全世界獨有。這些群島上的生物獨特性,啟發了1835 年9月來訪的達爾文 Charles Darwin,使他對物種起源重新深思,並於二十多年後發表 The Origin of Species 《物種起源》。由於島上的自然環境獨一無二,厄瓜多爾政府於 1959 年將群島列為國家公園加以保護。Galapagos 群島在 1978 年被列入為世界自然遺產。


Galapagos 主要分為兩個季節,十二月至五月是夏季,天氣及水溫較暖,但會有雨,海面較平靜。六月至十一月是冬季,天氣及水溫都較涼,海面風浪較大。


機場在一個叫 Baltra 的小島,就在 Santa Cruz Island 的對面。Baltra Airport 入境時鞋底要消毒。海關搜查很嚴格,每人也必定要付 US$100 入境費。 機場沒有冷氣,只有大風扇。

我們在 Galapagos 的第一個星期會住 Aggressor liveaboard 潛水,Aggressor 已經派了 dive master 來接機。所有旅客都乘搭穿梭大巴往返機場及碼頭,這些大巴很舊,並沒有特別放行李的地方,整班機的人都上去了,人和行李爭着座位和通道,比較混亂。正當所有人都似乎已經擠滿了整架巴士而巴士又正打算開出,忽然間有一位女士在機場大樓匆匆地跑過來要上車,原來她去了洗手間,如果巴士走了的話不知怎樣叫人了,因為似乎今天再沒有班次到達,整個機場已經水靜河飛了。

MV Aggressor

我們抵達碼頭後便坐駁艇直接上 Aggressor。這艘船可以載 16 名乘客,dive deck 位置寬敞。

我們今次總共有 15 人,原本以為會美國人居多,卻是聯合國,有美國兩母子 Dona and Gianni,韓國朋友 Dae and Jon (兩人英語都很好),法國夫婦 Virginie and Ben,德國夫婦 Ulreke and Thomas,加拿大的 Kate,美國的 Erica,和俄羅斯的 Anatoly。其中只有 Kate 五年前曾來過 Galapagos 的陸上觀光 cruise。

Dive guide 叫 Walter and Ruben。我們吃完 late lunch 之後便開始執拾做 check dive 的準備。

今天其實整個行程都因飛機延誤所以遲了,又要趁天色未黑之前做完 check dive,時間很趕。其實每一次第一個潛都很” leh hea”,要帶多少鉛是一大問題,尤其這裡的水很凍,所以我們新買了一件3mm上衣,再加上一件全身 5mm 潛水衣,和上次在 New Zealand Milford Sound 潛水時穿的差不多厚。著厚衫自然花時間也花氣力。

今次會全程用 nitrox,所以下水之前也要自己上樽和檢氣,又花更多時間。下水時已經很緊張和冇氣了,好像很久也未試過這種感覺,超級奇怪。今次 check dive 原來是 buddy system,dive master 不落水,叫我們自己搞掂,從來也未試過如此呢!水中能見度很低,只有幾米,所以一下水已經不見了所有團友,只有 Peter 和我,後來看見兩個不知是誰,他們拿著指南針叫我們跟在一起,後來上船後才知道是 Ulreke 和 Thomas,他們非常經驗老到。


第一晚的晚餐設在頂層甲板,dive master 逐一介紹船長及各船員,和我們團友的自我介紹。最有印象是 Ulreke,因為她和 Thomas 現居於美國,每星期也會在當地水族館做義工潛水員負責鯊魚館的清潔及餵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