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Fernandina - Isabela

今早到另一個島 Fernandina Island 看,上岸地點叫做 Punta Espinoza。這個所謂碼頭其實只有幾級石級,潮漲時可以用,潮退時就太高了,要行上沙灘。原來整個島十年前突然上升了 1 米,怪不得碼頭位置完全不再合適。

這個島大概也是全世界最能保持著原生面貌的地方,只有一個上岸點,遊步道也只有近岸很少地方,不過可看的實在太多,尤其是海蜥蝪。沙灘上不准行,因為現在正值牠們的繁殖季節,沙上會有很多巢,怕我們會踏到。

岸上看到一隻 Minke whale 的殘骸,風化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島上最大的植物要數 lava cactus,這些由岩漿石隙生長得很茂盛的仙人掌樣子也很有趣,還會結果。

Fernandina 島上最出名的動物一定是海蜥蝪 marine iguanas 了,我們潛水時也是來這個島看的,也在這裡碰到 BBC 的攝影隊。

海蜥蝪是 Galapagos 獨有的品種,在這個冷冰的水域裡為求生存而演化出一種特有的生態。牠們是兩棲類冷血動物,因此早上必須曬太陽,直至全身都溫暖起來,才能游到水裡去吃海藻。

牠們全都面向同一個方向曬太陽,而且全完不動,因此我們可以走得很近也不會騷擾到牠們,非常有趣。上千隻海蜥蝪滿佈整個岩礁上,深黑的膚色和岩石是一模一樣的,場面非常震撼。

成年的蜥蝪才有能耐游到較遠及潛到更深的水裡吃更茂盛的海藻,但最多也只是一小時,其間每數分鐘也要游上水面呼吸。年幼的就只有在靠岸的地方覓食。海浪很大,我們潛水時也領教過,近岸地區湧浪大得根本把人捲得翻來覆去,海蜥蝪就用四肢的爪牢牢地抓住大石進食,生存真不容易。

牠們長年在水中進食,會攝入很多鹽分,因此牠們會由鼻孔把鹽水噴出來,好像打噴嚏一樣。我在 David Attenborough 的紀錄片看過,想不到在這裡也觀察得到,很有趣呢!

這個地方就是 National Geographic 節目的真實版,自己攝影自己近距離欣賞大自然的奇妙。看著這些生物,我能真真實實地感覺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印證。

沙灘上有些 Galapagos sea lions 在曬太陽,有些是 BB。

沙灘上有很多 herons在覓食,原來牠們會吃小蜥蝪的。我們還很幸運地看到樹上有一對 Galapagos hawks 在交配呢!

Galapagos 島上各處都有一種紅色身藍色腳的很美麗的蟹,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叫 Sally-light footed crabs。這種蟹還會跳,在石與石之間跳得很遠。


又到了每天一浮潛的時間,我們又坐船仔到岸邊近看 penguins 玩耍,及一隻腳特別藍的 blue footed booby。這種顏色腳的 booby 鳥也是 Galapagos 獨有,因為樣子得意,成了這裡的標記,紀念品及 T-shirt 常有牠的畫像。

有幾隻海獅纏著我們的船尾玩耍。


下午返回 Isabela Island,坐艇仔遊覽 Punta Vicente Roca。這個地點潛水時也來過。在這裡停泊時竟碰到 Aggressor,他們其實也正在這兒潛水。我們看見 Aggressor 的船伕 Alex 正出船,於是向他招手,他便駛過來打招呼。原來今次他們在 Darwin 竟然看到 whale shark,真的太幸運了,好羨慕呢!

我們近岸觀望 Punta Vicente Roca,去到山洞時導遊 Roberto 又說了那個石上海獅的笑話,我想這是導遊們必講的一環。

崖壁上的隙縫其實很窄,雀鳥竟然也可以築巢,那些 brown noddy 眼尾有一條白色眼線很醒目,這種鳥就在這些地方築巢。


回到船上,航行中海裡看到幾條 mola mola 在浮浮沉沉,上一隻船 Aggressor 我記得也是在這片海域看到這些巨大的翻車魚。


今天船要由南至北跨越赤道,導遊把我們全都叫入船長室看這個過程,在 GPS 倒數的時段他竟然可以口水多過浪地旁白搞笑講了幾分鐘,都說他其實適宜做棟篤笑。我們上次在印尼 Raja Ampat 的潛水旅程都試過一次跨越赤道,也是如此走入了駕駛室看 GPS。

今天黃昏的景色超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