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邊境遊 (31 km bike and hike)

上水 - 虎地坳村 - 麥景陶碉堡(礦山) - 蓮麻坑礦洞 - 木湖瓦窰 - 上水

這條路線沿著邊境走,蓮麻坑礦洞及麥景陶碉堡過去一直處於邊境禁區,一般市民不得進入,2013 年政府大幅縮小禁區範圍,令沙頭角、紅花嶺以北、蓮麻坑、文錦渡、落馬洲一帶對外開放。

我們由上水出發,經過梧桐河旁邊的單車路,右邊便是虎地坳。虎地坳從十八世紀至 1960 年代是上水原居民廖氏的墓地。其實在新界地方,到處都有先人的墓地。


早晨時間村內很寧靜,只是村狗很多,吠聲不絕,幸好是攔住的。我們找到了德陽堂,這一間廟宇有逾五十年歷史,供奉呂祖先師。我們在那裡遇到一位阿叔正在淋花,於是順便向他請教如何去村內的古井。那知阿叔十分友善好客又健談,向我們介紹了很多關於這裡的風土文物。他在這裡已居住了五十多年。


根據網上資料所載,梧桐河是虎地㘭村的重要水源,但該河常常氾濫,導致村中經常水浸,也不時傳出村民溺亡的事件。有見及此,村民在六十年代集資興建呂祖廟(德陽堂),每年農曆七月舉行盂蘭勝會,潔淨社區,村中也安寧了許多。盂蘭勝會自此成為虎地㘭一年一度的盛事。阿叔也極力推介這個盂蘭勝會,說會十分熱鬧。

不過他更專注的是廟前名牌的逸事 – 在旁邊的香爐上掛的是「呂祖仙師廟」。他說原來有份量的村代表對於「先師」或「仙師」的稱號沒有共識,所以最後省略了,只叫呂祖廟。


後山種了幾十棵桃花樹,他說明年可以來看看。廟前有一棵紫檀樹,原來前面放了一個寫上「樹神」的香爐供奉,真的不說不知。他說紫檀樹在香港很少見,何以變成神樹就沒有解說。 後來阿叔太有興緻,於是直接帶我們去古井,有一隻難得友善叫「飛女」的村狗全程相伴左右 。


這座灰色的水泥建築有四方形的孔洞,原來是 1911 年九廣鐵路公司在虎地㘭設立石礦場的遺蹟。當年鐵路先去和合石,再去沙頭角。這裡原本有四個這樣的裝置,這是夾石機的四條機頭柱,用以分離石頭、沙、泥,工人在村中採石挖泥,該機器可把大塊的石頭夾碎篩選,再運石粒至燒磚廠做磚。

 

方濟之家修道院


我們往村口梧桐河的方向走,來到入村時經過的小拱橋。他說原來觀賞價值在於用於建造小拱橋的磚,因為那些都是九廣鐵路礦場自家生產的,每一塊上面都印有「KCR」的字,而且磚上無青苔生長,證明質量好,可惜部份磚塊已被偷走。

旁邊有一個石碑,因為梧桐河常常氾濫,政府在 1954 年維修了一個梯級形的石壩,以防洪水,並立碑紀念,碑文上更載有「鳳溪」二字,引證「鳳溪」為梧桐河舊稱。後來,深圳整治好雙魚河,北區的水浸有所改善,政府於是在 2000 年拆掉石壩,本也想拆去碑石,但遭村民反對才得以留下見證。

 

漁塘上仍然有昔日村民興建的高腳鐵皮寮屋,當年為避開水浸,所以有此設計。這裡都長滿了鳳眼藍,每年五月都會開花。


行走不遠,看到紅磚牆轉右再轉左,去到掘頭處,阿叔掀地一塊蓋在地上的鋅鐵皮,原來就是隠藏的古井,即使他之前向我們指點了如何前來,但相信沒有他帶路應該很難找到,而且井口沒有突出的磚頭,如果鐵皮掀開了有人可能會失足掉下呢!


這一口井有過百年歷史,因為 1911 年九廣鐵路在村內設廠時,第一件事是開井,然後建村。這口井也獨具特色,就地取材,用碎小的彩色石塊堆砌而成,又名「七彩井」,沒有使用任何黏合劑。阿叔說有陽光的時候石頭的顏色很現,今日沒太陽,不是最美的樣子。


之後我們回頭往相反方向走,再經過漁塘。阿叔說這叫白膠漿樹,可能樹身有汁液流出吧!也會長果實,但不甜。另一棵是樹幹上會長出小蘋果般果實的青果榕。


來到村中一間有歷史的爛屋,阿叔說是「文文廟」。吓?文武廟就聽過,什麼是文文廟?後來上網查看才知是「文明廟」,圍頭話有時可能要人翻譯一下。

該廟為上水鄉廖氏於 1924 年前所建,供奉文武二帝及魁星。「魁星」是科舉制度下的文人供奉的神明,他一手捧斗,一手持筆,單腳立於鰲魚頭上,有「獨佔鰲頭」的寓意。不過文明廟日久失修,中庭生長了一棵大榕樹,枝幹逐漸蔓延。廟宇曾經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後因內堂坍塌,被降為三級歷史建築。榕樹越長壯大,對建築物的侵蝕也越來越多。2018 年超強颱風山竹吹襲,樹沒吹倒,卻毀爛了建築物,阿叔特別指出仍擱在樹枝上的石磚。

 

很感謝阿叔熱心的導賞,令我們對此地認識不少。這裡平日也有導賞團,似乎村民都很想做好保育的工作,藉此投入多些有益的建設。


我們之後沿著蓮麻坑路往西走,目的地蓮麻坑村。到了打鼓嶺警署,這裡之後的地方現在仍然是禁區,有警員駐守。他說所有車輛包括單車也不能入,除非有禁區紙,叫我們把車鎖好後行山路去。我們想再問清楚如何去,他叫我們自己看 Youtube。


其實我們之前有看過 Youtube,所以大概有印象應該如何去。要去蓮麻坑礦洞首先要經過蓮麻坑村,這一條山路都是有心人開闢出來的,因此不時有絲帶縛在樹枝作記號。有一段路要下行七、八米,已經有兩條粗繩縛在那兒。過了之後就沿著鐵絲網及絲帶繼續行,不過後來入村時跟人走錯路,弄得滿腳泥濘的穿田過溪地抵達,當下真有做偷渡者的感覺,原本三十分鐘的路程著實花多了一點時間。回程時走回正路,快得多了。


蓮麻坑村是一座具三百多年歷史的村落,村內有不少歷史建築,包括被列為香港法定古蹟的葉定仕故居,以及被評為三級歷史建築的蓮麻坑古橋、葉氏宗祠和官氏宗祠等。不過我們時間上有些緊迫,在士多補充了飲品,便繼續上路,挑戰 900 級石級去麥景陶碉堡。


麥景陶碉堡 (MacIntosh Forts) 為 1940 年代港英政府為了防範中國國共內戰蔓延至香港,以及堵截過多難民渡過深圳河來港而建造的軍事防衛性建築。碉堡設有廚房、臥室與水塔等生活設備,以便當年的警員長期駐守。蓮麻坑村村民稱碉堡為「波士樓」,原因可能是居民音譯了軍方哨站的英文  “Post”  所致。麥景陶碉堡為二級歷史建築物,一共有七座 ,分別位於沙頭角伯公坳、蓮麻坑礦山、香園圍白虎山、打鼓嶺瓦窰、文錦渡南坑、落馬洲馬草壟及米埔擔竿洲。礦山麥景陶碉堡呈八角形,外牆塗上綠色,位於紅花嶺山系,蓮麻坑村東南面的紅花寨山北面山腰,現時碉堡已改為自動操作作監察用途,其外圍亦架起鐵絲網,禁止遊人內進。


回頭望山下是蓮麻坑村,原來也真的上得很高了。


看完碉堡,左邊的路一直向下便到達礦洞,大約又要十五分鐘時間。沿路很幸運地看到吊鐘花,想不到不用去西貢或港島南區的高山也能不勞而獲,實在太開心了。


蓮麻坑礦洞為 1930 年代開始於沙頭角禁區內投產的礦區,主要生產鉛、鋅、黃鐵礦、黃銅礦等礦物,一度為二戰時提供了軍用礦產。蓮麻坑村的名字亦源於鉛礦的英語 “Lead Mine”的音譯而成。礦場始於 19 世紀初,在 1930 年代進入全盛時期。戰後礦場雖恢復生產,但其後卻經歷多番變遷,最終在 1958 年停止運作。礦區於 1994 年被列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現時部分礦洞成了蝙蝠棲息地,遊人禁止內進,不過最左面的一個洞可以進入繞一小圈,會在左邊走出來,入去時要帶電筒,隧道內則非常清涼。


下一站木湖瓦窰,是近日單車友的熱門打卡點,因為順路,我們也去打卡看。

在二十世紀初,由於九廣鐵路和深圳墟的發展,木湖瓦窰村的燒磚業在邊境一帶頗盛,許多村落均自設燒窰以生產建築用的青磚、紅磚及瓦,供應村民使用,甚至會將磚以木船經深圳河運到元朗雞地及深圳鄉村。村內一度有五座磚瓦窰,工人過百,但至 1960 年代已停產。現時只保存了三座磚瓦窰,我們去的這一座是最大的。


入口竟然有一棵盛開的簕杜鵑。


我們去到的時候剛好有幾位師兄師姐正要離去,師姐提醒我們說裡面有很多蝙蝠,也很臭,最好先戴口罩。


裡面比我想像中小,窰頂有一個開口的圓孔,是燒磚瓦後通風冷卻用。上半部份的牆身掛滿了蝙蝠,但也不算很臭,地下也不太核突,間中也有一兩隻蝙蝠飛來飛去。 後來上網才發覺我們原來錯過了窰頂上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