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澳至沙螺灣 (來回46km,最高60m,上落190m)

欣澳 – 東涌 - 東澳古道 - 沙螺灣 - 欣澳


我想去沙螺灣,完全因為想看千里眼大草人。2020 年八月踩單車經東澳古道去了,非常好玩,也很感恩,現在沙螺灣又給村民封了路,想去也去不到。


到了東涌後,第一站先去看碼頭附近的東涌小砲台。根據《廣東通志》記載,嘉慶二十二年 (1817 年) 曾在東涌石獅山腳建造兩座炮台。炮台遺蹟在 1980 年被發現,並於 1983 年被列為古蹟。


繼續往下走,就會到達東涌碼頭及馬灣涌村,那裡有一些海鮮酒家,仍有一些漁村風味。小碼頭的地上原來有些畫作,都是跟漁業相關,滿是一蘿蘿的魚蝦蟹魷魚,非常有趣。


之後經過逸東邨,找了一會兒路,要在福逸樓引水道旁的小徑往海邊方向走才到達侯王宮,這裡又是一個歷史故事。


「南宋末年,宋主曾南下香港避難,將領楊亮節於伴宋主南逃時身亡,期後居民建九龍城侯王宮,以念其忠勇。後來,東涌村民特地從九龍城邀請楊侯王降服疫症,並於東涌沙咀頭建廟祀奉,承傳至今。


侯王宮屬三間開二進的傳統格局,約建於 1765 年。廟宇保留不少有關文物古蹟如乾隆年間鑄造的銅鐘、宣統年間的各塊碑誌等,甚有文化價值。另外,廟頂的屋脊又有多個生動的清代石灣陶器,當中左右兩邊的第七個人像皆穿有洋服,諸位到訪時不妨留意一下。」

我只用手機拍攝,像素不足以看清楚。不過這些陶瓷人像真的很美很特別。


東澳古道是昔時往來東涌及大澳之通道,而時至今日,去沙螺灣也只能靠徒步東澳古道或者搭船才能到達,並沒有行車路可到。 東澳古道全程為有樹遮蔭的石屎路,有少許上落,右面可以遠望機埸跑道、360纜車及港珠澳大橋,風景不錯。不過就不太適合踩公路車,路窄行山人士也多,尤其我們去的日子是星期六,結果我有一半時間都要推車。


沙螺灣的得名是因為這個地方曾盛產海螺。據村民口述,沙螺灣一帶在明朝時代已有居民,全盛時期居民過千。在清朝時期,《新安縣志》中提及「沙螺灣」的次數比「香港」還要多。沙螺灣村是大嶼山人口最多的鄉村,在六十年代,原居民約一百戶,人口有八百多人,共分李、文、張、陳、劉、鄭和關等七姓,其中以李、文為大姓。昔日的沙螺灣村,村民多以務農和捕魚維生。而且當年沙螺灣擁有一個水清沙幼的美麗海灘,不少露營愛好者慕名而至。可惜到90年代,赤鱲角機場與後期的港珠澳大橋興建,大大破壞了當地的生態。


古時大嶼山盛產沉香,香木會運到沙螺灣包裝、加工,再運到香港仔石排灣,然後轉運到廣州。因此在沙螺灣村口經過的東澳古道,又名「沉香古道」。村民過去會從沉香樹的樹幹割取香木,曬乾後在神廟的香爐中燒。村民每次取香木均是在樹幹下三分之一的地方拿幾吋,而每年均取不同樹,確保每棵沉香樹能持續生長。沙螺灣村後山本種滿沉香,後來因偷渡客將村內的沉香連根拔起而逝去。


由於沙螺灣地勢向北,前無島嶼,每遇刮風下雨,無遮無擋,潮水高漲時更會湧進農田,令村民叫苦連天。為祈求海灣風調雨順,村民於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興建一座「把港古廟」,供奉南海海神洪聖爺,其格局為兩進三間,內有一口巨鐘;及至嘉慶年間,村民再於廟旁加建天后宮,請來了「天后聖母」一齊守護大海。如今兩座廟宇已成為沙螺灣村的一大地標。


海邊豎立的「龍王」裝置藝術是由英國藝術家 Sue Hill 和 Pete Hill 設計,用了 1500 個膠樽製造,旨在喚起公眾對海洋垃圾的意識,自 2019 年11月起便在這裡展出。


另外一個我很想來看的大型戶外藝術裝置「千里眼」《THOUSAND MILES EYES WITH FISHING BOAT》 (又名大草人),也是這兩位英國藝術家的作品。製作靈感來自天后身旁的守護神「千里眼」,單手捧著漁船則寓意守護沙螺灣這個漁村。


沙螺灣村內有兩棵估計樹齡超過 400 年的大樟樹屹立於山丘上,其中一棵是香港古樹排行榜榜首,樹的胸徑粗達4米。沿山路前行入村,很快會見到一堵石砌圍牆,是昔日入村唯一通道,這也是步行上山去大樟樹的必經之路。

 

沙螺灣一帶本來種滿樟樹,日軍佔領香港期間,由於缺乏燃料而需要大量木材,因此四處伐木,沙螺灣村也不能倖免,每個山頭的樹木都差不多被砍光,而日軍惟獨不敢砍伐兩棵大樟樹。村民深信這兩棵大樟樹有靈氣,每逢大雨過後,便會發出縷縷青煙。村民認為是神靈顯現,因此視大樟樹為神仙樹。日軍不敢褻瀆神靈,所以大樟樹得以保留,成為沙螺灣村的風水樹。


從大樹所在地,可俯瞰沙螺灣村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