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koko National Park

潛水最後一天的下午我們參加了一個 Tangkoko National Park Tour,下午1:30由酒店出發去 mainland 的 Tangkoko National Park,上了岸後車程要一個多小時。經過一輪行走崎嶇山路之後,在國家公園門外竟然有一條村和一間學校,看見穿著校服的小朋友友們在看似荒野地方走著很奇怪。當地導遊就在那兒等我們。


在公園的入口有一羣為數二十多隻黑色的獼猴 macaques 在聚集,這些叫黑冠獼猴,樣子很怪,最怪是紅色心型像個厚 cushion 似的臀部,以及頭上豎起中間尖尖一束的毛髮,這些獼猴是 Sulawesi 獨有的品種,在這裡大約有四千多隻。我一向對猴子不存好感,不過牠們獨特的髮型及神情像極了脾氣臭檔老頭子的長長黑臉倒是十分搞笑。


這天還看到好幾次一種叫 cuscus 袋貓的動物,牠們棲息在高高的樹冠上,只揀樹枝的嫩葉吃,行動緩慢有如樹懶,很少會下來到地上。牠們肚皮上也有一個袋用來照顧幼小。我們用望遠鏡可以窺見牠們的面貌。


樹林裡也有很多雀鳥,最容易看到的自然是顏色鮮艷的 kingfisher 了。在樹林間也碰到一些外國遊客,他們帶備的長鏡非常大,開起腳架在拍攝黑冠獼猴。那些樹上的獼猴正在揀果實吃,不過吃得非常招積,每個果實只吃一口便扔掉,可能只吃好味的部份吧!


眼鏡猴

不過 Sulawesi 的主角當然是嬌小的眼鏡猴 tarsier 了,這是全世界最細小的猴子,只有一隻手掌般大,棲息地只有東南亞少數的島嶼,Sulawesi 是其中一處,菲律賓也有部份。現居住在 Tangkoko 內的大約有二千隻。牠們是夜間出沒的動物,專門獵食昆蟲,多數以家庭為單位,一家大小居住在同一棵空心樹裡。

導遊帶我們來到一棵樹前,這樹看來好像幾棵生得糾纏在一起似的,內裡中空但很幽暗。他在縫隙中往裡面張望了一會,已經示意我們看到眼鏡猴的蹤影了,竟然日光日白還這麼容易呢!我們往樹隙裡看,一隻小小的猴子原來正攀附在略略高於一個人頭頂的地方,只看到牠綣曲毛茸茸的小身軀以及不合比例的長腳趾,牠的半邊頭臉都躲在枝幹後面,完全沒有理會我們,不知是眼睏未醒還是怕羞。

這時導遊拿出一件法寶來 – 原來他預先捉了幾隻草蜢放在一個膠水樽內,這時拿了一隻出來,把牠的翅膀和後腳拔掉,然後放牠在外露的樹幹上爬行。導遊叫我們快點準備好相機。眼鏡猴立刻有反應,瞪有一雙圓碌碌的眼鏡,定定地望著草蜢。導遊並沒有特別走開,我們都靜觀其變。

忽然間小猴子從樹裡跳了出來,一手捉住草蜢,下一秒已經跳回裡面去,整個過程就是滴答一秒鐘那麼快,卻讓我們看清楚牠有多嬌小和趣怪,樣子簡直就是星球大戰中Q版 Yoda 呢!大家看了都不若而同笑了起來。小猴子一下子便吃了草蜢,因為太可愛了,導遊再表演了兩次。小猴子吃了兩隻之後引來了樹上另一隻躲得較高的眼鏡猴來觀察一番,不過第二隻猴子並沒有這麼大膽,因此沒有出來,吃完後兩隻都躲回高處去了。


樹林裡有些奇怪的樹,好像寄生植物一樣整棵依附在旁邊的大樹上,這些怪樹長滿了像榴槤似的很醜的果實,但看似尖刺的外殼卻原來是軟的,而且近看長滿了細絨毛,導遊說這些果實人不會吃,但動物說會吃。


國家公園的門口旁邊原來是一片海灘,海灘上長了另一種結著奇怪果子的樹,那些果子有椰子般大,像一個小燈籠一樣,有四瓣或五瓣,也不是給人食用,但樣子很有趣。


回到酒店已經差不多晚飯時候了。因為酒店的老闆及一家大小和親友到來,所以這晚有特別安排,除了準備 BBQ 外,還有村內 Sunday school 的一班小朋友們來表演唱歌。他們的年齡由七、八歲至十多歲不等,表演的大部份都是幾重唱的清唱歌曲,聲音洪亮清澈,令人眼前一亮!後來他們也唱一些較為熱鬧的歌曲,並有樂器伴奏,如結他,搖鼓或自製的特大提琴,非常有趣。

歌曲方面同樣全都是印尼語,相信是一些地道民謠,因為老闆家無論大人或小朋友也都會跟著開心地唱。除了表演的小朋友之外,這時連餐廳的員工也出來一起唱和玩樂器,而且都十分投入及表現開心。

這家酒店其實是當地一名富戶家族經營,他們也投放資源幫助當地學校,這裡的員工理應都是當地人,也許對酒店會特別有歸屬感,所以待客也特別親切吧!的確,這幾天來我們都感受到這裡上上下下所有員工都笑容可掬,也非常有禮貌,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真正喜歡他們的工作,則這裡的在職訓練實在是太厲害了!


最後一天早上十時半離開酒店,Lauren,Morten 和 Petra 三人一起到碼頭送行,直到我們上了船及船隻駛開了一段距離後他們仍在岸邊揮手,送客的態度親切得有如日本人一樣,除了日本外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比較少見!

回程又是一整天勞累的行程,坐多個小時車回到 Manado Airport,到新加坡再轉機回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