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蹤飄忽的 Whale Shark
今次航程有一部份為尋找鯨鯊而行,主要在 South Ari Atoll 附近,水中能見度較差,有兩、三個 dives 像在湯羹內潛水一樣,即使船員們努力地在水面張望,即使他們說那兒有90%機會看見,始終緣慳一面。若附近真的有鯨鯊,如此水質,除非牠在我們十多米範圍內出現,否則也看不到。搜尋了兩日,我們決定放棄,到一些水質好些的潛點去。不過今次的水中能見度並不好,我腦中不停想起麥兜渴望到馬爾代夫,咀邊常說的一句話:「馬爾代夫水清沙幼,椰林樹影」,怎麼水一點也不清?我上次來這兒潛水已是2002年,水也不清,但因為上次運氣不好,整個星期天天下雨,我只怪也許下雨影响了能見度。阿基說他九十年代初到過這兒三次,那時的水真是清澈無比呢!馬爾代夫開發了這麼多年,水底世界承受了長久的壓力,改變極大。


Manta Ray!

全個旅程最精彩的收穫算是 manta rays,有好幾個 dives 都看個夠,包括有 Boduhithi Thila @ Rasdhoo Atoll 和Rangali Madivaru @ South Ari Atoll,除我們外還有附近好幾艘船的人,所以海底好熱鬧,尤其待在 cleaning stations 的 divers 很多,不過有時有些人又不甚通氣,明明 DM 叫大家伏在地下耐心等候牠們游過來,總有人會爭着升高看或追著攝影,甚麼好魚都給趕走了,大家都一起潛水一起玩,希望有點公德心。


水中惡霸 Moray eel
馬爾代夫水中世界最難忘的竟然是 moral eels – 因為好多,好大,而且好惡!這裏其實沒什麼 soft corals,多數是 hard corals,牠們很容易有藏身地方,最離奇是連沙地都有,我在 cleaning station 趴低看 manta ray 時膝蓋位置就疑似給 moral eel 咬了一口,元凶找不到,幸好沒咬傷,不過厚厚的 wet suit 居然差不多穿了。Peter 也在看 manta 時給咬破了手套,手掌上出現了一個牙印,幸好沒有損傷。最經典是 Sandra 給條 free swimming giant moral 襲擊的事件 – 當時Sandra 正在拍攝海葵上的一隻蝦,有一條 giant moral 從後面游向她,不知是否嫌她阻擋去路,竟然咬了她的 fin 一口,Maroof 看見隨即伸腳用自己的 fin 阻隔在 moral eel 和Sandra 的身體之間,直至 Sandra 看到時,牠正從她面前游過去,真的兇狠夾狼呀!事後 Sandra 不停稱 Maroof 做救命恩人。

夜潛‧Moray eel 出沒注意

全程唯一的夜潛並不算好玩,沒有靜靜的內灣潛點,有流,我覺得有些危險,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生物,不過 giant moral eels 比白天時更活躍,全部游了出來,難怪 briefing 時問「許冠文」有什麼值得留意的推介他竟說 free swimming moral eels,我們還以為他在搞笑呢!


潛水小插曲
有一個 dive 發生了一件趣事 – 當大家都潛完上了水之際,仍然見到一支象拔 (balloon) 在海面,我們還在笑以為 DM 遺留了象拔,但見其中一個 DM 再次穿上潛水裝備,帶同另一件BCD 加氣樽跳下海游過去,然後留在下面數分鐘,再上來時原來和團友 Josh 一起。Josh 是美藉團友,因為潛爆錶而要做 decompression stop,但氣樽又已用完,結果要勞煩另一組的 DM 帶後備樽給他換上,最好笑是他的 buddy 曾叫過他上水而他不理, buddy 於是自己上水,認真老友,至於為何他會弄至如此田地,因為他的 DM 是「廢柴」,永遠第一個上了水,團友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又怎能知道呢?Josh 上船的時候顯得有點尷尬,唯有不停說話,解釋他如何有注意時間和氣量卻不知怎的仍然出意外。平時他已是最健談的人,在那裏都聽得見他的聲音,此時更甚,團友們都笑說他唯獨是咬著 reg 時才停止說話。

因為大家一早同意三個 DM 會分別輪流做我們三個小組的 guide,我們一組首先忍受了「廢柴」二又三份之一日 (無端端要忍多一個 dive),怎知第三天下午他被派去帶領全洋人小組時便出事了 – 由於帶得差,累到他們在一個有五塊石的潛點只看了三塊而沒看兩塊,正因如此廢柴被洋人勁投訴,作為大佬的 Tippy 唯有答應洋人們加多一個 dive 作補償,結果是全船共享。真不得不配服洋人據理力爭和堅持的態度!原來 dive 少看點 (並非冇得 dive喎!) 也可以爭取到 compensation,我們一組被廢柴老點了二又三份之一日實在應該照單全賠啦!雖則中國人一向以和為貴,但事實証明 - 幸福都是要靠自己爭取嘅!


人人也會釣大魚

Post-dive 活動是滿足感指數甚高的釣魚,因為只用魚絲,魚穫已十分豐富。第一晚團友們在船尾釣魚,船員從雪柜拿了一條鯖魚,切了好大塊肉做魚餌,不過 Simon 釣了一晚只有一條大小相若的鯛魚上釣,可謂一命換一命,完全無賺。第二晚船員載我們全部人出去釣魚,也許地點選得好,大家都收穫豐富,最多的是鯛魚,一小時已釣了好一大籮。後來 Peter 釣了一條大青斑,有幾斤重,大家都很興奮,因為可以把牠蒸來吃,大快朵頤。年紀最小的 Luk 第一次釣魚,竟然釣了條white tip shark,當他拖上來的時候大家都嚇得四散,因為不清楚條 shark 有多大,拍照後他們便切斷魚絲把牠放了。

我們出去釣魚的同時,船員們也在 Ark Royal 的船尾釣,他們釣了一條tuna,很厲害,非常重,大厨後來用來作剌身,不過味道普通。餘下的他沾了粉用油炸,好像 fish finger 一樣,有些奇怪。

那條石斑真的好味得不得了,讓我們重新尋回吃海魚的鮮甜味道和彈牙卻又不死實的口感,加上有豐富骨膠原的煙煙韌韌的魚皮,非常精彩。


小島賞日落和「浪漫」晚餐
第三晚的節目是登上無人小島欣賞日落,並享用 BBQ 晚餐,晚餐並非在島上明火燒烤,其實是在船上煮好了拿來 picnic 的。原來船要上岸政府要收費,而且價格會根據島上有多少椰樹而定,政府亦有派人巡查,也許島上沒有批准便不能生火吧!我們的船員在沙上堆了兩條海豚,本來也很不錯,最可惜有比較,附近停泊的一艘船的船員在隔鄰竟堆了一條鯨鯊,相比下他們的作品太美了,加上我們今次的航程其實目的就是搜尋鯨鯊的踪影,因此羨煞旁人,他們在鯨鯊旁邊圍了火把,火光熊熊很熱鬧,我們這邊廂就較注重搞氣氛,圍著海豚點臘燭,很有維園賞月 feel,不過團友們更覺似做難民。


馬爾代夫水清沙幼

最後一天早上去一個海中的 sand bank 玩樂,那裏是個名符其實的沙灘,連一棵樹也沒有,這般暴曬需要勇氣和犧牲。不過如此美麗的藍天碧海,誘惑極大,始終要上岸赤腳感受一下麥兜所嚮往的「水清沙幼」,海水的溫度和暖舒服,沙真的幼細無比,很奇怪地一點也不燙,海天的顏色美得假的一樣,畫面就像前一、兩年的 Pocari 廣告。有團友無懼烈日當空盡情 snorkeling,不過這兒似乎只適合玩水,魚兒並不多。


下午我們上了岸在Malé 逛逛名勝,這裏比多年前熱鬧了不少,商厦多了,街道也見有點規模。我們有位 local guide 帶路,主要看了總統府,清真寺和政府機構建築物,當然最有趣的仍是魚市場,但因為一切商業交易在早上,下午比較清靜,只看見一、兩條黃鰭吞拿,好東西都銷售出口了吧?


後記

今年舊地重遊,雖然水底世界驚喜不多,但整個旅程十分愉快,超豪華的住宿是最大的 bonus,還有一班好笑好玩的 dive buddies,每日吹水食嘢玩大富翁都開心得連午睡都可以放棄,晚上還可以釣魚觀星和乘涼,如果可以瀟洒得像 Sandra 一樣不工作玩樂幾年就是天大美夢了!今次 liveaboard 的 住宿standard 如此高,以後如何可以屈就入住次一等的船呢?

這次的照片部分來自 good buddy 阿基,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