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padan 海龜天堂

我們幾天潛水的 dive master 都是同一人,名叫 Ronny,黝黑又有點肥胖,落水前的 dive briefing 十分簡單,只說 maximum depth,dive time 和 reef 在身的左邊還是右邊,或許會看到的動物包括 white tip reef sharks,turtles,jack,barracudas 之類 (有點像選擇題: a, b, c, d, all of the above, none of the above),Ronny 多數指點一些大的魚,間中會指一、兩條海兔 (nudibranch),不過都是同一種,驚喜不多。其中有一個 dive 是 assistant DM 帶,他卻左右不分,結果帶我們去錯方向,明明會看見很多鯊魚變了只得寥寥可數。


最捧的潛點 Barracuda Point

島上有很多個潛點,其中最捧的是 Barracuda Point,我們去了四天,每天都總會去一次,每次都沒有失望。顧名思義,成羣結隊有幾百條之多的 barracuda 是一大賣點,而且還是大海狼,每條都長逾三呎,最壯觀的場面就是當牠們的隊形形成漩渦狀,今次有幸看得見,全賴有一位 resort 隨隊的攝影師經驗豐富,首先衝出魚群外圍包抄,讓牠們旋轉的圓圈捲窄一些又阻止牠們溜走,然後再突然衝向牠們的下方,逼使魚群旋轉向上,形成壯觀的漩渦狀,攝影師是受僱於一家三口有錢新加坡人,為他們拍攝家庭旅行影片,如此賣力製造場面,我們則坐享其成,大飽眼福。

 


我是 jack fish

這裡還有一大羣 jack fish,都是吸引的賣點,因為牠們都比較不怕人,容許我們慢慢游近,游在魚羣中間,被牠們全方位包圍著,左右望到都是閃閃銀光,一隻隻大大的眼睛,前方注視著魚兒肥胖擺動的尾部,好有團隊精神和歸屬感,阿基話齋,忽然有種安全感及好幸福的感覺!


三寶之一鐵頭魚

Sipadan 的另一大賣點就是長駐在此的本地居民 humphead parrotfish,在 Sipadan 的這一羣又大又多,這些魚頭頂有一個隆起的髻,一副外露的哨牙弄得牠們好像很兇惡的樣子,其實像其他的 parrotfish 一樣牠們都是素食者沒有侵略性,而且牠們每天一早便會像返工般成羣結隊地外出覓食,到日落時候又會大隊放工般回歸,結束一天的忙碌,生活很有規律。


死亡龜洞

另一個很深印象的潛點就是在碼頭 Drop-off 下大約廿米深的 Turtle Cavern 的入口,聽說入面的洞是海龜的墳墓,傳說牠們會在百年歸老之時自行入內離世,但更理性的說法是牠們因在洞中迷路,找不到出口,因而窒息至死。但令到這個地方更詭異的卻是十多年前發生的一宗悲劇,據說有兩位日本潛水旅客也葬身於此,因為以前住在島上時是 unlimited diving 的,即是如果不用船艇接送而只由海邊下水又不用 dive guide 的話其實可以無限次下潛,據說當時那兩位日本遊客是黃昏時下潛,因為天黑,誤入了山洞也不知道,迷路被困。現在洞口有一塊警告牌,而且沒有 dive guide 和 cave diving experience 是不能內進的,以保安全。Ronny 叫我們下次來玩時一定要去看看,因為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環境幽閉,也需要有特別的踢腳方法以防揚起海底的沙避免混濁,雖然不算深,但因為時間長,所以每人亦會多帶一個氣樽,以備不時之需,聽起來也很刺激,我不肯定自己會否夠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