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 9 潛水篇

每天四個下潛,差不多每兩個多小時一次,上水後一吃完東西不久又再去,連消化的時間也沒有,更別說休息了,而且今次全程用 nitrox 而不是用 air,每次要自己安裝氣樽,再加上每次檢驗 nitrox 的濃度,又要自己孭著樽登上橡皮艇,比起在東南亞地區享受慣了的殘廢餐式潛水這裡無疑是辛苦多了,下水後又要和水流搏鬥,所以一日四潛對我來說太辛苦了,除了最後一日盡地一煲之外,每天也躲懶只去三個。

San Benedicto

海面上的火山島如此荒蕪,海底下的石塊一樣了無生氣,完全沒有珊瑚礁,不過微生物應該非常豐富,因為魚群極多,而且都很大條。牠們可能很少看到人,也沒有人捕魚,所以不怕我們,常常會游在我們身旁不避開,甚至走過來瞪眼看看我們這種怪樣子的動物。

很多平常在東南亞水域看到一、兩條單丁出沒的魚類如 leatherjack 或 porcupine fish,這裡都一羣一羣地出現,可達數十條,蔚為奇觀!


與海豚相遇

這裡最大的驚喜便是潛水時遇上海豚,雖然在海上時有看到牠們,但在海底相遇的情景我潛了這麼多年也只是在 Layang Layang 某次做 safety stop 是有幸遇過短暫的兩三分鐘,因此這裡碰著不怕人又極富好奇心的海豚真的感到十分興奮!

El Boiler 早上有很多海豚出沒,但第一次看到牠們時全都似乎忙著覓食,應該是在吃早餐,因此時有在我們面前游過,並沒有圍著我們轉或游過來好奇地打招呼。阿嬌說海豚和鯊魚不是好朋友,因為牠們都大致上獵食同樣的魚類,所以看到海豚出現便不大看見大鯊魚的影蹤。


雙髺鯊群出沒注意

雙髺鯊 hammerhead sharks  也是今次的重點,以前很少看到,因為牠們都在很深水,這裡在二十多米便可以看到了,不過都是一,兩條,還未看到整羣一起出現的大場面。

第二日連續潛了三次,最後一個下午四時半的潛水我和 Peter 決定躲懶,以為沒什麼好看。阿基和玲玲繼續努力,結果收穫豐厚,在深水處看到幾十條雙髻鯊,雖然天色已暗,水質不清,但始終是大場面!我們錯過了一次寶貴機會,希望陸續有來。之後連續兩天我們 Group B 都揀在第三個下潛時 (1:30 – 2:00 p.m. 之間) 整隊人休息,四時才再出動,希望碰到黃昏水底的 action time。


其他大品種鯊魚

這裡平常可見的鯊魚種類也很多,除了一般體型較小的 white tip reef sharks 之外,還有 silver tip、silky 和再大一點的 Galapagos sharks,這些在東南亞水域都不曾見過。

成群結隊的 white tips

石壁上如果有一些面積稍大的凹陷位置,不難發現時有三數條white tip sharks 疊在一起睡覺,最多一次竟然有十七、八條之多,非常熱鬧呢!


海底沒有珊瑚礁,只有大石塊,其餘都是深不見底的一片湛藍海域。大石塊有很多隙縫,平常 moral eels 和龍蝦會藏身於珊瑚礁的隙縫中,這裡卻坦露在石塊上,很搞笑。這裡的龍蝦沒有人捕捉,非常得戚,看見我們還會走出來凶人,真想把鮮味的它們吃進肚子裡呢!


親切的巨型魔鬼魚

這裡另一個大場面就是魔鬼魚 manta rays,牠們都有大約四米寬,非常大條,而且不怕人,什至有些很喜歡跟我們玩,游得相當地近,不知是否當我們的泡泡是 jacuzzi。


觀鯨記

鯨魚不時都會在附近海面出沒,尤其在 Roca Partida Island 附近,我們常常遠遠地看到牠們在噴水及擺尾,一次下潛前看到有鯨魚出現在比較近我們船隻的地方,整條船的人都想追去看,換了潛水衣,隨時準備跳入水浮潛,乘船的時候近距離看到牠的背鰭和擺尾,可惜擺尾即表示下潛,消失於大海當中了。


Roca Partida

在 San Benedicto Island 潛了三日,船便在夜間起行到另一個 Roca Partida 島,行了九小時趕及早上抵達。這個島更小,其實只是海面上突出的一個雙峰石,Jenny 叫它作 nudibranch 石,形狀又有些相似。石上棲息了海鳥,海面上突出的都是白色的,船員說全是鳥糞,下面有幾層顏色,因為海面的湧浪落差竟然有十米之多,任何時候都波濤凶湧!我們就在這個地方停泊兩日,我們平常甚少暈船浪,在太平洋中真的說不得笑,要吃暈浪藥當安眠藥才可安睡,其後回到岸上還暈了足足一個星期呢!

這裡靠近石塊的湧浪落差很大,水流也大,平常在深海中毫無安全感,直覺是要靠近珊瑚礁水才比較靜一些,這裡卻完全相反,石塊靠不得,在二十多米地方尤其轉角位置水流急得括大風一樣,十米水深已經湧浪強大。我們的 dive master 阿嬌就因為要帶我們看大魚而常常逆流而游,游得我們上氣不接下氣,結果都是值得的,很多時都只有我們一組看到 hammerhead,其他兩組收穫都沒有我們這麼多。

阿嬌每次下水之前一定做 briefing,儘管我們可能已經在同一地方潛了幾次。他每次都問我們想看什麼,就會盡力去找,當然要看天時地利及帶點運氣吧,但他的口頭禪是 “our mission for this dive is ….”,然後在水中便會努力去找及迫我們游。他在水中最典型的動作就是雙手不停地指著前方的魚,兩手各指一面,加上他醒目的白色的蛙鞋,在水中成了一個非常有趣的 Y 字。在這麼模糊不清的水中,他肯定有 X 光眼,可以透視深處,看到我們看不到的上百條的 hammerheads!這一條就悄悄地游到他身後,把他嚇了一跳!


我和鯨魚有個約會

一直都看到有鯨魚在附近出沒,但總在很遠的地方噴水擺尾,曇花一現,而且我們全日都潛水,沒有時間靜候觀察,終於第五天在 Roca Partida有幸遇上了!我們當日是第三組下水,下午差不多兩點正在換衫時在甲板上看到鯨魚出現在離開我們的船很近的地方,大家都十分興奮,忙問阿嬌可否追出去看。阿嬌猶豫了一會,說好,我們便急急跳上橡皮艇。

我們乘著橡皮艇追出去,心裡覺得十分興奮,但離開正常的潛點,在大海中,不知水流狀況如何,有些担心。船駛到差不多在鯨魚出沒的附近,我們找了一會,一看到鯨魚在前方噴水,我們便立刻跳下去,但很可惜 Peter 發覺他竟然匆忙中忘了帶鉛帶,沉不下去,我們只好繼續跟著阿嬌游,而他就爬回橡皮艇上在水面追看。

我們下沉到十多米,游了不多久忽然在前方看到一塊白色的東西,再游了幾步便知道原來是座頭鯨左邊的鰭,在離開鯨魚大約十米的地方阿嬌便隨即示意我們停下來不要再向前。鯨魚側鰭上面圍著的邊都長滿了 barnacles 藤壺,整個身體都是黑色的,我實在不知道牠有多大,總之有一隻龐然巨物在面前,後來看看原來竟然有兩條,另一條在這一條的前方,牠的側鰭是黑色的。

兩條鯨魚在水深只有十多米的地方,因此很利於我們觀看。我們本來以為牠們是一對母子,但兩條鯨魚的身型差不多大,白色鰭的一條閉上眼懶洋洋地不動,黑色的一條就圍著在牠身邊轉,又上水吸氣,後來阿嬌說牠們應該是交配前拍拖的階段,平時看動物片說這個 courtship 的階段可能持續幾日,看來鯨先生要花點時間努力打動美人芳心了。

也許我們我呼吸聲造成滋擾,一對鯨魚怕了我們幾個電燈胆,擺一擺尾輕輕鬆鬆便游走了,我以為已經再看不到,怎知阿嬌看準了鯨魚游走的方向,手拿著指南針在茫茫大海中一股勁兒搏命地游,我們也緊緊跟隨在後,我游水並不強,這樣追趕感到很吃力。只見前面只有一片藍色,原來大海中有很多體型很小透明的小水母,形狀各異,有些是小指頭般加上兩條長長的觸鬚,有些是絲帶一樣的,因為我們不停地向前游,這些水母全都好像飛撲向我的臉上,一邊游還得一邊閃避。

游了也許幾分鐘,又再看見那塊熟悉的白色反光板,一對鯨魚又出現在面前,鯨小姐開始張開眼,好像瞄了我們幾下。鯨先生又頻密地在牠身邊做很多動作,還成功地咀咀,我們則繼續做電燈胆。如是者牠們又再游走一次,我們繼續再追,總算看了三次,下潛了三十分鐘,這三十分鐘永遠難忘。

看鯨魚的期間,赫然發現四周大海中有鯊魚出沒,都是 silky,galapagos 之類比較大的品種,而且好像越來越多,平常在珊瑚礁潛點看鯊魚從來也不會覺得害怕,現在這樣在茫茫大海中看到牠們竟然有些不安,後來看見有一羣黃鰭鮪魚飛快地游過,不知這些鯊魚的出現是否為捕食在逃的鮪魚呢?

Peter 沒有下水,但橡皮艇一直跟著我們的水泡走,臨上水時因為鯨魚還在下面,阿基趕快一步上船交他的鉛帶給 Peter 讓他下水看一眼,可惜到 Peter 跳下水的時候鯨魚已經游走了。不過 Peter 在艇上也看到鯨魚游過船底的巨大身影,而且不時近距離看到鯨魚游上來呼吸,只不過是換了另一個角度欣賞這麼美麗巨大的生物而已。

今次潛水觀鯨的經驗難能可貴,阿嬌以前曾經在水中看過 sperm whale 抹香鯨,不過看座頭鯨原來也是第一次呢!所以我們全部人都十分興奮,船夫 Julio 和 Peter 也一樣。


與海豚共舞

海豚很貪玩,我們兩次看到牠們都很幸運地是第一組下水。我們看到至少八至十條,牠們游得很近來觀察我們,體型也很大,有一個人那麼長,全都是 bottlenose dolphins,非常好奇,游得近的時候聽到牠們發出 click click 聲和長長的滴滴聲,也許是牠們之間的溝通,也許是牠們企圖和我們溝通,真的十分奇妙!

我們的隊友 Jenny 在水中常和魚仔說話,也許海豚們聽得明白她的話,她們三個一起游了一會兒,明顯地海豚姐兒倆游得特別慢地遷就 Jenny,好有人情味的一幕呢!搞到鬼佬們超羨慕這個 dolphin whisperer!他們就只顧追和企圖伸手去觸摸,海豚當然走啦!

海豚又會模仿我們的動作,看見我們直直地企,牠們也會企立,好搞笑!有一條海豚在追逐一條魚,差不多追到咀邊卻又放鬆一會,明顯地志在玩耍而不是真肚餓,卻嚇得那被追的魚兒沒命地逃。

雖然眼目也算把牠們看得清楚,不過一大清早水底仍然很暗,我們極業餘的水底拍攝裝備就拍不清牠們可愛的容貌,這些影像只能從 video 中攝取,不過已經十分十分滿足了!


除了巨鯨,巨鯊和巨型魔鬼魚之外,今次潛水之旅還很難得地一睹巨型吞拿魚!這裡看到的多數是黃鰭鮪魚,身材圓碌碌非常紮實,平時潛水已經少見,這裡可看到一羣游過,已經非常興奮,其中一次還看到一些兩米長的巨型鮪魚,比築地出售的還要大!希望牠們可以幸運地生存下去,別要給人捕獲了。

吞拿魚一閃而過,拍攝不到。這裡成群的 jacks 有一對對是黑白的,原來交配中的公魚會由銀變黑,非常有趣。


最後一次在 San Benedicto Island 的 el Boiler 潛,終於在黃昏時候又再看到那一大群 hammerheads,肯游上較淺水的二十多米地方的有七、八條,還有幸地可在低處向上望到一條的身影,頭頂的鎚仔剪影清晰可見,阿嬌說在深水處有過百條之多,太暗,實在看不到,我就只能相信在此時此地曾與過百條雙髻鯊同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