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Budapest

今日打算遊覽 Buda,早上第一個節目就是去浸溫泉,布達佩斯是一個 spa city,位於 Gellert Hill 的 Gellert Baths 是其中一個著名的溫泉,我們一早7am 吃完早餐後便出發。

晨早仍是 Triathlon 第二日賽事,有很多業餘選手參加,路上也有很多人在跑步或騎單車。

Gellert Baths 離開酒店走路要四十五分鐘,因此酒店職員老點我們搭86號巴士,但要去 Metro 買車票,行去 Metro 站要十分鐘,買4張來回票(即8張單程)竟然要2500 HUF (~HK$100),而且附近找不到86號巴士站,結果仍然要走路去,浪費了車票和時間。

Gellert Hill 有一個奇怪的指示牌寫著 Bad swimming pool (?),原來 pool在匈牙利語叫 bad。建築物很宏偉,spa 4500 HUF (~HK$170) each,如果連隔鄰 Gellert Hotel 的早餐套票更划算。

更衣室是男女共用,有一個很特別的分配方法,像 Harry Potter 學校的 sorting hat 一樣,有一個阿嬸負責派鎖匙,她在一個密碼機上一按鈕,機器便顯示出更衣室的號碼,我們就拿著分派的鎖匙在半圓形的迷宮中各自尋找更衣室,最神奇是男女浴室也在這裡,只有一門之隔,所以沖涼時只希望不會有人走錯地方。

這個更衣室分配方法看似先進,卻忽然聽見 Peter 說他的更衣室原來已有人佔用而需要更換,想到我們的財物就放在裏面,只好希望沒有人會進入自己的那一個。

這裏有一個主要游泳池,水溫不算熱,因此泳客會在池中游泳,但所有人都是慢游,不會像在普通的泳池一般地游,池的一邊還有 Jacuzzi,也有人在上水療班,利用泉水按摩做物理治療。主池的兩邊有幾個不同溫度的thermal spa,由26°C至 36°C,也分男女,不過卻沒什麼分別,因為女的也有男人入,男的又有女人入,大家似乎都不怎麼理會這些。屋頂牆壁有mosaic,算得上精緻,不過比較殘舊。我覺得這個溫泉似乎名過其實,我們香港人習慣了日本的溫泉也許覺得這種形式的溫泉太像泳池,不夠舒服,入場費很貴,毛巾沐浴洗頭用品也欠奉,如果不是很想見識又或並沒有太多時間都不建議前往。


Gellert Baths 對面山上有一間山洞教堂叫 St. Istvan Cave Church,真的建於山洞內,地方很小但很有趣,我們去的時候彌撒正在進行中,教堂內呈 L 型,看不到祭台的一邊放有電視轉播祭台彌撒的情況,還有幾行座位留給參觀者。

往山上走沿途可飽覽整個Pest city的景色,山頂的 Liberation Monument 是一個捧著橄欖樹枝的女人銅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豎立,像徵和平。


Citadella Hotel 隔鄰的 Lounge 景觀極好,食物也十分好味。

遊戲攤位不是一般的投球而是射箭,真別致,好像要有肌肉才做得到。


滿山都是栗子樹

另一個山頭是 Castle Hill,範圍包括 Royal Palace,Fisherman’s Bastion和 Matthias Church,我們由酒店步行上來很近,沿路都是栗子樹,原來栗子樹長得很高很大,現在初秋正是結果時期,栗子裹在綠色帶剌的果殼內,熟了便掉下來,因此滿地都是野生栗子。


美酒嘉年華

這個週末實在太高興了,Palace 內有Wine Festival,十分熱鬧。入場費2300HUF (~HK$87),另外要買tasting ticket 才可試酒,我們買了tasting ticket 100HUF 一張,平均一杯100ml 的酒要300HUF,Jenny買了 1000HUF (~HK$40),碰到一家三口的香港同胞,太太很興奮地說來了三日今天才天氣好轉停了雨。

我們試了三杯,有 Hungarian sweet wine,Cabernet sauvignon和一種加了蜜糖的 Hungarian grappa。場內搭建了舞台,有像南美人的組合表演輕快得會讓人拍手跳舞的弦樂,很有氣氛。

入場費其實還包了參觀 Hungarian Art Gallery 及Hungarian History Museum,不過我們只四周逛逛感受場內氣氛,行得太累才入History Museum 看看,雖沒什麼看頭,但可以休息一下。Jenny 雖然對於 wine festival 最為雀躍,可惜酒量就真的麻麻,飲了三小杯已經十分眼瞓,變了三眼皮,很可愛,我不知道那些酒好不好,不過似乎酒精不上腦卻直落大腿,雙腳很累,關事嗎?


Fisherman’s Bastion 看日落

Fisherman’s Bastion是一間有特色的古舊建築物,有高塔、大陽台和長廊可眺望對岸 Pest 的風景,可惜最好的觀賞位置都讓餐廳霸佔了。Matthias Church 有彩色繽紛的屋頂,旁邊的 Hilton Hotel 外牆建得極醜,大煞風景,但間條玻璃窗成了一面鏡子,照著Fisherman’s Bastion 和 Matthias Church 黃昏的倒影,感覺有趣。這兒看日落據說是 Lonely Planet 的重點推介,黃昏映照在河對岸 Pest 的一片平地,但景色一般,平淡的沒什麼變化,只有可可堅毅不屈地守候完整個日落過程,她在 London 轉機時也在機場內專程買了腳架也是為了這一刻。


今日一整天行了很多路,已經很累,日落後還過了橋再到四季酒店後面一段很旺的地方去逛,為的是去全城最出名的 Gerbeaud Café,這間 café 裝修又是金碧輝煌,很有派頭,像 Torino 的老牌咖啡餐廳 Caffe Ristorante Platti 一樣,先來一杯 waitress 介紹的 raspberry drink,雖然是 concentrate 加 soda,但有 lemon 和 mint,十分不錯,sandwich 和 sundae 都好好味,反而 Hungarian cakes 則太甜。


回程時在 Chain bridge 兩岸多角度映夜景,盡慶而歸。我們覺得 Jenny 有 amphibian 的特質,因為一出太陽她便暖,一入夜尤其晚飯後她便覺極度寒冷 (即使現在並不算冷),但事實上她更像太陽能人,由太陽支配活動!

在布達佩斯蹓躂了兩日,感覺上好像見遊客比見本地人多,能接觸到的大都只是餐廳侍應,我們都覺得匈牙利人有城市人的冷漠,笑容欠奉,最友善的要算是今早一個騎單車的路人對我們大喊 “Hello tourist”,不過做事十分快手,像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