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 – Dubrovnik - Split

一大清早立刻跑了去舊城映相,為了趕在旅遊人潮攻陷古城前拍一些看得見景物的照片,城內的店舖開得很早生意也很旺,一團一團的遊客,真是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很久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了。因為整個上午天氣都是時晴時暗,要捕捉一瞬間的陽光就更困難。環繞整個舊城是一道厚實而且十分完整的城牆,收費要 70Kn (HK$100),可飽覽全個舊城的風貌及海岸景緻,非常美麗。


Franciscan Monastery 內有一個美麗的內庭院,走廊上的牆壁仍保存了一些殘缺的壁畫,長廊的一角是全歐洲第三個最古老的藥房,現在已成為博物館,內裏展出中古時代的藥方及調配時需要用到的非常袖珍的量器和秤,十分有趣。


波斯尼亞之旅 - 又嚟?

在舊城外的停車場時有遊客問我們換零錢泊車,Jenny 笑說可以收手續費賺錢,Peter 說她會是個十分出色的生意人,因為時時刻刻都想騙人,勸她不如轉行不要做神醫,改做神棍好了。

之後起程回 Split,今晚要搭船去意大利。回程當中鬧了個笑話 – 當我們中途入了 Bosnia and Herzegovina 境時,即使油缸仍有四分一,Jenny 卻忽然想入油,便駛進了最近的油站,因為拿車時是空缸,所以我們只打算入夠回程的油便算了,千萬不要益租車公司,誰知本來只想入 100Kn (HK$140),卻忘了身在 Bosnia,油價牌上的貨幣單位即使標明是 Km 而不是 Kn,我們也沒有留意到,結果入了 84Km 便彈槍,原來已經入了滿缸,計起來入了 340Kn 呢!真白痴!至少油站收 Kuna,我們不用無端端兌換波斯尼亞錢。

又因為要入 Bosnia 境,途中看見Sarajevo 和 Mostar 這兩個在十多年前戰爭新聞中每天都聽到的地方名字,心裡不禁掀起一絲好奇,由於 Sarajevo 比較遠,Mostar 較近,真的有點想繞路去走一躺。昨晚上網硏究時才發現原來 Mostar 是在 1991年南斯拉夫戰事中被轟炸得最嚴重的塞爾維亞城市,除非特別想去看戰爭的痕跡,否則真的沒任何可看的地方。真可惜,我記的以前曾看過 Mostar 的照片,那裡的 Ottaman bridges 十分美麗的呢!回港後再搜查,炸了的舊橋有四百年歷史,新橋已重新建成,卻似乎風貌不再。


途中經過一個叫 Makarska 的地方,是個小港口,環境不錯,可惜下雨,我們隨便揀了間餐廳吃了個普通的午餐,倒也十分悠閒。


今日的 Split 比前日冷清得多,也許是星期日的緣故,週末的遊客都離開了。我們去了舊城教堂對面的 Lvxor café 嘆下午茶,Jenny 這個假酒鬼一直嚷著要試試克羅地亞出名的 brandy 卻每晚都說太睏不能飲,即將要離開了,再不飲便沒有機會,唯有下午時間都要飲 brandy,我們點了honey brandy 和 plum brandy,坐在廣場前的石階上,honey brandy 味道就如蜜糖般甜美易入口,所以要小心地慢慢飲,因為太好味了,很容易忘記了這其實是一杯烈酒,而plum brandy 就像普通 brandy 味道一樣勁。

臨上船前要先還車,不過間租車公司真搞嘢,原來碼頭沒有櫃台,要打電話約公司職員來拿車。我們本來在訂車時約了 8:00pm 還車,今日想提早還但打電話卻沒人接聽,結果我們返回前日住過的 Hotel Kastel 求助,那兒的接待員很幫忙,接通了 Zagreb 的公司替我們詢問,不過公司的人也幫不到什麼,她於是提議我們把車匙留在酒店,她可以替我們還車,讓租車公司職員明天 (星期一) 去取,因為別無他選,我們正準備這樣做時,後來又接通了取車的人,總算搞妥了。

再見克羅地亞!

由 Split 開往意大利 Ancona 的船叫 “Dubrovnik” (地方名和船名極易搞亂,認真頭暈!),我們預先在 Jadrolinija 船公司的網上訂了票,晚上 9:00pm 開,第二天早上7:00am 抵達 Ancona,我們二人一房,房內有洗手間浴室,尚算寬敞,船費連食住宿因此很貴,像入住五星級酒店一樣。Set dinner 有 4 courses,沒什麼期望,所以也不太差。船上不算多人,甲板上很冷,室內近乎零娛樂設施,只有一間賣煙酒的免稅店,沒事可為,只好早早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