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七月 - 富士山行紀

每年只有七月和八月可以登富士山,如果想在山頂看日出,便要在山上小屋住一晚,凌晨攻頂。因為人多,最好出發前幾個月予約住宿,尤其八合目的旅館最近山頂,所以最快滿額。除日本人外,也有很多外國遊客登富士山。

我們登山前一晚住富士山河口湖的 Fireman’s Cabin,第二天早上去參觀 Fuji Ten百合花園,中午便駕車登上五合目,把車泊好,吃過 lunch,買些乾糧及登山木手杖,便出發登山。


我們本來想帶自己的登山手杖,不過知道這兒買的木杖可以到山上燒印章留念,便沒有帶自己的。我初時還嫌木杖太長(約五呎),不過原來它完全適用於富士山舖滿岩石的登山道及滿是碎石的下山道,但必須緊記戴勞工手套,否則徒手用木杖這麼久肯定會出水泡。

那天剛巧是富士山一年一度的馬拉松比賽,五合目是終點站,人山人海,十分熱鬧。

沿途天氣十分好,山下有些雲霧,只是間中有疾風,幾乎給它吹倒,而且大風亦刮起很多沙塵,相機及攝錄機都不能攜在身外,每次映完都要放回背囊裏,比較不方便。登山道要不就是碎石,行兩步倒退一步,很吃力;要不就是熔岩石,三尖八角,也不好走,而且上山道也很狹窄,很多人走得慢又或歇息的話,便會阻塞道路,我們唯有直上攀過他們,途中還不斷碰著一大群中學男生,要超越這麼一大群人很有難度。


路上分幾個合日,除六合目沒有燒印外,其他的合目都可付200円燒印,頂上的印最貴,要 300円。他們用一枝刻着印模的鐵棍,用炭火把印模燒紅,便印在木杖上。七合目開始便有山中旅館分佈於山上,最高和最低的小屋差落有300m。上小屋的石階很有Nepal feel,小屋的屋頂也有大石壓着,以防被風吹走。


我們抵達下榻的八合目元祖室已是黃昏。元祖室位於3250m 高,之前曾有名人到訪,木村拓哉和草剪剛便在1999 去過。

雖然在網頁中知道是睡床位,卻想不到地方如此狹窄,竟可容納數百人!要命的是那羣路上不斷碰着的中學生原來也住那兒呢!一踏進去數百呎的空間已容納了 reception,tuck shop, 燒印爐,飯堂以及睡床!睡的床位分上下兩排,一排相連來睡十多人,每個床位只有一枕之寬,而且是兩個人共分一張單人被。

屋內很温暖。那兒沒有冲凉設備,但洗手間卻很乾淨,也有坐廁,要付 100円,有些合目甚至要付 200円一次,住客也無豁免。洗手設備很差,幾乎沒有水,不能洗臉也不能刷牙,這一點竟然比 Nepal 的環境還差。

元祖室一泊二食的宿費是 8400円,很昂貴,晚餐是無料(注意:是香港人的無料,而並非日文的無料)咖哩汁撈飯,飯也不多,不知男人怎會吃得飽,我們吃完飯後還要立刻吃掉帶上山的牛乳麵包。早餐是一個牛肉飯便當:一個冷飯,加一包牛肉(超市買的即吃但可以存放很久,不用冷藏的那種)及飯之素,味道當然不好。

我們把鞋和背囊放在床尾,手杖和便當放在床頭便和衣睡了。我一旁是 Annie,另一旁則是其他旅客,如此身貼身地實在無法入睡。我們和很多其他旅客一樣 8:00 p.m. 已上床睡覺,但那群中學生就在我們床前的空間一批一批地輪流吃飯,擾攘了六、七轉之後,他們才去睡,但由 11:00 p.m. 開始他們便陸續起床準備出發,又擾攘了個多小時,我們像睡在市集裏,和他們只是一簾之隔!我們本來還擔心有高山症,結果甚麼反應也沒有,只是極度缺睡。


我們 1:45 a.m. 起床,吃過便當,把帶來的所有禦寒衣物全都穿在身上。室外氣溫只有一、二度,但又沒有想像中寒冷。天氣很清朗,看見很多星星,十分明亮,可能因為身處高山,星光不受雲層的影響。這麼難得一見的美景,我們卻也沒甚麼時候可以抬頭細心欣賞,我只認得獵戶座。山下的夜色也很迷人,看見左邊的西湖及中間彎月形的河口湖在日色漸明亮的情況下越加清晰可見,很美麗。登山的人真多,情形比毅行者行夜山時的場面還要壯觀。

元祖室位置在 3250m,走上 3776m 高的頂峰竟然走了三個多小時,因為太多人,幾乎每走幾步便要停下來。後來天漸亮,人群開始心急想到山頂看日出,單一的人龍忽然多了好幾條,擁擠得很,又同時四方八面地向上爬,手腳並用,站立的時候又有點兒像七一遊行上政府總部,因為路窄,四週都是人,看不見山和崖,很搞笑。沿途也有些人索性坐下看日出,不再迫了。其實過了8.5合目不久天便開始亮,不過因為遠處的雲擋著太陽,好像遲遲未見日出,當我們上到山頂奧宮時,太陽便突然跳了出來,就像我們真的來得及在山頂觀看御來光一樣。
其實日出並不特別壯觀,反而是那山頂上的人海多得很,像年宵花市一樣!山頂有很多小店賣冷熱飲品及食品,有賣拉麵的,也有賣紀念品,燒印,各適其適,四方八面都人來人往。我們到了火山口,原來不太大也不很深,反正沒甚麼好看,而且風太大,我們休息了一會便開始下山了。


下山是另一條路,全是Z形的碎石路,雖然又斜又不好走,而且轉了二十多段斜路才走到底,頗沉悶,但始終要比攀爬岩石下山安全及快,不過走三個小時同樣的路,大腿實在很累。由六合目至五合目一段的2.7km 路仍斷斷績績的要走這些討厭的碎石路,連雙腳都好像突然軟下來,Miranda 就在這最後關頭居然跌了兩次,第二次還瞼朝下的「親吻大地」,幸好只是皮外傷。

遊畢富士山的感覺是十分興奮的,沒有想像中辛苦,但因為我基本上沒有睡覺,渴睡才最辛苦。能和幾個朋友一起互相扶持及鼓勵,一起分享一個難得的經驗,這是最有價值的!


人山人海逼爆富士山實錄

下山後我們在五合目的餐廳喝杯茶,拍照留念,便揸車回河口湖,因為太污糟了,我們立即去了西湖一個溫泉浸浴,徹底地洗個痛快(包括刷牙)!照鏡時才知道自己鋪了滿臉黑色的灰塵,好恐怖!洗乾淨重新做人後才可以去吃午餐,揀了一間叫 ”Perro”的西式小店,有面對著稻田的露天茶座,很奇怪的景觀卻又十分怡人。山下仍有陽光,但山上已很大霧了。我們昨日到河口湖時看不見富士山,走時也不見,唯獨是登山時天氣好,真幸運!午餐後去了一個桃園吃了不很甜又很貴的桃之後,大家都很累了,便去找當晚入住的熔岩溫泉」,這間在河口湖的溫泉民宿旅館在 Jalan Net 的評分極高,主要吸引我們的地方是岩燒晚飯,每人有一大塊十分美味的和牛肉,自己燒烤,又有大蝦和帶子,很多配菜,炒麵和白飯,太正了!風呂雖然無景但泉水以質取勝,房間被舖極舒服,難怪 Jalan 有如此高的評分了。


Japan Travel
Home
Photo
Album
Itinerary 1 2 3 4 5 6 7 8 9 2007冬
河口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