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9 別府 – 福岡

早上又去浸了露天風呂,完全不用跟其他住客佔用,像是私家風呂一樣。


朝食有一個鍋物叫たんご汁 (tangojiru),是一些用小麥粉造的厚身扁平麵,放在用味噌煮的肉湯內,配上雞肉,大根和野菜,是大分縣的名物,湯非常濃稠和鮮甜,很好味,麵身很厚,有嚼口,是很飽肚及溫暖的一個麵。

另外當然還有燒魚,漬物等等。茶碗蒸的雞蛋很硬,內有硬豆腐和一些很稠的食材,有些奇怪。Check out 之後旅館還奉上免費咖啡及 crème bulèe 招待,非常殷勤。


血の池地獄

今早繼續別府地獄之行。「血の池地獄」是一個紅色的熱池,以前在池旁邊曾建造過一個風呂,不過後來因為人們嫌紅色的溫泉水把皮膚毛巾衣物都染色了,因此拆掉。這裡的商店最大,除了吃的手信之外,別府各處的入浴劑都最齊全。

 


「龍巻地獄」就在「血の池地獄」隔鄰,是一個間歇性噴泉,大約每三十至四十分鐘噴發一次,我們因時間有限,而且在其他地方也曾看過這些 geysir,因此沒有進內。

「白池地獄」是一個色澤較白的熱池。


鉄輪溫泉有一條短短的溫泉街,除了商店外還有一些日式劇院唱大戲,很受長者們歡迎。


別府海浜砂湯

別府市的海邊有一個市營的「別府海浜砂湯」,入浴料金要1000円,毛巾浴衣另計。

入浴的程序是首先換上浴衣出去沙灘讓阿嬸把全身埋在熱沙當中十五分鐘,太陽曬到的地方阿嬸還會在頭頂放一把傘遮蔭,之後便入內沖涼,然後再去內湯浸溫泉,更衣後可在休息室坐一坐,所以玩一次也相當花時間,是當地人假日消閒的好去處,似乎很受歡迎,因為車位爆滿,不停有人出入,泊車是無料的。原來沙池是靠放溫泉水浸熱的,弄熱之後去除熱水便可用了。


竹瓦溫泉

「竹瓦溫泉」是別府市中心一間古式古香的市營溫泉館,於1879年(明治12年)創建,最初的建築使用竹子鋪成的屋頂,之後改建為瓦頂,所以被稱為竹瓦溫泉,現在的建築物是在1938年 (昭和13年) 建成。普通入浴料金100円,30次費用更便宜,只需1890円,也有砂湯,同樣是1000円一次,也是這裡市民的日常好去處。

離開別府回到福岡市去,車程兩小時,今次九州行走一圈路程大約1300km。


福岡「麵劇場玄瑛」

回到福岡,第一時間去試一間叫「麵劇場玄瑛」的拉麵店。為什麼專程要去這兒呢?因為店主入江瑛起先生在2013年二月的日本富士電視台節目「Iron Chef」上挑戰法國菜鐵人須賀洋介,雖然戰敗了,但他創作的菜色很特別,根本超出了拉麵境界,而且須賀是十分強勁的料理鐵人。我們一直都是這個節目的 fans,今次有機會來一嚐 Iron Chef 挑戰者的菜色,當然非常期待。這間拉麵店除了福岡一間之外,只有東京開了一間分店。

拉麵店外牆是鐵皮屋一間,門口是緊閉的,看不到內裡裝修,很神秘,門外放了一個牌寫著劇目在開演中,勾起食客的期待。拉開大門,聽到強勁的音樂,然後是裡面大大聲的歡迎光臨的叫喊聲,但面前是一個巨大圓形的牆,沿著牆一直轉了大半個圈才找到入口,正確來說店內形狀像一個演講廳,座位是一排一排拾級而上,廚房像舞台一樣在最前面,廚師煮麵時就好像在表演一樣,意念十分有趣。

餐牌上只有四種麵,潮薰醬油拉麵是玄瑛的名物,第一次來當然要點招牌菜色啦!以昆布跟柴魚等煮成的湯底味道清淡但鮮美,麵團是用入江先生自己發明及製造的打麵機搓的,切好的麵條本來是直的,煮麵之前廚師要用手大力地搓捏幾下令到麵團變成一團,然後再用手 fing 開,很神奇地麵團會再分開成麵條,而且變曲了,麵質亦會因而變得極富彈性,這個特點在「Iron chef」 節目中也介紹過,現在即場看到型仔廚師示範。

我跟型仔廚師說我在香港播映的「Iron Chef」中看過入江先生的挑戰賽,他感到很訝異,然後立刻入內找了入江先生出來和我們見面,真想不到他竟然在店舖內呢!見到他真人很開心,除了一手好廚藝,原來還非常有型,穿了一件紅色 polo,戴了一頂米色 cap 帽,頭上架了一副黑超,正準備外出,我們來得相當合時呀!

型仔廚師原來也是在他門下學藝,是福岡人,在這裡做了半年,他的父母有一間食店,他要在這兒再做多兩年才可以回去自己店舖繼承衣缽,他不停地讚入江先生是個烹飪天才,不知平時除了煮拉麵外還會學些什麼呢?

不過說真的,今日在玄瑛忙著傾偈映相,只覺得外表簡單的一碗拉麵卻有獨特的口感和記得湯裡溢著很香的麻油味,與別不同,卻並不能專心地仔細品嚐,如果有機會,可能要再來一次。


長浜屋台

晚上還是繼續尋找福岡拉麵,因為第一晚去了天神駅的屋台覺得又好味氣氛也好,於是今次去長浜區的屋台看看是否熱鬧點。由地鐵站出來要走大約十分鐘,長浜區的確有很多檔口,不過地方不再是商業區,而是在一些空地平房前,食客們也好像市井一點,不像平常見到的上班族,感覺一點也不像在日本,當然也沒有日劇氣氛了。這樣子的大掛檔其實香港和全東南亞都有,並不吸引。


我們終於返回博多駅附近吃晚飯,隨便入了一間熱鬧的食店,像居酒屋那類店舖,這裡有電視,有各式各樣的座位 – 吧位,客房,高枱,也有齋企。菜牌沒有圖片或正常分類,只有廚師推介或一般的,簡直不知如何入手,只好胡亂點了唯一看得懂的東西,結果全都十分美味,怪不得這麽多人幫襯,而且營業時間長,直至凌晨十二點。

明早要回香港了,在本年度超強颱風「天兔」威脅著香港的情況底下,我們抵港時八號風球已經除下,無驚無險地順利回港,完滿結束今次九州火辣辣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