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木曾褔島 - 奈良井宿 - 野沢溫泉

吃過早飯,離開了旅館,我們在附近逛逛。


木曾褔島

這個地區叫木曾褔島,我們把車停在小小的火車站的停車場。可能是星期日的關係,四周都很靜,只有一兩間店舖營業。

木曾盛產漆器,有好幾家店賣各式各樣的食具,有些價錢也很貴。

很多店的屋簷都築有燕子巢,我比較少看見燕子,覺得很幸福。

附近的街道很寧靜,中間有一條街座落了好幾間古民家,在這裡悠閒地散步也很寫意。



奈良井宿

下一站去奈良井宿,這是古時在江戶時期連接京都和江戶(以前的東京)之間的中山道,正好位於東京和京都的中間位置,亦是最繁榮的驛站之一。

我們泊好車後,步行過一條鐵路,在鐵路上映相,是一直也想有機會試試的事情。

 

奈良井宿是一條延伸一公里的舊街,這是日本最長的驛站,兩旁都是江戶時期的木制建築,保存得十分好,而且被活化了成為餐廳,民宿和紀念品小店,以有名的漆器為主,也有兩間做了展覽館。

這條街並不是一個觀光景點,而是仍然有生氣的地方。這裡也有理髮店及郵箱,不過顏色可能和四周有些格格不入。而且街上也不是行人專用區,也有汽車使用。

這裡屬於日本中阿爾卑斯山的口區,所以有很多好的遠足路線,因此我們在街上碰到一行十多人的洋人穿著上全副登山遠足的裝備,似乎已經下山回來。如果有時間,下一次再來的話可以慢慢發掘周邊美麗的自然景觀。


有很多屋的大門都是格子門,其實看不清楚內裡的樣子。我們正要找地方吃午餐,我看見一間屋的外面放置了一塊「營業中」的牌,餐牌上寫上有飯也有烏冬定食,於是湊近從窗的隙縫中窺探一下,只見中間有一個火爐,全室鋪了塌塌米,看來很不錯,便進去試試。

這是一間已經有140年歷史的古民居改建而成的餐廳,屋頂很高,有一個天窗,所以室內非常光猛。

中間有一個傳統的日式爐端燒那一種舊火爐,吊起了一個鐵器水煲。玄關及沿牆的一邊擺放了一些雜貨出售,看來像是其他人寄賣的。另一邊靠牆的只有兩三張矮食枱放在塌塌米上,要席地而坐。如果不想的話,可以坐吧枱或到裡面的座位有矮櫈仔。

我和 Peter 叫了鍋仔烏冬及鍋仔泡飯,兩個菜都非常好味,有很多野菜及新觧雞蛋。



安曇野咖啡店

下午去安曇野,因為不夠時間去美術館,唯有當順路去今晚入住的野沢溫泉之前的休息地嘆一杯咖啡,隨便在路上找來一間外觀看來不錯的 café。

一打開門我幾乎想回頭走,因為看見兩個正在吸煙好像社團人士的男人分別佔了兩張枱。不過店內裝修卻又很卡娃兒,厘士花窗簾布可愛的雜貨等等,跟這兩個大叔把地方弄得煙霧彌漫的十分不相配,而侍應小姐又很有禮貌,於是硬著頭皮入去,心想只不過喝一杯咖啡吧。

侍應小姐安排了我們坐在裡面一間無人的房間,那裡沒什麼佈置,但牆邊卻擺放了很多陶瓷製品,原來是一個當地的陶藝展。咖啡不錯,而且各人的杯都不同,也吃了很美味的蛋糕,所以是滿意的,不過我對於店內的那兩位客人的來歷真的感到相當疑惑。


野沢溫泉

我們比預定時間遲了三十分鐘才到達旅館,野沢溫泉奈良屋是一間小規模的旅館,因此我們的不守時似乎犯了死罪,接待的女士在勉強的笑容之中有意或無意地流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不停地催促我們快快安頓,趕忙下來吃晚餐。錯在我們,自然盡量配合,不過她好像不打算饒恕我們似的。


晚飯過後,我們出去溫泉街找一間叫 Carte 的樓上咖啡店,以前滑雪時曾去過一次,覺得裡面的佈置及氣氛很好,所以今次再去。

Café 十時關門,我們趕到是九時半,店員以為我們吃東西本來想勸喻我們離開的,不過我們說只喝咖啡。她有兩位熟客在吧位聊天。

這裡的裝修就如我們多年前來的一樣,牆壁有一列書架,中間的大枱其實有一個展示的玻璃枱面,收藏了很多對筷子座,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