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野沢溫泉 - 涉溫泉 - 輕井沢

今早醒來望出窗外,清楚看到四周仍然有雪,不過都已經是春之殘雪。

旅館女士生怕我們又遲到吃早餐,五分鐘之前已經打電話來告之。Peter 拿了相機順便在旅館內映幾張相才去食事處,當她看到只有我一人時,立刻四處麻鷹捉雞仔般把我們找回來,後來看見 Peter 在某角才稍為安心。

 


溫泉街的店舖很靜,這個時候滑雪季節已過,遊人很少,但仍然看見有洋人拿著滑雪板走過,本地人如此裝扮就沒有。

來過野沢溫泉好幾次,不過也沒有去浸公眾溫泉,當地人就很習慣,晚上拿著膠籃載著沐浴用品出去浸浴,有很多都是無料的。今次才發現這裡真的有好幾十個溫泉,而在每一個的旁邊都有一個可以在紙上刮紀念印的木柱。我不知道以前到底有沒有這個玩意,不過今天就在商店裡買了一本刮紀念印用的本子,內附溫泉街公眾浴場的地圖。

浴場分佈的位置很廣,我們也只去了溫泉街附近的總共有十間左右,太遠的沒有去。每一間浴場各有不同,有一些好像大湯一樣很古樸,有一些真的很平實,大都很細間,相信主要都是住在附近的居民用。牆上貼有負責清潔的民宿的更表,每個月替換,共同負責,共同使用。

我們刮刮印鬧了一個大笑話。原來本子上每個觀光點都有兩頁,一頁較薄的淺綠色紙和一頁正常白色紙,綠色紙其實是以前的 carbon copy 過底紙一樣的作用,所以要兩張一起刮顏色才出。我們起初的五、六個印都很傻地只在拚命地刮白色的紙,現出一個似有還無的凹凸印,後來發現了竅妙之後,要重回之前的地方再刮印,這裡是滑雪地區,溫泉街附近自然都是斜路,來回上落兩次也做了不少運動。


涉溫泉

之後我們去另一個叫涉溫泉的溫泉觀光,其實那裡離開有名的野猿公園很近,我本來也很想去看。不過現在已是春天又沒有雪,看不到雪中彌猴浸溫泉,因為沒有去。

我們問了停車場的阿伯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地方,他首選介紹了我們去一間吃蕎麥麵的有名店舖,可惜今天休業,連阿伯也不知道。

今天的街很靜,溫泉街上有九間公共浴場,卻沒什麼地方開舖。

我們分頭看看有沒有地方吃些東西,阿肥和彬彬走進了一條小巷,發現了一間咖啡小館似乎在營業,於是我們便進去了。

這一間店叫「純喫茶信濃路」,一推門進去好像穿過時光隧道返回五十年前一樣。店的右邊是小酒吧和後舖,左邊三面放了連在一起的梳化,中間有一張茶几,其實格局很像住家裡的客廳,所有的傢俱佈置都很舊,完全是昭和年代。

店裡有一位伯伯,吧枱前的椅子坐著一位個子矮小的古稀老婆婆,她穿著粉紅色好 cute 的家居服,頭戴著冷帽,身上圍了圍裙。

我們未入來之前阿肥已用身體語言和伯伯溝通了吃三文治,之後我們就由得伯伯獨個兒忙著張羅,我們不知也不計較會吃什麼,只是對於這個地方的一切都感到很好奇。

酒吧的枱面放了一部 cassette 機,冇錯!係錄音帶播音機!走音錄音帶,阿肥說超級無敵估歌仔,我們簡直笑到喊。伯伯在忙著弄麵包,沒得閒轉帶。

94 歲婆婆一山春子,兒子一山司,在 Bill Clinton 任美國總統時期曾任當時美國駐東京領事館的主廚,他給我們看當時領事的家庭食譜,竟然是一本正常的印刷品就好像 cookbook 一樣,有領事一家人和他一起的合照,也有領事的簽名。他給我們看食譜時是多麼的開心,那是他的光輝歲月。

春子婆婆的妹妹圭子原來是地區滑雪選手。伯伯也拿了很多關於他這個阿姨的剪報及以前國內賽得獎的紀錄給我們看。

伯伯果然是一個廚師,看他準備三文治的功架殊不簡單,而且擺碟的方法一看便知道跟自家製的師奶樣大不相同,而且很好味,我們以為每人吃四塊麵包是絕無可能的事,結果真的吃光了,超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