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9 駒ケ根 – 富士山河口湖

早上起來,燦爛的晨光曬入屋內。窗邊擺放了一張介紹面前一列山岸的照片,不過原來窗口向正東,什麼也看不見。


離開旅館後,路上有一間道の駅。後面有一條吊橋。走在橋上可看到駒ケ根群峰連綿的景色。

 


高遠城址公園

高遠城址公園現在也是櫻花滿開,就在附近,所以去參觀。因為太多遊人,公園的臨時停車場竟然開到第九個之多。

今次的旅程原先只訂了旅館,日間的行程沒有太多安排,因為打算睇天做人,出發前也知道天暖所以在長野也可能看到櫻花,只是心存僥倖,誰知今次運氣真好,我們好像真的有計劃地追櫻一樣。

這個公園有舊城牆,內裡又有一之丸二之丸等地段,有城門,石橋,神社,雖然地方不算很大,卻也有很多變化。

既然今天是櫻花祭的期間,一入到去自然少不了屋台,我們剛吃過豐富的早飯,對屋台美食的熱情驟降,只是專心賞櫻。入口分了南門及北門,買了的票全日通用,可以不停地進進出出。

一丸二丸之下有一個小水塘,原在拍倒映在水面的櫻花和橋很有詩意,貼在 FB 上朋友笑說感覺很 Monet。


往富士山的途中我們特別去了諏訪市吃名物鰻魚飯。這一間字號老的鰻魚飯店位於民居之中,裝修卻是新式的。因為差不多是午市休前,我們剛好趕及,客人不多,只有兩枱。

我們叫了午市最貴的鰻魚重丼,一客 4980 円,相當貴。這個丼的特色是除了鋪面一層有鰻魚之外,在飯中間也有一層鰻魚,很足料,所以超級豪華。


山高神代櫻

山梨縣內有一棵有名的古老櫻樹叫做「山高神代櫻」,因為順道,所以去參觀。山高神代櫻的樹齡約為 2000 年,高約 10.3 m,樹根與樹幹周長約 11.8 公尺,是日本最古老最巨大的櫻樹,於大正時代列為國家指定天然紀念物的第一號,當然也被評選為「新日本名木百選」之一。

這棵老樹種在一間寺院旁,原來有很多人慕名前來看。雖然路邊已可以看見,但我們還是從遠遠的正門走過去,覺得「探訪」這麼上了年紀的老樹還是應該尊敬點由正面參觀。

原來這裡也有其他國內有名櫻樹的子樹栽種在此,有一些樹齡不過幾十年的已經長得很高大,而且樣子已經帶點古樸味道了。

老櫻樹的樣子似乎真的太過風霜,樹前有幾張照片對比以往及現在的狀況,由於近年修剪了很多枝幹,其實不能認得出原來的模樣,看著垂垂老去的樹木竟如人的生命一樣也感到有些稀虛,希望它能健康地活下去。


河口湖

今天是多日以來天氣最差的一日,整個下午都在下雨,幸好我們也只是揸車去富士山。今晚入住富士吉田市一間酒店,離開河口湖其實也不遠。酒店很抵住,客房雖然細,像 Toyoko Inn,但有真正溫泉浴場,泉水來自富士山鐘山溫泉,浴場在地下,設計也不錯,有山石景,而且是一個半露天風呂,只是平時在旅館的有自然景觀,這兒展望電燈柱,很特別,不會忘記。


意想不到的美味晚餐

晚上出去找地方吃晚餐,本來想吃 pizza,入了一間意大利餐廳的電話,我們看見漆黑一片的公路旁有一間小屋,外面有一個亮著意大利旗的燈箱,心想原來在這裡。但是小小的停車場只有一輛車,不過夜了也不想再四處找,所以還是入去看看。

裡面是一間小民房平實的佈置,只有幾張枱,好像私房菜館,一點也不像餐廳,而且一個人也沒有。雖然如此,但大廚是一個意大利人,他一看見我們進來便很高興地和我們打招呼,我們心想也不會差到那裡去吧,姑且一試。

大廚有一位日本女士作為幫手,不過他親自介紹菜色。這裡並沒有餐牌,晚市只有三種套餐,分別是 3500 円,5000 円,6500 円的價錢,每天也不同,基本上是廚師推介。他建議我們吃 5000 円的,說這個最合適。他開始逐一介紹三道菜 (未計甜品),很詳細,我很用心地聽,雖知道無望卻仍忍不住問了一句「有沒有 pizza 呢?」。他很抱歉說沒有 pizza,但保證我們一定吃得滿意。

是日廚師菜單︰

Appetizer - Parma ham salad

First course - lentil soup with croutons, sheep cheese and wild boar cheek

Second course - slow cook venison spaghetti with porcini mushrooms, herbs and red wine

頭盆的 parma ham 是沙律的靈魂,很香很甘甜。之後的豆湯也很甜,吃起來有質感,芝士不濃,他說這個野豬面頰肉是東京一間特別的供應商才有的,帶有咸香,把整個湯的鮮味都提出來。

今晚這個紅酒燉鹿肉他在前一晚已經開始煮,因為火候不同,味道不同,欲速則不達,吃起來不是蕃茄紅酒紅肉個別材料的相加,而且所有味道融為一體又很有豐富的層次。他說有些食材用日本貨尚可以,但有些則必須要從意大利進口。

大廚叫 Adi,來自意大利北部,他以前原來曾任職香港 Peninsula Hotel Gaddi’s,之後又在東京餐廳做主廚,不過他說現在只想做自己喜歡又覺得美味的食物,特別是要用心用時間慢慢煮的家庭料理而不是浮誇的餐廳菜。他跟我們介紹他的菜色時說得眉飛色舞,又很在意我們怎樣評價他的味道。我們告訴他說曾在 Venice 吃過一個粗得像舊式電話線的 pasta 時一試難忘,並給他看看照片,他很有興趣聽,而且好像找到知音人一樣非常雀躍。

Adi 說現在只做熟客生意,很多都是在東京時的熟客特別來吃的,他也沒有賣廣告,所以對於我們懂得找來很感意外。我們說是在旅遊書看到介紹他的餐廳找來的,他大惑不解,不過仍然很高興。

離開後我們才發覺原來去錯地方,本來想去的 pizza 餐廳就在 Adi 隔鄰,因為 Adi 的屋剛好阻擋了 pizza 店,而我又沒有為意餐廳叫什麼名字,一看見意大利旗便駛了進去,所了擺了烏龍,換來了一頓可遇不可求的五星級美味意大利家庭菜,難得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