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 上高地

一早起來,看見一隻很大很美麗的蝴蝶停留在門外。

中庭有一棵叫百日紅的古木,樹齡五百歲!池塘裡還有錦鯉,我們一走近牠們便全靠過來,以為我們給餵食呢!


上高地

吃過早飯後,今天的目的地是上高地。這是位於長野縣的中部山嶽國立公園的一部分,被指定為日本的特別名勝和特別天然紀念物。這裡擁有美麗的群山和水池,因此很受本地及外來遊客歡迎。每年十一月中至四月底,因為冬季大雪及山路險峻關係,上高地都會「封山」,即所有設施都不對外營業。

上高地是一個受保護地區,所以一般的私家車都不能進入,好像立山黑部一樣,要去的話就要坐指定的公共交通工具。除了坐鐵路或者巴士之外,像我們自駕遊的可泊車在指定的地方再搭巴士或計程車前往。由高山那邊去的可泊在湯平這個地方,我們由松本這邊去的則泊在沢渡這個地方的駐車場。這裡離開松本市一小時車程,來到以後有好幾個駐車場,基本上跟指示泊車,一日泊車費用 600円。我們會在上高地住一晚,明天走,所以當兩日計,先付款給門口的阿叔。

我們各自帶了相機背包及腳架,還有一晚要用的行裝,把餘下的行李都留在車尾箱,便出發去搭巴士。 巴士每十多分鐘就有一班,上高地往復乗車券二人4300円,這裡也有的士去,如果有幾個人,搭的士就又快又化算。

巴士以河童橋為終點站,會先經過大正池,由沢渡到大正池大約三十分鐘,我們在大正池酒店前下車,打算由那裡步行至河童橋。

大正池酒店是一間人氣酒店,因為大部份的酒店都集中在河童橋附近,這裡只此一間,又早上大正池上有一層霧氣,如果要拍攝就要住在這兒。我們今次也是因為訂不到房所以才去另一邊的明神館住宿。

流過上高地這裡的河流叫梓川。1915 年6月6日,由於燒岳火山噴發大量的泥石流將梓川攔截了,形成了大正池。樹木被水淹沒後僅剩下枯萎的樹幹,在明淨清澈的水池中構成了夢幻一般的風景。

不過這裡遊客很多,吵吵鬧鬧的氣氛跟原本很有思意的環境極不相襯。對於我們這些外來人大舉侵佔了本地人的避暑勝地,弄得好像九寨溝一樣,不知他們感受如何?連我自己也不太好受。

大池塘大場面變得沒什麼看頭,反而沿著棧道慢慢走,一彎一角的小橋流水都很有動感及生氣,不乏拍攝題材。而且從巴士下來的一大堆人羣已漸漸遠去,直至下一班巴士乘客湧至之前,反而可以有片刻的安寧。

由大正池到河童橋之間的一段山路極容易走,只需一小時,途經幾個景點包括田代池,田代濕原和田代橋,風景優美,而且因為有巴士經過,真的走不動也可以搭車離去,所以老少咸宜。

我們沿路映相,想不到用了兩、三倍時間。因為早飯吃得很飽,所以我們沒打算吃午餐,中段停下來時吃了帶來了怕焗在車箱中會變壞的兩個大桃子,香甜的味道惹來旁邊只吃乾糧的兩個洋人羨慕。

Weston 碑這座小小的石碑是為紀念英國傳教士 Walter Weston (1861-1940) 而建的,Weston 除了將西式登山運動帶到上高地之外,也讓「日本阿爾卑斯」這一名稱普及到日本各地以至全世界。

河童橋是上高地的地標,也是巴士終點站,有好幾間酒店,自然有商店食肆,所以十分熱鬧,如果那裡都不去,只在這兒看風景其實也不錯,有山有水還有很美的一條吊橋。


往明神館

我們在河童橋閒坐了一會兒,吃了雪糕,已經要開始行去今晚的住宿地明神館了。明神館位於河童橋的另一邊,步行距離大約三公里,四十至六十分鐘,視乎走河的左邊或右邊。

因為這一邊沒有交通工具到達,因此遊人較少。又或者很多時一日遊的人去了大正池那邊,也很少會趕過來這邊看。不過我們行去時就見到很多登山者在回程途中。

一離開河童橋不久就看見一個營地,有自家帶去的帳篷也有出租的,營地有煮食的食堂及流洗設施。我們今天沿著河的右邊走,明天回程時會行對岸。

河的右邊是山路,沒有棧道,離開河岸也較遠,所以只有樹,風景沒有太大的變化。 沿路上很多登山者凡背包上都排了鈴鈴,因為山上有熊,聽說熊聽到鈴聲知道有人就會躲避。

抵達明神館時大約五時,因為還有陽光,我們便直接去明神橋及明神池。

明神橋也很美麗,而且這裡很寧靜。

穿過菊紋鳥居和嘉門次小屋,在到達明神池前先看到池邊的穗高神社奧宮,原本的穗高神社位於安曇野市。入明神池要收費 300円,我們打算明早來看霧,早上六時開門,明早再來也要再收費。

也許已經日落,神社雖小,仍然有一種肅穆寂靜的氣氛。旁邊的小木屋的樑上掛滿了很多舊日的黑白照片。

明神池

明神池是一個被山白竹和針葉林包圍著的美麗的池塘,池塘呈葫蘆形狀,分為“一池”和“二池”兩個部份。一進去看到的是一池,範圍比較廣闊像一個湖,湖邊有一條木橋展伸出去,橋的盡處擺放了一個祈福用的鐘及賽錢箱,橋的旁邊放了兩隻小艇,應該是祭祀時用的。

根據網上的資料,明神池的池水是從明神岳山下流淌而成的,因爲是活水,所以清澈透明,四季風景會倒影在湖面之上,景色名不勝收。傳說中明神池是神靈居住的地方,每年10月8日明神池的例行大典“船祭”。平靜的湖面之上,有身著平安時代的服裝的神官,伴隨著雅樂乘坐在船上,四處巡遊。

二池面積較少,因為枯木多,看起來風景也較為雜亂。


明神館

我們返回明神館 check in。明神館的歷史可追溯到江戶時代,原本是樵夫休憩的中繼站,鄉間的小屋,而真正成為旅館應該是始自四百年前,因此旅館的外貌比較舊,設備也像登山小屋一樣簡樸,但房價就不便宜,好像富士山八合目或立山黑部的都是又簡樸又貴。地下一層是外來食堂及小賣部,住宿食堂在樓上。

這裡有大房,裡面放了碌架床。我們住的是六疊和式房,要共用洗手間,房內沒有冷氣,卻有一部暖風機及驅蟲機,山中多蚊蟲窗門卻沒有安裝紗窗,所以晚上不能打開,不過其實氣溫有點涼,也不用打開。外面有大洗面台,好像宿舍的那種。浴場只有三、四個位置,晚上八時便關閉了,早上也不開。

晚餐下午六時,早餐上午七時,都已經定好的不能更改。這裡接收不到訊號,手機無法使用。告示說晚上九點半會熄燈,我們忙打頭燈拿出來,後來才知道原來只是房裡沒有大燈,但仍有一盞昏黃小燈,而且走廊也有弱光照明,不用摸黑去洗手間。

大食堂坐了幾十人,每一張長枱放了十多人位置,我們要找自己房間的名字才知道坐在那裡,不過其實大部份人都已經就坐並開始吃了,中間很顯眼騰空了的兩個位置正是我們的座位。 (攝於翌日早飯後)

我們坐下之後,原來旁邊兩位也是香港人,因聽到我們說話而和我們交談。這一對夫婦從接待處職員的口中已經知道今晚除了他們之外有另一對香港人入住,因此對我們也感到好奇,畢竟這一邊比較少外國遊客來住宿,今晚可見的都是日本人。

和這一對香港人朋友言談間得悉他們遊日的經驗比我們更豐富,這次是第二次在上高地住,証一次住河童橋,旅館很豪華,感覺很熱鬧,遊客很多,和這一次不一樣,今晚看來是登山者多,衣著不同,我們反而是少數的遊客。我們明天只打算去明神池然後便離開上高地,他們卻打算再深入行一段山路。大家輕鬆交換遊日見聞,很愉快呢!

晚餐開始時其實旅館主人對所有人講話了竟達十分鐘之久,我當然完全聽不明白,原來旅日達人他們也不懂日語,所以完全不知所以然,不過好像是有關明天登山的一些狀況,所有人都很留心地聽。

旅館收費雖貴,膳食卻很不錯,非常美味。


飯後我們出去看星,門外因有大光燈,所以我們決定步行去神明橋那邊,除了我們還有一些人去,但並不多,而且很快便全返歸了,也許他們明天要早起。

天空很清,看的星星一點也不比在野辺山那一晚少,火星仍然耀目,還看到不少流星,長長的飛快地劃過夜空。不過這裡始終是山區,羣山阻擋了不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