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上高地 – 高山村山田溫泉

昨晚只睡了四個小時,因為凌晨兩點幾已經有人起身梳洗,大概準備去登山,所以走廊很多聲音。走了一輪,到四時多又有人早起,不知要出發往那裡去。我們幾經掙扎睡至五時多也起床,因為要出去看明神池的晨霧。

天已漸光,我們房間旁邊有一個公用客廳,從露台望出去正正對著破曉時份的明神岳,已經有人用腳架在拍攝了。

旅館建議早上六時明神池開放時先到那裡拍攝,七時回到旅館吃早飯。

明神池

早晨池面上浮現出一層薄薄的霧氣,時散時聚,使得原本靜匿的湖面,加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因而得名“鏡池”或“神池”。我們留待至差不多七時,霧氣已全散去。所以要欣賞這樣的景色,如果不住一晚實在很困難,尤其在明神池這一邊只能步行才到。我覺得這一邊的風景應該更勝大正池,加上寧靜的氣氛,那邊應該會熱鬧了一點。

早上明神池也只有十多人分開而至,並不是同一時間,因此大家都可以保持距離各自選擇地方拍攝及欣賞。大抵住在這兒的旅客大部份都是為登山而來的,而外來的旅客這麼早又未到,所以我們得以獨享這麼優美的風景。


回去吃早飯時食堂內明顯地已經有些旅客離開了。我們和香港人朋友又交換了旅遊情報。他們打消了健行的計劃,改為悠閒欣賞風景。

其實由明神池沿著梓川往上游步行可以到達德澤 (約一小時) 及橫尾 (約兩小時),也是香港人朋友本來想去健行的地方,下一次如果有機會也許可以去看看。

嘉門次小屋

今天我們會行明神池那一邊的山路前往河童橋,所以又去到鳥居。離開前先去位於明神池旁的嘉門次小屋再看看,九時半剛好開門,正好嘆杯咖啡才走。

嘉門次小屋的創立人上條嘉門次是明治時代的獵人,又稱為日本近代登山之父。現今的嘉門次小屋已經是第四代經營,有130 年歷史,並登錄為有形文化財。

這裡的名物是鹽烤岩魚,這些魚養在上高地活水中,魚池就設在店外的河流上,店員把牠們撈上來,串好便拿到屋裡爐端燒。我們已經吃了早飯,又不知他要燒多久,所以沒機會試,但在河邊閒坐一會感覺仍然十分寫意,尤其此時天朗氣清涼涼爽爽非常舒暢。


這邊的一段路比較貼近河邊,風景比對面岸多變有趣,有一些是木棧道,有經過濕原地方,迎面碰到很多由河童橋方面進來的旅客。

走走停停差不多兩小時才到達河童橋,在那裡可以看見穗高的主山,由左至右為 西穗高岳、奧穗高岳、明神岳,總稱為穗高連峰。


我們乘巴士返回沢渡駐車場之後,時已過午,於是去了松本市一間洋食屋吃午餐。這一間於昭和 8 年(1933) 創業的洋食屋有兩層,我們到達時已經差不多兩點但仍然滿座,我們很幸運地有一張靠窗的位置,跟在我們一步之後的夫婦就要坐一張面壁枱了。

這裡的名物是蛋包飯及日式漢堡扒,價錢也不貴,本來十分期待,不過味道又不如想像中好,尤其醬汁有些苦味,不太欣賞,還是有點兒失望。


大王山葵農場

本來計劃了在長野市附近看這看那,結果玩上高地太開心之故沒什麼時間剩,所以今天下午去了大王山葵農場逛逛。網上形容為非常好玩的景點,我其實只是最期待吃山葵雪糕。商店就在入口處,這兒更是免費入內,所以第一個地方便去了 shopping 及 eating。

山葵雪糕原來一點辛辣嗆鼻的味道也沒有,與想像的出入很大。

另外試了山葵蛋黃醬漢堡飽,還有用山葵葉代替生菜,味道很特別。

種山葵首先要有好水,原來這裡入選名水百處,水質達到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好水條件7個項目的"湧水之川"。山葵種在有冰冷山水流過的地上,而且因為怕日曬要用黑色的網遮蔽,所以其實看不清楚。唯一好玩的另僻一處地方讓遊客可以用手或腳感受一下水到底有多清澈和冰冷,很多小朋友都除鞋玩得很開心。


高山村山田溫泉「風景館」

又接近黃昏時候了,計計車程又要動身去今晚住的溫泉旅館,就在附近的信州高山村山田溫泉「風景館」。

這一間旅館的露天風呂名為「仙人露天岩風呂」,位於河邊,但旅館在山上,所以要往下行一百多級樓梯,男女時間交替,男子入浴時間為下午至晚上,女子是早上,所以 Peter 趁 check in 後未吃晚飯而天還未全黑的時候快快去。

旅館還有兩個免費貸切風呂,分丸型或四方型,純粹是形容檜木風呂的形狀,座向風景和設備都是相同的,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