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八月 日本東北夏祭之旅

今年夏天好像特別熱,連東京及日本東北地區都錄到 35°C高溫,東京連續一個星期的暑熱更是百多年來最熱的溫度,人在戶外熱得有像去了沙漠地區的感覺!熱辣辣之下我們首次去日本東北三個縣參觀東北人氣鼎盛的夏祭,的確熱血沸騰!

日本東北夏天有三大祭典,包括青森佞武多ねぶた祭(睡魔祭),秋田竿燈祭,及仙台七夕祭。由於我們時間有限,也只想在青森、岩手、秋田這三個離開福島較遠的縣內旅遊,所以只揀了青森、秋田,以及其他鄰近城市的祭。不查找也不知,原來日本每年七、八月之間到處都有夏祭,click 下面這個網頁便知道多不勝數,一定要很早之前(最好半年前)便計劃行程,預訂酒店房間,因為夏祭真的是盛事,無論國外或國內都有極多遊客蜂擁而至。我早四個月前訂房,青森市內已經訂不到,我們結果是看完祭慶之後揸車到幾十公里外的十和田市住宿。

日本東北夏祭


Day 1 香港 – 東京

今次行程來回都經東京,所以前後都有一、兩天時間吃吃買買很放肆。

下午抵達東京羽田機場,在品川駅的東橫 Inn 放下行李之後便立即去了銀座 Mariage Freres 吃下午茶。這一間店舖本身是一間三層樓高的舊建築物,內裡裝潢歐式裝修,非常古典,地下一層是舖面,二樓及三樓都是茶室。店內橡木造的大櫃高至天花都擺滿了一個一個很大的深色的茶葉罐,裝滿了過百種不同的茶葉,看起來非常名貴。

Mariage Freres

這一間法國茶店除了法國以外,在英國及德國都只在百貨公司開設專櫃,只有在日本東京及神戶市有專門店及餐廳。我們上次來東京時沒有吃過下午茶,今次專程來一試。下午茶有三文治輕食或甜點,因為根本沒有 tea set,所以可以自由選擇店內出售過百種的茶,單是茶的 menu 已經令人大開眼界了。

我們揀了salmon croissant及 fig tart,配 earl grey Darjeeling and earl grey highland (因為太喜愛 earl grey,所以縮窄了揀選範圍)。每人各自有一大壺茶,覺得兩種茶都有少少甘味,卻嫌不夠香,而 earl grey highland 什至有點兒像中國茶,淨飲較好,不用加奶,所以我們在樓下店裡還是買了 earl grey french blue。

Croissant 和 fig tart 都美味得無得彈,所有材料都十分新鮮,fig tart 尤其特別,上面鋪滿了新鮮無花果,味道清甜,一點也不花巧也不膩。這間茶室的裝修,令我們都想起英國 Bath 的 Sally Lunn Bakery,真讓人懷念!


Ginza Manneken

剛吃完甜點,一轉到街角便看到一間叫 “Manneken” 賣 belgian waffle 的外賣小店,看來非常吸引,忍不住買了一個期間限定的士多啤梨 waffle,不用翻叮本身已是熱辣辣出爐,質地超軟熟,一點也不是平常吃的那些硬硬的,而且有很香的草莓味,極有水準。


「俺の」品牌餐廳

晚上打算去參觀 Sky Tree,所以趁未入夜先去搵食免人迫。一直以來都想一試日本的「俺の」品牌餐廳,這個品牌由原本的立食法國菜,幾年之間已經發展出一系列各國菜色的餐廳,單是在銀座就已經有好幾間,如 french,italian,spanish 及日本菜。Oreno french 的原意是用大眾化的價錢讓人品嚐高級的法國菜,因此有站立位的出現,令大家更專注吃的層面。香港也開了「俺の割烹」,我未去過,看 Open Rice 的價錢是 $400-800 最貴那種,會否因香港特別昂貴的租金而影響了餐廳集團的目的?

俺のやきとり

今晚我們本來想去 Oreno french,但六時未到已經要排隊等位,我們等了一會兒,決定走人,結果去了附近的同系店 「俺のやきとり」(燒鳥),店舖在地庫一層,面積很大,一入門口位置設了一個表演台,原來這裡有 live music 演出,每隔九十分鐘表演二十分鐘,我們剛好錯過了上一場表演,而離開時又未到下一場,有點可惜呢!

不過即使沒有現場音樂表演,這裡的氣氛像居酒屋一樣仍然是極好的,已經全店滿座了,客人們都高談闊論一點也不含蓄。我們剛好坐在表演台旁邊的高吧枱位,其實如果有表演的話應該會耳聾了。

侍應生們很忙但招呼仍然親切,也懂英語。我們叫了好幾樣串燒及沙拉,原來食物都頗大碟,不知不覺間放了滿枱食物,嚇了一跳。不過食物質素只是一般,但也不貴,只能從其他方面加分吧!我們仍然是好好享受了這一餐。


Sky Tree 在淺草區,平常來東京也不會到這一區,因為感覺很舊,也太多觀光客。

晚上的雷門沒有日間的擠擁,反而兩旁店舖全都關了門拉下了捲閘之後發現這些閘上都繪了美麗又獨特的畫,清靜的街道上仍然有不少外國遊客在流連。

淺草寺旁有自助求籤器,只要大力搖晃金屬籤筒便會跌出一個號碼,旁邊有一列寫上號碼抽屜,根據號碼開抽屜取出籤文紙條細讀,啱聽就帶回家,唔啱聽的則可以把紙條結在旁邊的木架上不用帶走,催吉避凶。我看見有好幾個洋人遊客玩得津津有味。


Sky Tree

由淺草站去 Sky Tree 其實不遠,可轉一個站去晴空塔站,或步行十五分鐘。我們吃得太飽,想散步消化一下,可是原來揀錯了路,這並不是一條直路,有很多行不通的地方,雖然月亮很圓很美,但在 35°C 高溫底下散步一點也不爽,結果走了大約半小時兼且大汗疊細汗下才到達,即時忽然對上去的興趣失掉了,反正夜景看不看也不太打緊。

click to enlarge pamphlet

Moomin Café

在晴空塔下發現了一間超可愛的 ”Moomin Café”,還是這個最吸引。其實香港的海港城也有 Moomin Café,不過看見香港食店那種人山人海及枱櫈排得密麻麻好像和旁邊的食客坐在一張長餐枱上一樣毫無空間感便已經興趣大減了。食店的旁邊就是姆明專門店,等位之餘也可看看精品。

我們看見有一張枱的客人剛走了,旁邊坐了一隻很大的姆明。我們想坐過去,店員卻招呼我們去另一張整理好的枱,她看見我不情不願的樣子,解釋說好會帶姆明過來。然後她真的從那張未清潔的枱的椅子上把姆明搬過來了,還帶來了 Little My,態度十分恩勤。Peter 說它們好像人氣舞小姐,要過枱陪客坐。

餐廳的佈置充滿童話味道,牆壁上都畫了姆明公仔,非常可愛。食物看來也十分吸引,我們叫了甜品,賣相與味道同樣滿意。


Day 2 東京 – 函館

Cafe Kaila 吃早餐

一早起來去了表參道的 “Cafe Kaila” 吃早餐,聽說這間來自夏威夷的餐廳是東京人氣排隊店,不過這天到來並沒有人龍,店員還要站在街上派傳單,因為店在商場地庫,一個不留神也看不到招牌。

餐牌非常有趣,設計成一份免費報紙一樣,開始幾頁是菜牌,其後是旅遊資訊 (特別是夏威夷的)及一些廣告。

這裡的推介是 egg benedict,也有很多看來很吸引的 pancake 款式,不過一大早不想吃甜點,所以除了 egg benedict 之外也點了 ham and mozzarella cheese croissant,兩份早餐都很大份,主菜之外還有燒得很美味的rosemary potato 及清新的 green salad with mango dressing。


因為下午要去羽田乘內陸機往函館,今早只是隨便逛逛街。早餐後我們由原宿散步到涉谷,天氣太熱,行不到一會兒就要躲進商店裡嘆冷氣降溫,不過其實整個日本都在節電,室內冷氣並不冷,只比外面稍為涼快一點。

Tower Records Café

在街上看見有 Tower Records Café 跟 Rilakkuma crossover 的海報,於是特登去了涉谷的 Tower Records Café 看看,剛好正午時候已經大排長龍。 我們也等了一會,很快便有位,因為計劃了去另外的地方吃午餐,在這裡只是湊熱鬧叫了兩杯冷飲,有小雞陪坐,大隻的熊都坐到窗邊的沙發上。


懷舊小店吃牛脷蛋包飯

午餐去了惠比壽一間建築物地庫的 “Chomoro” 食店這一間食店在一個日本飲食節目中介紹過,牛脷蛋包飯最出名,一客定食1500 円,雖然也有其他定食如吉列豬扒之類,但專程來到當然要嚐當館味自慢名物了,因此我們兩人都叫了一樣的定食。

店內佈置很懷舊,看來這個裝修已維持了很長的日子,正在播放爵士樂,好像和裝修有點不太相襯,所以感覺很有趣。這裡似乎是一對老夫婦打理,我看不見廚師的樣子,但負責樓面的是一位婆婆。店舖細小,只有幾張枱,都坐滿了,我們進來時坐了最後一張四人枱,後來有幾位女士,婆婆都要她們在外面等,原來不可以搭枱,日本人真的會堅持待客之道。

定食包括味噌湯、沙拉和飲品,我們雖然叫了凍烏龍茶,卻在接近吃完餐後婆婆才會端上,當餐後飲品奉上,很有規矩。

蛋包飯來了,份量十足,汁很多,蛋皮很厚身但又嫩滑,切下去有流心蛋溢出,牛俐味道很濃,因為很厚,所以煮起來質地竟然像牛腩,我覺得肉質稍為乾了一點。米飯則好味得無得彈,可能滲了牛俐點滴油脂,粒粒晶瑩剔透又香又滑卻又不膩。味噌湯卻比較咸。我們看看旁邊所有人都叫了同一款牛脷蛋包飯,真有趣。


食店隔鄰同在地庫有一間懷舊咖啡屋,我們從門口張望進去覺得感覺十分有趣,下次有時間的話一定要來看一看。大街上有雪糕紅豆鯛魚燒,吸引了很多顧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