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千鳥ケ淵

由半蔵門駅步行到千鳥ケ淵要五分鐘,其實也是跟著人羣走。千鳥ケ淵公園的櫻好像開得更盛。

沿河櫻樹的花幾乎全落了,樹上都長出了嫩綠的葉芽,白色的花襯托在翠綠色的背景中,景緻變得不一樣。即使在東京市內,原來每區的花開花落都有不同程度。


遙望皇宮那邊,煙雨迷濛,寧靜莊嚴。河畔更有一些油菜花,多了一份色彩。


這裡的河上可以泛舟,櫻花和河中之舟正是千鳥ケ淵的標誌。不但排隊划艇的人龍超長,連上去看河上泛舟的平台打咭位都擠滿人,真正是賞櫻名所。不過日本人非常有秩序,而且不會喧嘩吵鬧。


六本木新國立美術館 Paul Bocuse la Musee

一整天才去了兩個景點,更沒有時間好好吃早餐午餐或下午茶,完全不似樣呢!映到天黑可以好好吃一頓飯吧!我們在網上預訂了六本木新國立美術館內的 Paul Bocuse la Musee,吃平價法國晚餐。

美術館在這段期間正好有草間彌生的展覽,因此上來時兩旁樹木的樹身上都貼上了紅底白波點的圖案。

其實本來想來吃午餐的,不過午餐不能訂位,所以揀了晚餐。美術館已經關了門,但餐廳仍在營業,因此入去美術館的花園時保安員會問我們到那裡去,而且進館的大門口有人帶路去升降機。

美術館樓底極高,中間有一個獨立的圓錐形建築,法國餐廳就在裡面的三樓,所以環境其實很有趣。

餐廳氣氛很隨便,其實像 brasserie 而不是高級餐廳,不用特別打扮,不過中間有一枱女士全都穿了和服,非常講究。

菜單只有兩種 - Menu Orange and Menu Vert。兩者的分別原來真的是多一嚿魚!我們揀了沒有魚的 3 course dinner。先來一客餐廳送的 pate 和麵包,非常好味。前菜我們都揀了焗田螺。其實午餐和晚餐的分別在於午餐少了一道前菜,所以價錢也平宜些,很公道。


今天忙著映相,日間也沒有時間吃好味的東西,即使吃了晚餐卻仍然覺得心靈空虛,所以再去涉谷吃過。即使店舖都開始關門了,街上仍然很旺很多人。我們其實已經飽了,想不到吃什麼,便隨意揀了一間居酒屋,因為可以吃少少也沒問題。

我們叫了幾串串燒,飲蜜柑酒,完全是填補心靈不足,來東京不能不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