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十月本來計劃了去東北福島仙台等地,卻失驚無神出發前兩星期日本迎來了一個超強颱風海貝思 (日本稱為台風19号),這是六十年來襲擊日本最強的颱風,由下至上直捲整個本州,北陸新幹線尤其損毀嚴重,而東北地區也廣泛水浸。不過最令人震驚的是福島縣又有新聞指暴風中有很多裝載了核廢料的袋全沖進河裡找不到,本來好像安全程度還可以的地方又忽然有問題。

我們結果還是臨時取消了東北的行程,改了機票縮短日子只留在東京。 不過出發當天千葉縣竟然又遇著難得一見的豪雨,除了延誤了起飛時間,去到成田空港簡直是大災難,因整個下午開始已經滯留了的旅客塞滿整個機場,所有陸路交通都停了,沒有 Narita Express,Skyliner 或機場巴士,只有 local train 還勉強可行,但排隊的人龍橫跨了整個機場幾個圈!

我們排了兩小時終於到了地下售票處一層,那時已經差不多午夜十二時了,職員指示有 Suica card 的旅客可以先去閘口,我們也奔了過去,幸好趕上了似乎是最後的一班滿車,因為之後職員把往月台的閘門都關了,我們望見仍然在排隊購票的人龍,絕大部份都是外國人,相信他們都要在機場過夜了。也很難相信職員不把情況公佈,難道怕引起混亂?

結果那一班站站停的電車經過了個多小時才到達上野站,我們出來後站了一會兒才截上的士,由上野到銀座的酒店要 3500円,check in 完已經凌晨兩點了,真難以想像,而且一路由機場到市內都沒有雨,今天下午真的天氣惡劣至此嗎?


26/10 Day 2 荒川電鐵一日遊

臨時臨急改了整個行程,於是決定在東京去一些一直也很想做卻沒有什麼閒暇,例如逛逛一些舊町。今天就來個荒川電鐵一日遊。

我們揀了早稲田站作為起點。早稲田大學附近有一間叫 Good morning café 的地方,早餐很豐富,好味又平宜,不知道是否就學生價。早上可以這樣嘆,真的十分寫意。

荒川電鐵其實是地面電車,在東京坐算新鮮,對我們來說其實像坐港島的叮叮,不過這裡的車很新款,沒有想像中的懷舊感。每一個站相隔很近,班次又密,所以也更像叮叮,不過叮叮很平宜,這條電鐵每程至少 140 円,不過一日卷卻只售 400 円,在車上有售。

面影橋

過了一個站已經是面影橋,真的好近。這裡在春天時原來也是打卡位,似乎櫻花河的姿態不比目黑川遜色,不過相信遊人可能會少得多。

今天來時也有年青人在此地不知是拍照還是拍微電影,好像很認真的。

鬼子母神社

再過兩個站到了鬼子母神前,往內街走過去有一間鬼子母神社,這裡是婦女祈求順產及為小朋友祈福的地方,很多人帶小朋友穿著和服盛裝而且來,有些甚至是手抱嬰兒。

從網上看到有關鬼子母的傳說 - 鬼子母在佛教裡的原名是「訶梨帝夜叉女」,又稱「訶梨帝母」。訶梨帝是青色的意思,即是青面獠牙的女鬼。

鬼子母的前世,是一位參加印度王舍城舉行宴會的孕婦,因跳舞而流產,在場的五百賓客竟無一人伸出援手,於是她誓言吃掉王舍城所有的小孩來報復。

她成了鬼子母,以殺害人類嬰孩作為餵養自己數百孩子的食物。佛祖得知後,藏起她最疼愛的幼子,令鬼子母瘋狂尋找,然後告誡她說:「你失去一個孩子就這麼悲痛,那些失去唯一孩子的母親,又會怎麼感受呢?」

受到佛祖慈悲教化的鬼子母,從此立誓不再殺生,並且接受佛祖咐囑護持佛法,還成為婦女和嬰兒的保護神。 印度的母夜叉,到中國成為送子娘娘,到日本就成了鬼子母,形象也多成為姿態端麗的天女,左手懷抱一子,右手持吉祥果。

其實我對鬼子母的傳說有興趣是因為之後看了2019年十二月在 Viu TV 播的「黑市」其中一個單元劇以此作為題材,很好看,相當有驚喜,所以在此作了補充。

內街有手塚治虫故居,不過沒有對外開放。


巢鴨地藏通商店街

由新庚申塚站步行去巢鴨地藏通商店街,這裡據說是老友記們的銀座。其實是一條昭和時代的商店街,店舖都像做街坊生意,很有懷舊氣息,近來反而成了文青閒晃的地方。

街上有一間專賣紅色內衣褲的人氣店舖,連電視台也來訪問。

我們在商店街經過了一間叫「うな菊」的鰻魚專門店,於昭和 51 年創業,是一間沒有裝修的小店,被它的名氣吸引了,所以試試。裡面有幾個日本人,似街坊,後來又入來了兩位日本人。我們正打量日本菜單,老闆看我們是外國人,於是拿了一個中文菜單給我們,而且那裡還有一位會說普通話的侍應生。


荒川電車庫

荒川電車庫前,像一個小公園,有兩輛車廂放在裡面,放了一些相片展覽。小朋友們上上落落的玩得很高興。

坐電鐵上上落落,閒晃著又差不多一整天了。


秋葉原

傍晚去了秋葉原,說起來很好笑,因為從來沒有去過那裡,所以特意去逛逛,雖然沒什麼特別的東西要買或看,也沒有對女僕咖啡店有很大的好奇心。

電器街真的很多人,加上有展覽,年輕人佔大多數。

我們胡亂逛了一會兒,已經在盤算著今天的晚餐。附近有一間人氣炸豬扒小店叫「丸五」,晚上五時至八時營業,我們 18:10 去到人龍已經有三十個,座位樓下有六個左右,不知有沒有樓上,計落無可能在八時前可以入座,所以等了十分鐘便放棄了。

正餐落空,於是改為去這裡一間號稱可以吃到全世界最幸福的法式多士 The French Toast Factory,就在 Yodobashi Akiba 大樓 8/F,雖然是晚餐時間,也等了兩張枱才入座。

餐廳主打是 classic french toast,加楓葉糖漿及香蕉和忌廉。我們也叫了一個 cheese french toast,本來以為是咸的原來也是甜點,味道像 cheese cake 一樣,有麥維他餅乾底碎粒,有 cranberry sauce 及香蕉和忌廉。吃完兩款之後覺得太飽,也很膩,似乎幸福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