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 Day 4 谷根千

今天想去另一個昭和下町區谷根千。每天都經過酒店樓下一間高級版 Starbucks Reserve,正好去試試。地下是賣麵包的,座位在樓上。

上到去叫了咖啡及麵包,原來要等,拿了號碼牌咖啡沖好後侍應生會送過來座位。不過這間店真的虛有其表,舖面很型,價錢超貴,麵包咖啡都很差,好像被騙了一樣,千萬不會再去。


谷根千是在 JR 日暮里站以西的地方。這其實並非一個正式地名,而是取自於谷中、根津、千駄木三個站的第一個字,合稱「谷根千」。由於此區域倖免於戰爭的波及,也尚未進行大規模的都市更新,過去有許多文人住在這裡,因此至今仍保留著濃厚的下町風情。

我在網上看見很多介紹都是由日暮里站開始的,但我們搭地鐵千代田線於根津站下車比較順路。我想在此處四周閒逛於那一條路也沒所謂吧。

在根津站步行往根津神社的方向步行過去,沿途的小街很寧靜,房屋都很古雅。

根津神社

我們穿過小街,迎入眼前的是一個很大的鳥居。根津神社歷史悠久,建築物已被指定為日本國家重要文化財,境內原來佔地也很廣。

旁邊還有一座乙女稻荷神社,因有迷你版的千本鳥居,足以媲美大有名氣的京都伏見稻荷神社。走過這些鳥居的確很好玩,也吸引很多人拍照,所以要耐心等候。

鳥居的座落地在一個山坡上,原來四周種滿的都是杜鵑花。這裡有二千坪非常大的杜鵑花苑,每逢春天開花時是一個上佳的賞花熱點。雖然現在沒有花,但一片翠綠的山坡也很悅目。即使是鳥居群其實也不算很多遊人,所以這個神社非常幽靜,來散步一下很舒服,尤其今日天氣好。


蛇道

這裡有一條彎彎曲曲的街道叫「蛇道」,是由根津神社通往谷中銀座商店街的捷徑。蛇道其實是一條住宅街,是千駄木與谷中兩地的分界線,據說短短的距離,就有十五個轉彎。我沒有數過,不過這條街很窄,行過兩三間屋便有一個彎,散步於其中的確很有趣。

除了住宅,也有一些有趣的個性小店、雜貨店及咖啡店散落在其中,但又不會商業化,感覺仍然很寧靜。

我們在蛇道路口看到有一間吃蕎麥麵兩層高的店舖,古舊的建築物上二樓的位置很吸引,所以決定去吃午餐。 這一間店叫「大鳥屋」,樓上一邊沒有窗,好像大陽台一樣,不過有些洋人坐了,我們於是坐在室內位置。

餐牌很簡單,所以我們叫了一個鴨南蕎麥麵,一個天婦羅蕎麥麵。其實我一向也覺得冷蕎麥麵比熱的味道更好,口感更突出,因此蕎麥麵配天婦羅真是最佳配搭。日本人又喜歡鴨肉配熱湯蕎麥麵,而這個鴨肉煮得非常嫩滑,味道清淡反而覺得很特別,因為一向在香港吃鴨的味道都很濃,而煲完湯的鴨肉又無味,因此對於這鴨肉的味道及口感都覺得很不錯,而且湯底非常清甜又不膩,比較天婦羅蕎麥麵更是驚喜。

2019 年十月到訪這裡,正值香港因逃犯條例修訂的風波鬧得打仗似地新聞日日衝出國際的時期,店主嬸嬸知道我們是香港人之後也很關心地詢問了香港的情況,真的很感謝她。


谷中銀座商店街

谷中銀座商店街是谷中居民生活的重心,全長 175 公尺不算很長,但街道兩旁都是很地道的店鋪,有平實的服裝、家居品、雜貨、食品等,衣食住行都齊集。店舖都有一種懷舊感,好像看電影回到古老樸實還未進入物質至上過度消費的年代,但又不覺得這裡褪了色或落伍,反而像時間停頓了在美麗的一刻一樣,有一種透過古老玻璃望出去很不真實卻又暖暖的感覺,很懷念也很珍惜。

我們進入了一間賣茶具的小店,店內無擺設可言,密質質地擺放了各式各樣的茶杯及茶壺,每一款都只有一、兩隻,並不重複。我們其實真的想買一個茶壺,店主伯伯用僅僅懂得的英語單字為的很有耐心地介紹,例如兩隻茶壺之間有什麼不同或特別之處,為什麼價錢相差很遠,那裡出產,那一位工匠所造都有出處。

我們很高興揀了一個茶壺及兩隻茶杯,他又教我們如何保養,即使為了外國人,他也真心想我們欣賞日本的手工藝品及買到喜歡的東西。

之後我們去了一間茶葉店,店舖算大,有很多種不同的茶葉,也可以試飲,所以又滿載而歸。

商店街其中一間很人氣的店是「谷栗店」,售賣很多栗子食品,我們買了燒栗子和栗子雪糕,非常美味。日本的栗子都很大粒又圓又工整,而且肉色很白很均勻,香甜又不會乾,真的很好吃。

谷中銀座商店街也被稱為「貓町」,聽說這裡有很多貓,我帶了相機還以為沿途隨處可見,不過不知是否今天的貓都躲起來,還是我太在意看店舖,一隻貓也沒看到,但假貓就四處都有。也有一間專賣貓商品的雜貨店,很有趣。

走到街尾是知名的「夕陽階梯」,聽說在黃昏時分,這裡會被夕陽映照成一片金黃,非常美麗,不過我們沒有等到黃昏便離開了。之後徒步數分便到達日暮里站西口。


我們之後去了新宿,在新宿站南口原址是我很喜愛的法式麵包店 Gontran Cherrier, 果然也變成另一間 Boulange,就像昨天早上在三越前駅地下街的那間一樣,不過既然賣的種類口味根本和之前的是一樣,我們也順便吃了下午茶才再去逛街。

晚餐去了高島屋樓上很喜愛的「ねぎし」吃牛舌飯。


昭和元年開的古典音樂咖啡廳

晚餐後我們去了位於涉谷道玄坂上一間很特別的咖啡廳。這一間叫「名曲喫茶 ライオン (Lion)」,在熱鬧的道玄坂上其中一條絕不起眼的巷子內,開業於昭和元年(1926年),創立至今已有 90 年的歷史,是一間專門播放古典音樂的咖啡廳。

根據網上資料,之前的店舖因為二次世界大戰而被燒毀,所以現在看到的裝潢是在昭和 25 年(1950年)時重建的,喫茶店的外觀和內部至今還是保持著當時的裝潢和傢俱。店內的椅子也非常有特色,紅絲絨布的櫈面有如劇院座位,為了讓客人能更享受音樂而全部面向前方音響及巨型的喇叭而排列。唯一覺得怪怪的是室內的白光管照明。

我們去到的時候地下有一、兩位單獨的男士,都是年青人,有一位看著手提電腦屏幕,似來消磨時間多於專心聽歌,但都很安靜。店員是兩位年輕的女孩子。

入座後,除了飲品 menu 外 (這裡不供應食物),店員會遞上當月每天的播放曲目表,每首曲目的播放空檔時間,店家會簡單地解說下一首曲目,每天三點和七點會播放店家挑選的曲目表的曲目,其他時間則可由客人點播。店內黑膠唱片收藏高達五千張,也有少數 CD,全部都是古典音樂,不播放流行曲。

為了維持聆聽的品質,店內嚴禁照相、講電話、吃東西以及大聲講話。

我因為要去洗手間,所以順便走上二樓看看。二樓只有一半面積,其實像歌劇院樓上座位或者是舊式大戲院的超等座位一樣 (如果你夠老知我說什麼的話)。上樓的樓梯非常窄及斜,正是典型的舊式日本建築物那種,因為又黑又斜,所以我走上去的時候只顧低下頭望著梯級,到樓梯頂時抬頭忽然發現有一個穿和服 (應該是浴衣) 的女子站在那裡,嚇了一跳,幸好沒驚呼出聲。再看清楚一點,她是個年青女子,長長直髮沒有紮起只垂放在胸前,臉色很白 (在白光管下更顯蒼白),身穿一件黑白色的浴衣,這個時間這種環境有一個身穿這種服飾的女人在此地出現,看了真的心裡發毛。她其實在等我上了去之後才下樓。我回到座位時告訴 Peter,剛好她正步出大門,Peter 看了她一眼之後也笑了,因為實在太搞笑。

黑膠唱片獨特的沙沙聲,小劇場的佈置,舊日的裝潢格局,不能打電話不能交談,都營造了一個時光倒流七十年的獨特環境和氣氛。這裡晚上營業至 10:30p.m.,晚餐後來專心地聽聽音樂或靜靜地冥想發呆,也不失為清空腦袋的一個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