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內第二次去澳門飲飲食食,以我們來說算得上頻密,因為對澳門的水蟹粥情有獨鍾,食過番尋味!今次轉陣,去氹仔路環吃吃看。我們在威尼斯人門前搭的士,說要去恩尼斯總統前地,司機想了一會,問是否去路環市中心,哎吔,正式街名真的少人用,說出來也很麻煩。

首先要去幫襯的就是路環市中心面對正廣場(正式地址是恩尼斯總統前地)的「崔元記」,N年前吃過這裡的蕃茄通粉,仍很記掛。地方細細,客人卻不少。我們坐下後只見枱面上沒有餐牌,牆上沒有黑白板,沒有任何餐牌或字,一位看來是老闆的阿伯穿梭於枱之間忙著,看來是老闆娘的阿婆在爐頭前,我們於是襯阿伯走過時順便問他要餐牌,怎知他慢條斯理地說叫我們過隔離間餐廳,那裡才有菜牌,他們只有通粉和米粉。登時喚起我的回憶,記憶中上次老闆也是這麽「有型」,但通粉好味,就當小店特別有性格吧!

結果我們問同枱的食客這裡究竟有什麼樣的通粉和米粉,原來有豬扒,雞扒,腸仔蛋,於是我們想叫一碗豬扒雞扒蛋通粉,老闆說豬扒雞扒不可同叫,原來這裡不能像叫車仔麵一樣的柯打,結果我們叫了一個蕃茄豬扒蛋通粉。其實豬扒蛋或雞扒蛋都是$25同價,加多一樣餸是否會打亂了他們收錢的方法呢?自己生意都這麽一成不變幾搞笑。不過通粉並沒有記憶中好味,山長水遠入來還要看老闆這種臉色就一點也不值。Peter 竟然老貓燒鬚,映了幾張相才發覺未插咭,所以沒有這個名過其實的崔元記通粉照片,只有店舖外貌。



由市中心向碼頭方向是一些魚欄舊舖,掛上很大條咸魚及大大隻花膠。旁邊的橫街窄巷都很有風味。


午餐去了 Restaurante Espaco Lisboa 葡國餐廳,時間雖早卻已經很多人了,有樓上下兩層,地方不大。前菜小吃有很好味的橄欖。我們叫了一個墨魚沙拉,新鮮墨魚切成粒粒,不錯。叫了馳名的非洲雞,原來葡萄牙真的有這一道菜,是由非洲殖民地引入,這隻雞肉很嫩滑,有很香的椰子味。



聖方濟各教堂前地有人結婚,兩旁都有中西大排檔般的海鮮食肆。教堂內佈置中西合壁,很有東方味。海邊盡處是一間廟。


氹仔「喜蓮咖啡廳」

我們乘巴士返回氹仔市中心,先去飛能便度街的「喜蓮咖啡廳」吃牛尾湯通粉,蕃茄湯底比崔元記的好,不過卻又沒有想像中美味,我相信我自己煮一定更好味,因為這個通粉似乎沒什麼秘方,反而豬扒飽不錯,豬仔飽外脆內鬆軟,有骨豬扒煎得美味,也很大塊。所以,來試一次夠了。


葡式大宅附近的教堂外又有人映結婚相,澳門的文物保存得這麽好,很有歐洲色彩,拍結婚照真的很浪漫。

其中最尾一間屋有免費攝影展覽,有位藝術家把澳門舊街景用多重重疊剪貼手法造出立體相片的效果,把舊街的生活更具體地展示出來。


在官也街逛了一會,不知是否晚了,並不擠擁,有一間咖啡店賣很貴的貓屎咖啡,看它生意認真一般。


新葡京「Day  and night café」

回到澳門半島,到 Sofitel check-in後,休息了一會便出去吃晚飯。本來都是去慣常的新葡京酒店三樓的 Don Alfonso 意大利餐廳,我們沒有預訂,因為從來都不會滿的,怎知今晚竟然滿座,原來有白松露特別菜色晚餐,只做一晚,滿了。我在 open rice 看見很多人讚二樓的 24小時 「Day  and night café」,於是便去試試。

馬介休薯球,很脆,魚肉薯蓉不太咸,所以很好味。Lamb korma,少辣,未吃已經聞到香氣滿溢,除了跟飯還有印度薄脆餅 popadam 及 mint yogurt,mango chutney 等醬料,非常正宗。特色公司三文治的賣相真的很特別,麵包壓得平平地卷著豐富的餡料,像一個 wrap 一樣,沙拉菜非常新鮮。珍珠奶茶OK,鮮搾西瓜汁的確是真材實料,整體而言又大份又美味也很平宜。


吃完晚飯閒逛到議事亭前地的聖母堂,看見有很多好像樂手的人手提或背著樂器走出來,原來今晚在教堂內有免費音樂會,可惜我們錯過了。澳門這些文化活動真的搞得多姿多采呢!


Sofitel 下面沿著海邊的沙梨頭海邊街有宵夜店舖,以前吃過45號店的「成記」,對它的紅蘿蔔豬骨粥的滋味念念不忘,今次再吃仍然很好,但炸兩卻非常難吃,油炸鬼不脆,腸粉皮也太厚,一碟油膩很嚇人。聽人介紹得多的「權記」大排檔粥原來就在成記對面,下次一定要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