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6 Fes – Merzouga

摩洛哥的瑞士 - Ifrane
一早起來聽見雨聲淅瀝,望出房間外看見天井原來早已拉了上蓋。好像很難想像 Morocco 這麼熱和乾旱的地方會下雨,但其實這裏的冬季也是雨季,由每年的十一月至三月。今日車程頗長,要一整天時間才能到沙漠邊的市鎮 Merzouga,因此吃過早餐後8:30a.m.便出發。首先經過一個叫 Ifrane 的地方,這一段路特別大霧,《Lonely Planet》說 Ifrane風光明媚,恰似是 Morocco的 Switzerland,這裏一片鬱葱翠綠的樹林景緻,加上大霧,我覺得更像英國。這兒有一間私立大學,亦是有錢人住的地方和滑雪勝地。

Cedar forests 的猴子
過了 Ifrane,繼續往高地去,經過了Cedar forests,那兒有很多猴子,當地人拿整袋不要的蘋果來餵牠們。這些猴子性格比較溫馴,不像香港的會攔路搶劫。天仍下著微雨,很冷,難怪人們會形容 “Morocco is a cold country with a hot sun”,沒有猛烈的陽光,尤其在北面或高地,日夜的溫差相距十多度呢!


扼錢午餐
午餐在路上一個油站旁的一間小餐廳吃,無餐牌無價錢,旁邊一個個像我們煑煲仔飯的爐上當然又是在煑tagine,司機 Fatah 替我們叫,吃完後付錢時Fatah 卻老闆大聲理論了好一會,原來老闆見我們是遊客要收Dh50一位,Fatah 說他搶錢,結果收Dh 20一位。此等情况往後還有發生,摩洛哥人全民皆致力於謀取遊客的財富,誠實的商人十分罕見。


給婦女求好運的天然溫泉

下午經過一個天然溫泉,當地女人會來這兒浸浴求好運。這裏並不是景點,不過當然有人收錢,我們映了幾張相便看見有個女人帶同子女來浸,因此我們便要離開了。

南方的婦女很多都穿黑袍和蒙臉,聽說習俗源自 Iran,也有說她們為戰爭中陣亡的丈夫守孝,留傳至今。



Errachidia 的棗是全國第一
Errachidia 是去 Merzouga 必經的城市,我們抵達時看見有很多軍人在路上和很多粉飾城市的動作,原來國皇日內要來出巡。

Errachidia 再往南走的全是棕櫚樹盤地 (palmeraie),結有全 Morocco最好吃的棗 (dates),的確很大粒,他們說這裏賣的品質 good for the King, 路旁有小販擺賣,開口價錢要Dh100 per kg (未講價),Fatah 含笑不語,我可能不識貨,所以覺得好貴,就快拍得上么鳳話梅王,有時我在想其實是否摩洛哥人都當所有遊客是大豪客或大笨旦?不過Fatah 說本地人買東西也要講價,而且殺價至少一半。

Morocco 貪污問題亦嚴重,他本來想做教師,考試時抽了三條問題,至少答對兩題,考官問他有沒有信封,原來即是要錢,他說沒有,於是考試只有3/20分,做不成教師。又說在 Morocco工作要像奴隸一樣,否則飯碗不保,其實這種情况何止在 Morocco 才發生呢?捉快車交通警又會屈人開快車,即場罰款,最妙是他公司為求清白竟然安裝了速度紀錄儀在車箱內,有憑為証,免人屈。



Merzouga - 最近撒哈拉沙漠的市鎮

Morocco有兩個著名的撒哈拉沙漠大沙丘,我們去其中一個叫 Erg Chebbi 的沙丘,最近的小市鎮是 Merzouga,離開 Morocco的兩大主要城市菲斯 (Fes) 或馬拉喀什 (Marrakesh) 大概八至十小時車程,但其實在未發展 Merzouga之前,Erfoud 是臨近沙漠最近的市鎮,因此有很多 kasbahs,kasbahs 在 Morocco 中是四個角都有塔的堡壘,現在大部份在沙漠中的地道旅館都叫 kasbahs。

沙漠飊車

傍晚經過 Erfoud,之後便沒有路了,看着前方的柏油路忽然消失,轉瞬間我們乘坐的四驅車已於沙地上奔馳,望向四週也有數輛四驅車平排而行,尾隨刮起的滾滾沙塵氣勢果然不凡,似乎各位司機都很享受在大漠中的競賽呢!別以為沒有路的沙地好走,地上因其他車輛造成凹凸不平的坑紋,天色昏暗而又能高速而行的確殊不簡單。我們停了在一個小沙丘觀賞日落,暮色把遠方的沙丘映得火紅。



傳統 Berbern 建築風格的 Kasbah 客棧
晚上住宿小客棧 Ksar Bicha,設計很特別,沿用當地游牧民族 Berber 人的建築風格,除了外型像個城堡之外,牆璧是用泥土和禾稈草做的,不過當然加了現代化設備,還有游泳池。晚餐當然是 Moroccan soup,tajine及生果盤啦!

上天台放眼望上去已見到很多星星。這裏也有很多青蛙,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