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susvlei

回到集合地點 Sossusvlei Lodge 取車後,我們便揸車入去 national park 玩。今天的熱氣球費用已包括了今日的 park fee,但車輛的收費 N$10 仍要付,不過我們過閘口時職員只看了我們的熱氣球收據便讓我們過了,原來回程時要補付,所以後來有點麻煩。

Sossusvlei national park 有兩個閘,第一個在 Sesriem,第二個閘距離不遠,但一定要在內閘關門前離開,否則要留在沙漠裡過夜。聽說這規則是嚴厲執行的。因此我們特別注意了時間,今天告示牌上的關門時間為 18:45,這個時間是會因日子而改變的,因為這裡的國家公園都以日出日落為開關閘門時間,因此一定要問清楚。

這個大西洋岸邊的大沙漠被稱為 Namib Sand Sea 納米布沙海,擁有一望無際的沙丘,是世上唯一的海岸沙漠地帶,此地水分的主要來自霧氣,因其獨特的地理因素及天然美景,在 2013 年被列入為世界自然遺產。

Namib Sand Sea 是由兩種沙丘系統所構成,一種是較年輕而流動的沙丘,堆疊在較古老而半固結的沙丘之上。沙丘因數千公里之外內陸的物質,透過河流、洋流以及風力運送堆積而成,擁有礫石平原、海岸淺灘、潟湖、岩丘、風稜石inselbergs 以及季節性河流等地形特徵,形成了這個特殊地貌。

沿途都是柏油路,建得十分好。兩旁間中看到有鴕鳥及 orynx。


Dune 45

由內閘開始要行車四十五分鐘才到達 Dune 45,所以這個沙丘叫做 45。這是一個人氣景點,很多旅客都選擇步行上頂,但其實沿途也有很多很美的沙丘。不過 Dune 45 這裡有設施,有洗手間及樹蔭枱櫈可以野餐。

Dune 45 高 85m,我們去到時差不多正午,已經有一班人行完下來,上去的人卻不多,只有兩、三個。此時沙丘上好像刮起大風,平地卻又沒什麼異像。我們只戴了頭巾,拿著相機便輕身往上走,心想不會花太多時間吧!

不過一開始向上行便知道一點也不容易,除了行前一步倒退半步之外,因為斜度很大而覺得很吃力,加上風忽然勁得好像暴風一樣,即使有面巾也不能睜開眼。而且眼看幼沙不斷吹入相機 viewfinder 的隙縫間,心想好大問題呀!我覺得自己在掙扎中,反正上不去了,便向 Peter 示意我要放棄了,他們三人則繼續攻頂。

我下來之後在平地四處看看等他們,地面風卻止了,風景也很特別,另有一番景色。

他們來回大約花了一小時,下來後頭髮耳朵及褲袋裡都是沙,但最慘的是玲玲的相機的 zoom function 壞了,因此之後的旅程也不能用。因為相機都入了沙,Peter 晚上在酒店房內挑燈細抹地清潔了整整三小時!

其實他一早預備了特製膠袋用來套著相機及鏡頭,就是以防這種情況,可惜一來未見識過沙暴究竟有多厲害,二來在平地真的無風,但一上去就變天了,真的想像不到。他沒有帶去套著相機,弄得回來辛苦一輪,返港後更要去抹鏡。


其他出名的沙丘都在沙漠更深處,由 Dune 45 再行十五分鐘已經到了柏油路的盡頭,再前去便需要四驅車,也有 shuttle bus 接載。我們在那裡吃酒店外帶的早餐做午餐,休息了一會。

之後是沙路,怪不得要四驅車,有些地方沙很厚,真的要小心別陷了下去。所以短短五公里路也花了二十分鐘。

路好像完了的地方有標示泊車位,也有洗手間。不過其他的標示就不太清楚,要自己估計。 沙漠中的 acacia 樹枝都長滿了尖刺,很可怕。

Sossusvlei 雖然是這個沙漠的統稱,但其實又是一個大粘土窪地的名稱,附近有 Big Daddy 和 Big Mama 等等大沙丘。


Deadvlei

下午的目的地是死亡谷 Deadvlei,意思是指乾涸的沼澤或湖泊。它是位於 Sossusvlei 鹽田裡的一片白色粘土窪地上,這裡寸草不生。由泊車處直向著 Big Daddy 方向走過去,沒有明確的路線,附近也沒有人,剛巧前方有幾個遊客迎面而來詢問之下總之向前走就會到。

我們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鐘,終於看到遠處出現了一片白海,和其中零星散佈在上面黑色的枯木。

這裡簡直是一個夢幻美景!最最美好的是這個時候完全沒有其他人,可以讓我們獨霸至黃昏。中間曾有兩個人來過,不過只逗留了一會便走了。

這裡令我想起日本岩手縣花卷市「宮沢賢治童話村」。


因為要趕出閘,但偏偏越近夕陽時份光線就越美,沙丘都呈現出一邊橙紅色另一邊黑色超美的陰陽面,很想逗留,但又要走。

飛車出到去內閘,剛好未夠 18:45,好險,以為沒事了,但去到外閘口職員卻不放行,說我們沒有票。原來正是今早沒有買車輛的票。他指示我們進入售票處 (今早真的看不到),可是裡面似乎是旅遊中心的女士卻說公園的負責人已經放了工,她不負責賣票,但我們沒有票又不能出閘。

結果這位女士很好人,至少收了我錢,連我們的熱氣球收據一起釘著,簽了車費單讓我們出示給閘口的職員看。

她問我們明早還會來嗎?我說會呀,天一亮就來。她說但公園職員又未返喎,於是叮囑我們其實可以直入,玩完出來記得買票就可以了。哦,原來可以玩完才付費,又幾方便,配合他們的彈性上班時間。於是我非常誠懇地多謝了她,又詢問她的名字,她非常開心呢!

這是我們對 Namibia 人深刻的印象,原來他們很重視打招呼,必定要和他們打招呼問好,首先做了這點,有禮貌,尊重他們,他們會報以甜甜的笑容,然後就什麼也可以商量,切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