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tful Sound Overnight Cruise

參加了 Real Journeys 的 Doubtful Sound Overnight Cruise,Doubtful Sound 又稱為”The Sound of Silence”,就在著名的 Milford Sound 附近,其實 Doubtful Sound 比 Milford Sound 更大更長,但卻沒有 Milford Sound 那麼商業化,遊人較少,十分寧靜。


當初 Captain Cook 來到這裏時很「疑惑」,因為看不穿重重山峯造成的天然屏障是否可以前進。我們登船的路途都頗為複雜:早上乘旅遊巴士由 Te Anau 出發到 Manapouri,乘船橫渡 Lake Manapouri,首先看看地下發電厰的展覽,然後再乘旅遊巴士去 Deep Cove才登上今次的cruise boat – “The Fiordland Natvigator”。這艘船可載客七十人,船身設計典雅舒服,甲板有幾張帆,不過船長說原來這些帆只是裝飾而已。

我們住一間四人房,雖是兩張碌架床,但也算舒服。共用的地方很寬敞,而且同船的人很自律,很靜,船身也定,所以完全沒有liveaboard 的感覺。


同船認識了由香港移民到 Auckland 十多年的 Henry and Margaret,他們的子女都讀大學或出來工作了,二人過得真快活,閒時駕著 campervan 四處遊玩,十分享受户外活動。Henry 也是攝影發燒友,和 Peter 很談得來,令到今次 cruise 的旅程生色不少。

我們很幸運,因為這兩日天氣好得不得了,海面又平靜天氣也不冷,因此可以留在甲板看清楚四週美麗的景色。在船的前方看到一羣 bottlenose dolphins,當我們的船靠近時牠們便追著我們的船玩耍,還跳出水面做出各種不同的翻騰動作,船上專門研究海豚的”Dolphin Dave”都說我們運氣好,因為這是三個月以來第一次看見牠們這麼活潑呢!


下午時船停在一處,船員安排了很多節目,有些人划獨木舟,我們則乘坐快艇駛到靠岸地方看看附近的植物和生態環境,聽船員(兼導遊)講解古時冰河如何伸延至海邊,而退縮及消失後如何形成 fiordland 裏這些山勢的獨特形狀。

四週很靜,只有海水輕拍著船身的聲音。我們的導遊說這兒是出奇地靜,因為沒有鳥聲,而這正是新西蘭目前的大災難!原來以前有人從歐洲引入一種叫 stoat 的哺乳類動物到新西蘭,希望可以控制野兔和鼠類的數目,誰知這些 stoats 專揀些土生的鳥的幼兒和疍下手,並迅速繁殖,據說牠們導致一些土生的鳥的品種滅亡或瀕臨絕種,現在已被新西蘭政府列為有害動物。


我們之前在 Milford Sound 參加潛水活動,那間 Tawaki Dive 的 dive guides 便做義工,在 Milford Road 沿途檢查設置捕捉這些 stoats 的鐵籠陷井內有沒有收穫,及補充放置在內的餌,可見要控制牠們數量的工程實在龐大。沒有鳥叫的大自然感覺很詭異,不過這裏還有一種叫聲清脆響亮的bellbird,還在生存!

傍晚時份,船駛至接近大海的邊緣停下來,這兒面向正西方,大家都靜待日落。這是看過最清脆利落的一次,萬里無雲,看著太陽慢慢沉落海面,終於消失於水平線以下的一剎那還隱約看見一個綠色的殘影閃瞬即逝,據說這就是”flash of green light”,是極其難得一見的,因為捕捉這個綠影的最佳時刻原來正是在完全無雲的海面。


晚餐是自助餐,很豐富也很美味。完了以後船員們又安排了slide show 和 nature talk,很充實。晚上我們在甲板上看星,這是我所見過最美麗的星夜之一。以前在英國讀大學時夜裏常常拿著星圖到宿舍後面的大草地看星,那兒處於高地,又不受燈光污染,漆黑又安全,現在倒很少有機會可以看星,所以我很珍惜每一次可以看星的機會,而且南半球的星空又和北半球的截然不同,今次確是個很難忘的經歷。


第二天一早起來看日出,雖然東面被山摭擋著而不能看見太陽從水平線升上來的壯麗畫面,但陽光慢慢照亮附近的山峯及水中清澈的倒影,顏色一樣美麗,空氣裏滲著清晨的寧靜和喜悅。早餐過後,船長在回程還特別駛進 Hall Arm 並關掉了引擎,讓大家聽聽 bellbirds’ song 及真正的”the Sound of Silence”。


More photos of
Doubtful Sound

More photos of
Te Anau & surround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