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Auckland to Rotorua

Rotorua 是位於北島中部著名的 geothermal area,離開 Auckland 大約兩小時車程,我們一駛進這兒週邊的範圍已嗅到一股硫磺味,開始進入市內便見到馬路兩旁公園的地面全都冒着熱氣。

我們住的 B&B 就是在離市中心不遠的 Te Ngae Country Lodge,不過空氣中的硫磺味已不算濃烈了。我們住獨立的 Mokoia Suite。這間 suite 比較貴,是預算的上限,不過環境幽美,有花園,有樹木,有景,還有個户外的 spa 可用。

整間屋都是木建的,十分舒適,很有家的感覺,主人家 Anne & Sandy Cooper 很友善好客。抵步後 Sandy 還招呼我們吃他親手釣及煙薰的鱒魚(trouts),以及一盆豐富的生果,其中一種叫 feijoia 的生果有點像奇異果,是這兒的特產,特別清甜。


Hell’s Gate Geothermal Park

我們去了參觀附近的 Hell’s Gate Geothermal Park,雖然不算很壯觀,但近距離看一些冒著水泡充滿熱騰騰蒸氣的水泉也比在日本看的硫磺山景色特別,最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名為 ”Devil’s Cauldron” 的泥漥,又黑又稠的泥槳裏不時冒著爆破的氣泡,真能聯想到女巫的大碢及地獄的深淵呢!


Lake Okataina

黃昏時去了 Lake Okataina 看看暮色景緻,細小的湖,很幽靜的地方,有些人早已釣完魚,拖著小船上岸收拾了。湖畔的山都被斜陽映照成一片金色,幾個人仍在木建的小碼頭輕鬆地邊釣魚邊談笑,一隻黑色的狗在旁湊熱鬧,構成一幅像藍妹啤酒廣告裏令人神住的大自然悠然姿態。


Mitai Cultural Dinner Show

B&B 的主人家 Anne and Sandy 十分友善,除了介紹我們去附近的景點,又邀我們喝杯酒,談談天,也介紹我們參觀一些 Maori 文化的節目,於是我們晚上使去了參加一個名叫 Mitai Cultural Dinner Show

由於一早預了是遊客節目,我並不抱很大期望,想不到竟然十分愉快。首先是主持人很懂得搞氣氛,自助餐的烤羊和鷄都是他們用傳統方法在地上用燒熱的石頭煮成的,很特別。

這兒的搞手其實就是 Mitai 姓的一個部族,透過這個文化活動向外人介紹及宣揚 Maori 文化,表演歌舞的青年都不是僱員,而全是族內的年青男女,早上都是學生或做其他工作,晚上才來表演的。

族長居然是個年青小伙子,言語風趣幽默,我沒想過那些民族舞蹈會是這麼好看的。

吃完晚餐後還有個小小導賞團帶我們看森林裏的植物,例如新西蘭的標誌 Silver Fern 的葉子的底部如何在黑夜中呈發亮的銀灰色,想不到 silver ferns 居然可以長得如椰樹般高呢!還有去看那個在他們族中地位神聖而水質又極之清澈的”sacred spring”,水泉中的鰻魚和鱒魚在電筒燈光照耀下就像浮在空氣中一樣,因為水實在太清了!關掉電筒後便可看見散佈在水泉內四邊、透着幽幽磷光的螢火蟲,十分奇幻。


第二天早上在 B&B 的主屋內吃早餐,十分豐富,同住吃的還有一對南非夫婦及一個蘇格蘭人。那位蘇格蘭男孩說覺得新西蘭的風景其實和蘇格蘭的一樣原始粗獷和美麗,不過規模更大,就像”Scotland on steroids” (像蘇格蘭吃了健身用的類固醇藥物一樣)。Anne 和 Sandy 打點完我們吃早餐後還坐在一起聊天,談談他們以前蓄牧的生活,香港和中國的各樣。在這間 B&B 住得舒服,主人家又好客,絕對值得推薦。


Wai-O-Tapu Geothermal Park

離開 Rotorua 向南走,抵達附近著名的 Wai-O-Tapu Geothermal Park。未入公園便先去觀首 Lady Knox Geyser 地下噴泉的爆發,這個噴泉是人工控制爆發時間,每天早上十時十五分開始,歷時一小時。圍觀的人很多,噴泉其實又沒甚麼看頭。

反而進入公園內觀賞的各個大小水池很有趣,顏色也多樣化,最好看是中間最大的 Champagne Pool,那些泉水因含大量的礦物質而變得色彩繽紛,橙色綠色的鈣化物加上水泉的熱氣,奇幻無窮,感覺詭異。

通往 Bridal Veil Falls 是一條幽靜的小徑,沿途經過那些奶白色一級一級的鈣化池,如果顏色再多些,真有點像九寨溝呢!

最後看的 Devil’s Bath 也很 impressive,因為從未見過像螢光筆一樣黃綠色的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