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9 Upsala glacier and Cristina Estancia

早上醒來去檢查一下掛在窗外的午餐盒,並沒有掉下去,仍安全地吊著,Peter 童軍時學的繩結派上用場。

今天的行程是看另一個較遠的冰川Upsala glacier,因此更早出發,7:00am pick up,我們又是最後一間酒店,今天來的是一輛小巴,要接的人少些,卻比昨天更遲抵達我們的酒店,足足遲了一小時,早知早餐便不用吃得這麼趕了。車程半小時便到了 Punta Bandera 的碼頭,今天的船程更長,每程要坐三小時。

這隻船很大,載了至少八十人,船上有兩個隨團攝影師,有導遊講解冰川及浮冰結構等知識,也有免費熱飲,在甲板上看風景吹得冰冷後,返入船艙喝杯熱飲十分暖身。

差不多到冰川時水面開始有零碎冰塊。遠觀 Upsala glacier,這個冰川比 Puerto Moreno 大,但今日天氣陰暗,也十分寒冷,所以顯得並不很美麗。


Upsala glacier  旁邊的土地是屬於一個叫 Cristina Estancia 的牧場,由一對英國人在1900年興建,牧養有牛羊馬,但主要都是牧羊,並把羊毛運送到英國及歐洲等地。牧場運作至1984年,之後轉營做了 B&B,至1997年正式結束。牧場主人出租了經營權給其他公司營運旅遊業,結果現在的管理十分好,並盡量保留這裡的一切作為這個地區的歷史見證。

我們上岸前被分劃成多個小組。我們今天參加了一個行山團,也是預早訂了的,因此我的跛腳無法休息,只好慢行頂硬上。我們的行山組有十人,有兩名導遊。首先乘坐四驅車上到高處觀賞冰川,然後步行大約五小時下山返回 Cristina Estancia。由最高的出發點可以看到整個冰川的面貌,冰川在兩個山中間形成,氣勢磅礡。

上山沿途只看到一片荒野的景色,有很多很多枯木,及一些矮小的樹。原來這片陸地本來是有很多叫 Lenga wood 的櫻桃樹,它們都是原生植物,因為長得高大,遮蔽了所有陽光,樹下反而會寸草不生,因此牧場主人初來定居時為了讓草可以生長利於放牧,大量燒毀森林。事隔了一個世紀,現在大自然已開始自我修復,不過Lenga wood生長速度極慢,已經生長了十多二十年的樹仍然很矮小,造成現在的光景。


冰川經過的地方都把壓在底下及兩旁的石塊磨得光滑,這些光滑的石叫 glacier pavement,導遊叮囑我們不要走在上面,因為太滑,容易跌倒。這裡有很多石塊和石壁都很特別,有些看上去像極了木頭,有些則一片片的如生銹鐵片一樣,不用手去觸摸也不能相信。

導遊很專業,一前一後照顧週到,我們一行十四人,有一家意大利人,最少的男孩子只有六、七歲。路上沒有任何標記,沒有河流,四周的景都差不多,因此導遊叫我們盡量一起走,不要離開太遠,否則會迷路。其實這個情況真的有可能會發生,因為轉一個彎已經看不到人也聽不到聲音了,如果自己亂行迷路後不知會多久才給人找回呢!


午餐大家在一處小河流邊野餐,風景同樣美麗,有一些石頭可以擋風,天氣溫暖。大家都帶備 packed lunch,我們則吃昨天剩下的一個午餐盒,非常豐富。


這一帶從前是在太平洋海底,因此石上都有很多化石,有一些是古代巨型魷魚骨,另外有海螺,那些紋看得很清楚。


不經不覺已經走了四個半小時,遠遠已經看到Cristina 牧場的屋了,卻想不到原來還要走一小時。在牧場的屋附近有一間新建的教堂,行完山已經5:30p.m.,我們在牧場餐廳喝一杯凍飲稍作休息等車來接我們回去碼頭。回程在船上還有牛角飽做茶點,睡了大半程,三小時也過得特別快。


今天沒有回酒店,而是乘旅遊車直接到Calafate town去,到鎮上已經晚上九時,不過有很多店舖還未關門,果然是遊客地區,而餐廳就更加熱鬧。


我們去了一間酒店介紹叫 La Zaina 的餐廳,在內街,只有大約十張枱,像一間小木屋,因此很有家庭式的感覺。已經差不多十點,全間餐廳仍然滿座,我們坐了最近門口餘下的唯一一張枱。

麵包新鮮又熱又脆,送上塗麵包料有小豆洋蔥及醋和橄欖油,非常好味。我們叫了一客煙三文魚芝士蕃茄菜沙拉,配一個橙汁 dressing,甜甜地很清新,再要了一客煮羊排,很有羊味,因為我們都是很喜歡吃羊羶味的人,所以這個非常對胃口,汁很濃也帶紅酒味。吃羊當然要一試阿根廷出產的地道紅酒,於是叫了一杯 Mendoza 釀酒區出產的 cabernet sauvignon,我是不懂得喝酒的也覺得很易入口而且很好味,這一餐吃得非常滿足。


之後又去了一間雪糕店吃雪糕,今次試香蕉味,比在Buenos Aires 吃的兩次較好,似乎也是人氣店,有這麽晚也有很多人幫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