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 El Galpon Estancia

昨晚回到酒店來已經接近午夜,行了一整天很累,今早只不過收拾好行李搬過離開 La Estepa 不遠處的 El Galpon Estancia 牧場住兩天,因此可以慢慢休息。

住在牧場包早午晚三餐,另外有騎馬活動和傍晚看趕羊表演,可惜的是不能同時把兩個活動安排在同一天,否則可以騰出一整天時間去做其他活動,例如參加團去200km以外的 El Chalten行山也不錯。

今天日間沒有節目,在牧場 hea 遊,行了兩日山,腳踵仍未褪,正好襯這兩天休息一下,因為稍後去智利那邊的百內國家公園 Torres del Paine又要行山了,而且我又剛冷傷風,最好休息。這幾天的天氣似乎都是 早上較多雲,近中午開始天空才比較晴朗。

我們的房間對著後花園,遠處看到有少少湖景。沒有風的時候陽光最舒服,房間內的佈置很有鄉村家居的感覺。牧場裡養了很多隻狗,牠們全都很友善,極愛親近人。

Patagonia 實在太大風了,屋外種有高大的 poplar trees 用來擋風,在屋裡也聽到風吹得樹沙沙聲作響。草地上還很清楚地看到兔仔,而且非常大隻,我們很遠望到牠們都好像一隻狗仔那麼大,牠們樣子也很自在。


今天午餐吃了兩個沙拉,這裡的菜都是從後園內自家種的,我們的從房間便可以看見有兩位園丁整天在打理,原來這裡地底還有水泉可做灌溉。Lamb pie 熱騰騰非常美味,veal  好像有點乾但吃起來卻很多汁, 味道調得恰當,薯蓉更美味。


午餐吃得太飽,下午出去散步,不過天氣不太好,風吹得像刮烈風一樣,天也開始暗了,後來還有少許雨,我們只走到牧場門口便被迫回頭,想感受風究竟有多猛烈,看看屋前的樹吹得怎麼樣兒。


傍晚仍然勁風,我們出去看牧羊,這個牧場只有一百年歷史左右,原本也有二萬畝地,因為現在已經不再是工作牧場而只是用作旅遊業,向遊客展示以前牧場的生活,所以只剩下163畝。牧場原屬於一位西班牙移民,他的女兒叫 Alice,所以這裡其實正式叫Estancia Alice。

Patagonia 地區常常都很大風,氣溫寒冷天氣也乾燥,一點也不適宜居住,一百年前阿根廷政府為了平衡和隣國政治和邊境上的勢力,廣泛將這裡的土地平賣給任何肯來定居的人,於是吸引了很多歐洲移民到來,像 Estancia Cristina 的地主就是英國移民。但這裡的土地生的草質地又不好,很乾很苦澀,所以養羊的肉也不好吃,而且以這裡的草生長不多,一隻羊竟然要三畝地才不會餓死,因此牧場面積大但牲口卻不多。羊的肉雖不好吃卻仍然可以生產羊毛,因此這裡的羊都用來出產羊毛。原來羊很蠢的,毛一長到遮掩了眼睛,牠們看不見便會停止進食,活活餓死,因此無論怎樣其實都必須為牠們剪毛。

趕羊表演先由牧羊人帶著大約十隻羊出來,然後有三隻狗圍著趕羊。一隻狗是領隊,另外兩隻把守外圍防止羊羣四散。其中有一隻羊離了羣,狗仔追跑了好一陣子才把牠趕回羣中,顯得有些混亂。原來趕羊表演十分有趣,牧人和狗合作得很好,牧人不用發什麼命令,狗已經把所有工作做得妥貼,可見平時訓練有加。

之後牧人教我們如何徒手捉羊,原來把羊的背躺在自己的腳面上牠便不能動彈了,我們都抓著試試看,整隻羊放在腳上原來感覺超溫暖,好大一張羊毛被呢!


看完趕羊表演,我們便往湖邊方向走去,草地上建了兩間木屋,一間以前用來儲存蔬菜,防止冬天時結冰,另一間是儲肉房,內裡同時可以煙燻肉。

湖水有兩種顏色,靠近岸邊水的顏色呈啡色,原本是岸邊的土地但經冰川淹浸而成,因此是啡色而且深度只有 80cm。湖中心的水則很深,因為是冰川直接流下來而成,顏色是獨有的奶白淺藍色,這種水叫做 glaciar milk。

Calafate 其實是這一區的一種原生植物的像藍莓似的果子,這種植物長滿尖刺,傳說只要吃過 calafate 的果實,此生必定會再回到這裡來。但要摘這果實也不易,小心給刺到,而且果子味道很酸的呢!


之後看剪羊毛,原來這兒只有一間公司的人負責剪,他們會輪流去不同的牧場工作,每剪一隻羊收大約 5 pesos,每人每天可剪多達 250 隻,整天彎腰而幹活,是相當辛苦的一份工作。我在新西蘭和澳洲看過的牧場剪羊毛都是用電刨的,割得羊皮會破傷,這裡的大幅羊毛都是用剪刀,只有最後最貼近肚皮的毛用電刨,他們說這樣會剪得小心一些。每隻羊可以有 5kg 那麼重的羊毛,怪不得羊如果不小心跌落水中會遇溺呢!

黃昏中的山坡特別美麗,幸運地竟然遇上彩虹,還有彩虹下的兩隻羊呢!


晚餐是烤全羊宴,經過廚房時看見有好幾隻羊架掛在爐火上,很豪邁。前菜是自助餐沙拉,主菜則每兩人有一大盤肉,份量之多令人驚嚇,當中除了羊肉之外還有烤火雞肉和羊肉腸,非常好味,不過太多太飽了。

席間還有 Tango show 和歌唱表演,水準極之普通,只能說聊勝於無。


Day 11 El Galpon Estancia

今天繼續在牧場優悠,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可以不用早起床,可以慢慢享受一個超悠閒的早餐。


餐廳外有羊咩一家三口也在吃草餐,牠們似乎整天也不合羣地只會自個兒在近屋的地方吃草,不知是否員工的特別寵物。牠們也不怕人,走近一看真是一公一母,公羊頭上原來也有角,不過羊毛太長驟眼看不清楚,站在牠身旁和牠對望時牠忽然不避開我而是迎著走近來,我有一刻想過如果牠用角撞我的話也許我會受傷,因為其實牠也很大隻。


我們再走去湖邊看看。湖畔有兩三隻馬在吃草,馬加上湖景和遠方的雪山,令我想起很久以前的萬保路香煙廣告。

其實我們並不能一直走到水邊的,除了有欄杆圍著之外,近水的草地原來都是濕的軟泥地。湖的一邊草地也劃作了成為雀鳥保育區,不能進入。我們只能遠遠觀賞很多有尖長彎喙叫 bandurria 的雀在草地上築巢。


午餐後竟然可以奢侈地睡午覺,因為傍晚六時才有騎馬活動。我們都是騎馬新手,以前只騎過兩三次,所以基本上對馬一點也不通曉。今天我們只有六個人但也有兩位牛仔牛女同行。牛仔簡單教授了我們如何單手持馬韁,如何叫馬前行,停和轉彎,不過這些馬都是自動波行走,不用操作。

我們沿著湖邊走了一圈,旁邊幾隻牧羊狗很興奮地隨行,牠們在馬匹之間走來走去,馬仔似乎不會特別理會或留意牠們,所以如果狗仔剛好在馬啼之間牠自己要醒目地避走一旁才不會給馬仔踢到。我們騎馬到水邊散步時,幾隻狗仔就興高釆烈地在浪花中追逐嬉戲,這樣一個畫面實在是如詩一樣的溫馨美麗呢!

這兩天雖然有點無所事事,但又十分舒服,長途旅程中或許需要這點休息才能放鬆身心。不過這兩天的寧靜時不時給一羣不知來自那個國家(不曉得他們說什麼語言)的八個男女吵吵鬧鬧地騷擾,他們常聚在餐廳或大廳裡大聲說話久久不散,或者在門外吸煙,也進入雀鳥保育區內追趕鳥羣或到圍欄內追羊,看他們年紀肯定不少但行為卻像十多歲的少年,直覺覺得他們像以色列人。幸好這兒地方夠大,否則和他們共困一起必定會大大影響我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