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3 Full Paine Boat Tour

今天參加的是一整天團,包括遊車河及遊船參觀 Grey Glacier,不過過去整個星期這裡都刮烈風,因此 boat tour 也取消了好幾天,今早9:30 出發時導遊對於遊船是否成行也未感樂觀,看情況吧!導遊叫 Hareth,非常有活力而且很熱愛工作,今日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同樣由 Calafate 乘車過來的一家五口美國人,他們都很親切。


Torres del Paine 由三個花岡岩石塔 granite towers 及四個尖銳的山 “horns”(cuernos) 所組成,四個 horns 的頂部特別深色,和下面的石質有明顯分別,Hareth 也解釋了很多地質學上的知識。行山愛好者很多都會用四日時間走一條叫 ”W Circuit” 的行山徑,不過懶一點的話其實坐車也能觀賞到大部份景點,而且每一處地方風景都是美不勝收。


美麗的南美原駝 guanaco,這些仍然是南美的野生原生動物,沒有被人飼養而成為畜牧,去年我們到過 Peru 和 Bolivia 的高原都比較少見,原來 Patagonia 地區是牠們繁衍的地方。這裡看到的都成羣結隊,牠們比起駝羊 llama 細小輕巧和可愛,牠們唯一的天敵就是美洲獅 puma。

幾乎每一個導遊都說會有可能看到 puma,但 puma 其實是眾多大型野生貓科類動物之中最難見得到的一種,所以我們只能當這是一個不能實現的希望。不過酒店在兩年前原來真有一隻 puma 誤闖進了大堂地方,還給人拍了照片,現在照片掛了在通往餐廳的走廊牆壁上,不知道當時是人或獅給嚇著了呢?


這裡有好大片林木變成焦黑,原來在2011年曾發生了一場大火,聽說是一個行山人士在營地以外的地方生火,因風勢大火災便一發不可收拾,結果燒毀了176 平方公里的林木,這裡是嚴禁在營地以外生火的,那個肇事者真過份!

Lake Sarmiento 湖邊有一圈白色鈣質沉澱物,因為這個湖是沒有出口的,像死海一樣,因此冰川流入的水被不斷的蒸發了,湖邊便殘留了一圈鈣質。


我們去到一個叫 Salto Grande 的瀑布地方,未到瀑布風勢已經很強勁,行到觀景台時已經給風吹得要用手扶著欄杆,當我們迎著風再向前行,風吹得更猛烈,我從來未感受過這麽大的風,已經不太可以睜開眼睛了,我想像大風的程度也許和十號風球差不多,雙腳根本站不穩,因為我怕又再扭傷腳,而且背包原來會給烈風大力地拖扯著的,於是我索性坐在地上等風勢稍緩。

我看見導遊和同行的美國兄妹攤開雙手作 Titanic “you jump I jump” 的模樣,他們縱身向上一跳,給風吹得向後跌了幾個身位,然後頂著風前行兩步又再跳著玩,非常好笑。

我看不到 Peter 在那裡,原來他站得更近懸崖邊,看著他竟然紮了一個很低的馬步,頭上原本戴著的冷帽不見了。後來他說當時大風扯著背包十分狼狽,一下子竟連冷帽也給吹走了,同行的美國伯伯的寬邊帽子即使是縛著的當然也吹走了,但導遊 Hareth 後來竟然可以爬到石上把它檢回來,可是Peter 的冷帽因不知吹到那裡去,丟了。


Lake Pehoe 又是一個風景非常美麗的湖,這裡也有住宿設施。


午餐時候在一處宿營的營地內野餐,我們昨晚已經預先選了午餐盒的三文治,Hareth 和司機竟然帶來了枱布、芝士、沙拉、果仁、生果、餐酒和汽水,鋪滿一枱十分豐富,簡直是個驚喜!也許今天是聖誕節所以特別興祝?大家都吃得很開心,面對夢幻世界般的美景,這個聖誕日非常難忘!

旁邊有幾棵 mistletoe,是美國朋友教我們認識的,原來活的 mistletoe 會長一些像綿絮的種子,很有趣。X'mas 加起 mistletoe 就更浪漫了。


今天這個團原本會乘船去看 Grey glaciar, 但早上Hareth 說那隻船客滿了,改為去看另外兩個比較小的冰川,結果下午詢問時卻因為太大風,仍是取消了,這個船程已經因為大風而取消了好幾天,其實我們看到湖面的水都已翻起白頭浪,也親身感受過風勢有多強勁,船的確是不可能開呢!


之後我們去了一間展覽館,裡面介紹了百內國家公園的地質面貌及原生動植物物種,有一個立體模型可以看清楚 4 horns and 3 towers 的位置,因為它們的景觀好像千變萬化的,再加上雲霧,實在是多面睇。

館外揚起的旗幟是 Patagonia 地區的標誌。


回程的途中竟然在路邊看到一隻不怕人的穿山甲,好可愛呢!我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動物。


下午五時回到酒店後天氣卻又回復平靜了,沒有風的時候其實頗溫暖的,我們走到大路看看,酒店附近不遠處是一個 eco camp,所有的帳篷都是白色的,看起來反而像太空艙。

牧場上有很多馬在吃草,有一隻和我很投緣,我向牠招手牠竟然乖乖地走近我,還讓我摸牠的鼻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