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4 Mirador del Torres

今天參加了騎馬行山團,會行山到三個花崗岩石塔底叫 Mirador del Torres 的地方,意思是 Viewpoint of the Towers。一般的團都只是行山,路程不算很長,大約19km,但山路崎嶇比較難走,尤其臨近塔底的一公里非常斗斜,全程的步行落差超過 800m,單是最後一公里都 300m,一般都會預算行十至十二小時,不過原來酒店有騎馬行山團,可以騎馬走一半路,之後繼續行山,省時又省力,相當完美。酒店也有行山杖可以借用。

我們一行有十一人,有兩位導遊及一位牛仔隨行。早上到酒店旁邊的馬廄選馬及頭盔,頭盔是正式騎馬用的那種帽子,可能頭形都不太適合亞洲人,無論怎樣揀大小,戴起來仍然有點兒緊,不過的確幾型。

導遊簡單教了我們幾個指揮馬兒的姿勢,例如這裡是單手執馬韁,有別於歐洲用雙手,因為這裡工作的都是真正的牛仔,他們需要騰空一隻手做其他工作。另外,牛仔又會用聲音指揮馬兒,例如做一些好像大聲接吻的jeep jeep 聲催趕牠們快步行。這些馬的馬鞍的皮革都很精美,穿鞋的地方還有一個皮套包著鞋頭,非常貼心。


出發後雖然不用指揮馬兒牠也懂得跟著大隊走,不過原來也要稍加控制,要讓牠知道我才是話事人,韁繩不能太緊卻也不能鬆,否則牠隨時愛食草便食草,過河時飲水又不肯行,會難控制。

像我這樣放任我的坐騎是個壞示範。

沿途風景很美,初段山路還不太難行,但很窄,也有不少登山者,所以當我們的馬隊走過時,人們都要停下來相讓,或者映相,有這麽多人映自己,感覺很怪。

後來的路越上越斜,開始覺得馬兒要用力。上了一輪斜路,拐一個彎之後,前方的山景突然出現在眼前,美麗極了。這條山路左邊是碎石山坡,右邊是直落至谷底河邊的崖坡,馬兒只有很窄兩呎濶的路行走,有點兒驚險,只希望馬兒別要失蹄才好。


過了這一段路,去到一片樹林間,也到了落馬的時候,原來已騎了一個多小時。我們把馬兒縛在樹下,走進了前面的一間宿營的木屋 Refugo Chileno 稍作休息,隨即便出發行山。木屋內堆滿了行山的人,有小食部可以購買食物和飲品,入內要脫鞋,但地下又不見得很乾淨,尤其浴室洗手間都很濕,比較核突。


我們身在酒店後面望到巨大的 Mount Almirante Nieto 的山腳,這兒離開石塔還有5km,開始的一段在樹林之間,沒有風,比較熱,也不斷地上山。

最後的一公里離開了樹林,雖然天晴,但暴露在大風之中,除了地勢忽然間變得很斜之外,全條路也是冰川堆倒下來的大石塊,行山杖在上山的這一段用不著,只能靠雙手扶著石塊爬上去。

其實亂石一大堆當前真的分不出那裡是路,只有跟著前面的人走,有時路上會有零星箭咀做標記,如果不在指定路上走其實相當危險,因為路更難行石塊也鬆散,可能會因此而掉下山受傷。


這樣的路走了個多小時,終於到達目的地,看到三個石塔了!三個石塔分別是 Torre Sur (2850m),Torre Central (2800m) 和Torre Norte (2400m)。

前面有一個綠色的湖,非常美麗。雖然看起來天朗氣清,但不時會刮起烈風,夾雜著飛沙,實在睜不開眼。Patagonia 給我的印象除了懾人的風景,就是大風和多變的天氣,比新西蘭更甚。有很多人站在水中的石塊上拍照,但當烈風一吹,真的有可能把人也吹倒跌入水中,不能掉以輕心。

我們揀了一塊可避風沙的大石坐下吃三文治午餐,面對著眼前美景,實在太興奮了。


回程下山的一段一點也不容易,我用了兩枝行山杖幫手行得好像鐵甲人一樣慢慢攀爬落那些大石塊,如果腳長多一呎會好得多。

回到 Refugo Chileno 木屋,來回已經行了五小時,稍作休息了一會兒。山邊有一些鮮黃紅色的拖鞋蘭,原來是 Torres del Paine 的原生植物,非常美麗。


回到縛著馬兒的樹下,才隔了幾小時,馬兒們的腸胃極之好,我們已經踏了一腳馬屎。


騎馬回到酒店已經是一整天,我覺得腳很累,Peter 卻說 pat pat 更累,他說看到其中一位女團友的豪華臀儼然是一個私家無敵大 cushion 覺得又羨慕又妒忌。回房間梳洗過後出去醫肚最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