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8 Easter Island

昨晚映完月光已經很夜了,今早天未光便摸黑揸車出發又去了島的最東面的 Tongariki 看日出,幸好昨天去過,認得地方。日出時間是 7:15 am,揸去要半小時,可是去到已經略為遲了,天色光了一大半。

放眼望過去有廿多人像我們一樣一早起來看日出,有些是自己揸車泊了在一旁,也有一些叫了的士在旁等候。遊人中有幾個看似是日本人朋友,都是一些年輕人。我們來了阿根廷和智利這兩個多星期以來甚少碰到日本人(又或者其他亞洲人),在復活節島這裡算是遇上最多的了,昨天抵達時在機場已經碰到一團日本遊客及一團台灣遊客,這幾位日本人不知是否昨天的團友。

天空上有很多雲,因此日出本身並不特別好看,當然有石像做前景是相當特別。看完石像這邊,回頭望到後面的山竟然有兩條彩虹完整地橫跨在上面,非常美麗!


看完日出後順道再多看了一、兩個在機場附近的景點。我們從山上可以看到整條短短的機場跑道,很有趣。


回到酒店吃早餐,休息一會。大街上有一間郵局,繳付大約 US$2可以在護照上蓋一個復活節島的印章,不過我們去到時郵局剛要關門,原來只開上午,唯有改天再來。 這是復活節島郵局的印章。


Puna Pao 石礦場專門採集石像頭上紅色「帽子」的石。其實這些並非石像的帽子,據說代表土著 Polynesian 盤纏在頭頂上長長的頭髮或他們的髮飾。其實現在有些人仍然留著如此髮型,非常搶眼。

島上有很多野馬,因此常常會看到待在媽媽身旁的小馬仔,跟所有BB 動物一樣十分有趣和嬌嗲。


下午預約了潛水,參加海邊的 Mike Rapu Dive Centre,一次潛水 US$50 包租衫鞋及所有器材,我們最想看水底石像,而這個亦是這裡最著名的潛點。2:30p.m.去到 dive shop,付款填表換衫揀器材搞了好一會兒,可以下水都已經 3:30p.m.了。

水溫只有23°C,很涼,穿一件質地很好的 Scubapro 5mm 潛水衣也夠暖。沒有鞋,因為用穿腳趾的蛙鞋,感覺好像很軟弱無力沒勁兒的,希望沒什麼水流吧!

這裡還有一樣奇特事,他們慣用10L steel tank 而不是一般的鋁樽,所以氣樽特別重,因此我們至少要減 2kg 鉛。

潛點就在離開碼頭不遠的地方,只用一隻普通的艇仔載我們過去,不過同行只有另一位巴西人,人少怎樣坐也就不成問題了。

一下水的位置已經看到水底石像,而且位置在十多米深,因此看得很清楚。不知道為何它會掉到水中,經日月的洗禮身上都長滿了珊瑚,感覺像看「天空之城」內身上長了花草的機械人一樣,很特別。

其實這個潛點只有這麼一件物事可看,因為近碼頭,沒什麼特別吸引的水底奇景,珊瑚礁倒是長得不錯,絕大部份是硬珊瑚,色彩並不斑斕,魚也不多,下午時候海底一向都是靜悄悄的,但水很清澈,能見度高,如果有時間逗留多幾天也許其他潛點會更好,不過從來也沒聽說過復活節島是一流的潛水勝地,也許聊勝於無吧!不過同行的巴西人個子很大,加上技術普通,廿多分鐘已經沒氣要和 dive guide buddy breathe 了,今次短短的潛水 38 分鐘便告終。


回酒店休息了一會兒又出去繼續觀光。我們去了島的最南端 Orongo,這裡是一個世界遺產景點,本來要收入場費的,因為已經是傍晚,可能職員又放了工,沒有人賣票,也沒有門可關,因此我們便入內看。

Orongo 村建在 Rano Raku 火山口旁邊,火山口內裡注滿了積水和浮萍,自成了一個特別的生態環境。

Orongo 的另一邊是距離海面三百米高的懸崖峭壁。離岸有三個小島(大石塊),望向一片無涯的大海,景色一絕。

Orongo 村的建築羣主要是很多矮小無窗口的石屋,給島上居民於每年春天的時候來暫住幾個星期,為的是參與及舉行一個叫 Birdman 的比賽。在十八至十九世紀期間,島上許多不同的部族每年會在這兒舉行一個角逐 birdman 殊榮的比賽,每一個部族派遣一名參賽者游泳到最開的一個島去取一隻海鳥蛋,回來還要爬上懸崖峭壁抵達 Orongo 火山口,最快取蛋者為勝,個程極其危險,因為有被水浸死,被鯊魚咬死或從崖上跌死。

在往 Orongo 的斜路上可以俯瞰 Hanga Roa 整個市鎮的景色。


Akivi 有七個大小相約的石像,據說代表七位最早登陸這個島的探險者。這個地方比較特別,因為石像都是面向海上(所有其他地方的石像都是背海的),因此日落時候石像是受光的。我記得九州宮崎縣的日南海岸也有一個仿照的景點,原來就是仿照這裡,應該是延續日本人對復活節島的情意結。


又去了 Tongariki 看黃昏景色。這是石像和我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