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0 To Santiago

移動日 - 今天要離開復活節島了,雖然是下午1:30p.m. 飛機回 Santiago,但早上很早便要去機場,其實每天也只有那一班機,所有人都乘坐這航班,旅遊公司只安排一輛巴士,單是全島接載旅客都花了大半個小時。

離境的安全檢查比入境時嚴謹得多,因為這程機是入智利本土,智利像新西蘭及澳洲一樣禁止任何外來食物入境,就算是復活節島上所得的生果也一律要立刻吃掉或者放棄。這一程航班也是五小時,加上兩小時的時差,返抵 Santiago 機場已經是晚上 8:00p.m. ,所以今晚仍是入住 Holiday Inn 機場酒店。

明晚便結束今次三星期的南美之旅返回香港了,我們收到 Qatar Airways 的 check in 電郵提示,於是便上網 check in。

回程要飛三程機,首先乘搭巴西航空公司 TAM Airlines 由 Santiago 去巴西的 Sao Paolo,之後轉乘 Qatar 經多哈返港,我們全程的來回機票都是在香港時經 Qatar 的網站購買的,包括 TAM 的機票。但 Qatar 的 check in 連結只有它自己公司的兩程機,我無法 check in TAM 的一程。我們上 TAM 的網嘗試check in,竟然找不到我們的 booking reference,而且 TAM 的網是葡文,沒有英文,每一行也要先 google translate,已經搞得一頭煙,心想反正早在香港已經劃了位,明晚到機場才check in 也沒問題吧,誰知這原來埋下了災難的伏線!


Day 21 Santiago to HK

今晚會乘 20:40p.m.飛機啟程回港,我們把行李寄存在機場酒店,便乘機場巴士出Santiago 市中心一日遊,車程只需三十分鐘,來回票價 US$5,很方便。

2013年尾來過 Santiago ,因此對這個城市已經有點兒印象,今次想參觀 "Precolombian Art Museum" ,這個博物館展出了整個中南美洲由遠古至殖民時代前的文化藝術品,我從不知道原來一萬多年前這個大陸已經有人居住,而原著民木乃伊的製造文化原來比埃及還要早二千年。

南美洲土著的陶藝很特別,因為造出來的製成品不單止是動物或人物的臉譜,還會表示一些關係或幽默感,如一個女人手抱一隻縛了頸繩像貓的動物,顯示出寵物的概念,或者一個微笑的女孩,或者一隻歪著頭的猴子,這些作品都極富現代感,可能我孤陋寡聞,沒有在這麼遠古的陶藝品中看過。




上次來 Santiago 時去不成 San Cristobal Hill,今次再去過,因為想乘搭上山頂的 funicular 纜車觀看風景,上次因為員工罷工而關門,今日天朗氣清卻大排長龍,看來至少要排一小時才可以上去,我們沒有這麽多時間,只好放棄。San Cristobal Hill 是一個美麗的公園,園內還有一個動物園,因此很適合一家大小來玩。


San Cristobal Hill 的附近有一個著名的景點叫 "La Chascona",這是智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著名詩人 Pablo Neruda 其中的一間居所,我們於是去了參觀。本來屋內可以觀看遠處印第安山脈雄偉的雪山風景,現在給附近後建的樓房阻擋住了。這一間屋是詩人特別為他的情人建造的,建築風格及所有的傢俬和擺設都很有特色。屋內不准攝影。

Neruda 很喜歡宴請朋友來晚餐派對,飯廳當然很重要,我覺得最有趣是鹽和胡椒粉的樽上竟然寫著  morphine (嗎啡)and marihuana(大麻),非常幽默。

2013年到訪過 Neruda 位於 Valparaiso 的另一間屋 "La Sebastiana",建築同樣有品味,環境更優美。


之後去了 Lastarria 區的餐廳吃點東西才去機場,有一間看來很不錯,叫了一杯 “Pisco is in the air” 的飲品,名字十分美麗,有 pisco with raspberry juice, lime, basil and honey,清新又酸酸甜甜非常解渴,這麼炎熱的天熱喝很舒服。另外叫了一客很特別的前菜當小吃 - Boiled octopus with chili, celery, and black olive paste,及一客栗米- 大粒白色粟米和脆脆的炸粟米粒,非常美味。我們坐著的同時有一隊攝影隊借餐廳場地做訪問和拍攝,大家各不騷擾,我們邊吃邊看他們工作,也很有趣。


之後乘巴士返回機場酒店,整理好行李後剛好還有兩小時,正常時間 check in,怎知去到機場 TAM 的地勤人員說飛機正在起飛,原來航班改了時間,提早了兩小時起飛,但我卻沒有收過通知。我後來才發現這個時間改動並不是臨時而是早三個月前已經改了,TAM 通知了 Qatar,但不知為何我卻沒有收過通知。總之今晚 TAM 或另一間南美最大的航空公司 LAN 也再沒航機去 Sao Paulo 了。

我們去 LAN ticket office 詢問可以怎麼辦,因為最重要是盡快回港,我不想濟留南美,也沒有時間濟留,因為趕著返工。結果我們決定買同一晚 LAN/CX 經新西蘭 Auckland 返香港的單程機票,單程價錢已經等同 Qatar 的來回南美機票,但總算可以如預期中同日返港。今次旅行真正是環遊世界,因為一直向西飛,足足繞了地球一週!


我們返港後和 Qatar 幾經交涉,Qatar 堅持說曾用電郵通知我改時間,但他們又拿不出證明,說系統已經把電郵清除,沒有紀錄。但即使他們有寄電郵,為何不保險地再用其他方法如打電話或短訊把這麼重要的訊息通知旅客呢?其他航空公司如國泰會先打電話再寄電郵,務必要確定旅客收到通知。最搞笑是 Qatar 說由於我是網上訂票,所以只會用電郵通知,如果我是用電話訂票他們就會用電話通知,究竟這是什麼道理真的令人費解?Qatar 在香港是有辦事處的呀!這不是一個網上平台!

終於他們肯全數退回我們的回程機票的價錢,但當然不足以完全賠償今次的額外支出,以及無端端的驚風散!我對這間自稱是 5 star airline 非常不滿,以後絕對絕對不會再乘搭這間九流公司的了!


抵達 Auckland 是一月四日當地早上 3:45a.m. ,漫漫長路等至下午 2:45p.m. 才起飛回港,由一月一日晚上便沒有沖過涼,於是去了 airport lounge 沖涼,也是第一次呢!離開 Santiago 時是一月二日,抵達 Auckland 是一月四日,我從未試過如此誇越子日線的,在我的生命裡沒有了2015 年一月三日這一天,雖然我感覺不到什麼,但這個想法令我覺得很奇妙。儘管這次旅行有很多小意外,但仍然覺得很好玩和很難忘,十分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