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賀高原位於日本本州長野縣東北部,由東京乘新幹線及巴士去大約兩個多小時,擁有21滑雪場和71條吊車和纜車,大部份的雪場都是相連的,是日本最大的滑雪區。


我們一行五人乘凌晨機早晨便已抵達羽田機場,因為今次人多熱鬧,因此打算全程租車玩,相比起乘坐新幹線應該不會貴多少,預了一整天時間慢慢進入雪場 (需時約五小時),所以時間鬆動,抵埗後在國內線機場大樓吃過早餐才去 Nissan counter 取 Serena 八人車。


離開高速公路進入中野市,隨即看見左方有間吃手打 soba 的食事處,於是立刻尋找地道美食。

Prince Hotel 西館

下午三時半左右抵達志賀高原,天氣很好但很寒冷,上山後明顯轉冷,室外氣溫只有 -13°C,路上積雪很多,即使有雪軚,仍然頗滑。我們住在香港人熱門選擇的 Prince Hotel, 西館位於燒額山,雖然酒店平平無奇,價錢貴而又膳食普通,但總算有大浴場,而且是 ski-in-ski-out,十分方便。不過 Jenny,可可和我住的三人房 (其實是四人房) 則嫌像宿舍,像睡床位一樣,但仍收大約 9,000円一位一泊朝食算比較貴。今日是星期六,酒店很熱閙,四時左右滑雪的人全歸來,人頭湧湧,不過原來只有這邊人多,Prince 的南館閉館,而東館也十分冷清。

天氣預告:晴朗

我們在酒店內的 ski rental shop 搞妥明日租用的器材後,便去會合比我們早一天到、已經 ski 了一天的 Brenda 和 Francis。雪區整個星期都下著大風雪及天氣寒冷,Brenda 今日滑了一天竟然凍傷了指頭,她立刻買過一對新的更暖的手套,而隨後數天她仍感到指頭麻痺、疼痛和紅腫,真的不能小覷凍天氣呢!其實昨晚他們下著大雪駕車上山時已經跣軚不能前行,結果他們返回山下,油站店員替他們把車軚稍微放氣,才能安全抵達。幸好未來幾日預料天氣轉好,似乎我們今次運氣不錯。

美味的印度咖哩

Prince Hotel 西館餐廳選擇不多,除了一樓的大 canteen 之外,便只有旁邊的中華料理及拉麵,而燒額山下並無其他酒店。ski shop 的員工介紹我們去一の瀨的酒店吃晚飯,其中有一間叫 「KAMOSHIKA」 的印度咖哩很美味。一の瀨雪場就在燒額山旁邊,駕車前往只需五分鐘,那兒較多酒店,比較熱鬧,不過似乎好吃的選擇也很有限,而且也沒有商鋪可逛,après ski 活動比較冷清,和歐美雪區甚至野沢溫泉雪區的溫泉街都無法相比。咖哩店內有半架老爺福士做裝飾,有幾枱洋人幫襯,我們叫了意粉 pizza還有從未吃過如此美味的 nan bread 及 tandoori chicken,鷄肉嫩滑多汁一點也不乾,羊肉咖哩也十分好味,真是意外驚喜,而且價錢平宜,每人大概1,100円。


玩轉燒額山

志賀高原雪區很大,Prince Hotel 西館對著的是燒額山 (我們叫燒鴨山),很多雪場都有雪道相連。乘南館的 gondola 由山頂2000m 直衝下來很好玩,沿著山脊的風景很美,可以眺望長野縣內連綿的白雪山峯。

山頂有紅和綠色滑道直達山下,Francis 和 Brenda 堅持要走較易的綠色滑道,怎知原來依地圖指示一定會去了紅色,初初數段紅色很容易,所以 Brenda 不以為意,Francis 卻早已察覺,暗叫不妙,後來他們去到一段稍斜的坡,Brenda 知道後 (according to Francis) 大發雷霆,Francis 為解救女友,結果又是使出他的殺手鐧 – 除 ski 行,竟也勸喻了 Brenda 依法仿效,正當他們二人在一旁行走時 Jenny,Miranda和我三人飛過卻看不見,Francis 說他正想喊我們又來不及,像極 Fedex 狗主人行山失足拜托狗狗救求的廣告一樣…….那不是說我們是狗狗嗎??!!


Snowboard 學堂

Stephen 和可可跟英語教練學了兩日 snowboard,第一天在一の瀨雪場學習,那兒寬闊,很適合初學者練習,他們 day 2 已轉到燒額山學,不過二人都說全個上身的肌肉都用得着並且非常疼痛,可可說想不到自已的頸原來有這麼多肌肉 (所以才有豬頸肉吃呀!),而 Stephen 則說因為不停碌低而被迫不斷反身爬起,連久違了的六塊腹肌也有望可以再度面世云云,似乎學 snowboard 也有助趕走 bye bye肉呢!玩 snowboard 這麼型,正所謂唔玩得都睇得,搞到 Jenny 和我都有點兒心思思想試,不過看見他們不停地跌,Jenny 為他們的下山過程配音為 「砰碌、砰碌、砰碌碌」,學習的艱辛程度的確比 ski 大很多。

奧志賀辛苦抬 ski

燒額山頂和奧志賀雪場相通,不過原來相連的一段約200m 的道路平坦極了,往返都得抬 ski 走,好辛苦,又沒有其他路可返燒額山,除非在山下搭 shuttle bus,唯有「局住行」,奧志賀是 skiers-only resort, snowboarders 一概不准行走,所以特別清靜,風景很美,由山頂一直滑向山下 gondola station 的 red run 又長又好玩,不過給山頂相連的抬 ski 道路嚇怕,奧志賀只此一次!


梁朝偉劉嘉玲幫也襯過的居酒屋

我們連續兩晚都去了一の瀨的 たいむ居酒屋 (大六ホテル內),小小的店舖內擠滿人,很熱鬧,也有很多洋人遊客,現在的洋人遊客都不單只去Niseko,還會去日本其他雪場。這間居酒屋店主是北海道釧路人,菜式花款多,我們兩晚叫的菜大部份都沒有重覆,而且都很好味,赫然發現店內的正中掛了兩幅簽名,細心一看,原來是梁朝偉劉嘉玲 2009 年年初一 (1月26日) 時的留名,真湊巧!

たいむ居酒屋
Tel:0269-34-2969


刀鋸美人

第三天我們駕車去雪區較遠的橫手山,離燒額山約半小時車程,雖然風和日麗,但路上積雪要小心慢行,我們的車不是4WD,縱使有 Francis 這般技術高超的車神,也不能超過40kmph,否則仍偶有失控滑走的驚險場面。原來要放五對 ski 和兩塊 snowboard 入 Serena 都有一定難度,起初放不下,有人提議後座乘客橫抱兩對 ski,因安全理由被堅拒反對,因為不想車子急停時上演「刀鋸美人」的表演!

我們泊了在山下第一個駐車場,第一段ski slope 超平坦,不過適合初學者,有過百名參加學校滑雪旅行的中學生在練習,看他們真開心,可以有這麼好玩的校外活動,chair lift 運行速度超慢,乘一次到第二駐車場居然花了近十五分鐘!我們在這裏映了此行唯一的大合照,左起:Stephen,Miranda,Jenny,可可,Brenda,我和 Francis ,看兩個板仔站得多神氣!


橫手山

橫手山頂高2305m,今日天氣好極,很清朗,遠處羣山的景色一覧無遺,連綿不斷,相信全個長野縣可見的山峯都盡收眼底了。志賀高原雪區雖然大,但略嫌山上總是沒有咖啡室或小餐廳可以嘆杯茶享受一下優美的風景,橫手山終於看見一間小茶室。

山頂還有展望台觀賞樹冰,蓋上厚厚積雪的樹冰形狀像怪人,聽說山形縣藏王的樹冰更壯觀。

這兒的 chair lift有個中途站,我只顧提起腿卻又忘了提起手,結果弄彎了兩支 poles,落吊車時竟然有個阿伯拿着一大束不同款式長度的 poles 追過來,他說我的不中用了,叫我揀兩支拿去用,並用繩把我的那對 ski poles 殘駭縛好着我帶下山,看見阿伯細心的準備,我相信這種事也許時有發生,而那個奇怪的 chair lift 中途站正是陷井!其實我們已中招一次,gondola 就話有中途站,有什麼理由 chair lift 會有中途站?見到 chair lift 到站的自然反應就是落車,所以我們已經錯誤地落了車,無端端滑多一次,於是再坐 chair lift 時便提醒自己千萬不要下車,不要提高 safety bar…..結果 poles 都斷了,幸好買了 extra 保險,不用賠償,而且始終由山頂滑到山腳都有點兒斜,無 poles 的話不知怎下山。


去野沢溫泉村探滑雪教練

臨走前一晚我們特意去離開志賀高原大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的野沢溫泉村探望 Yamada san,他是我們在野沢溫泉雪場玩時的教練,認識了很多年,也因我們介紹的關係教過很多我們的朋友,Yamada san 每年都在滑雪季節前後去泰國渡假,順道留港一、兩天,不過最近幾年都很少來港,說消費貴,而他在新瀉縣的老家又經曆地震暴雨等天災,也許影響了他夏天做農夫時耕種的收成。這幾天大雪,Yamada san 又要從野沢趕回新瀉剷雪,真辛苦呢!

Yamada san 看見我們很高興,他的英語其實是有限公司,不過很努力講,隨身必備的法寶是一部電子日英快譯通,即使 Miranda 用日語和他交談,他仍以英語慢慢回答,不放過任何練習機會。 Yamada san 請我們一行七人到一間充滿家庭風味的小餐館吃,說那裏的天婦羅最好味,我們試了各種定食,還有魚生,雖然不是臨海地區,想不到水準還很不錯呢!本來我們打算請他吃飯,不過在他地頭,實在勝不了他,唯有衷心感謝,希望他來香港時我們再做東道主吧,真的不好意思,幸好我們帶了兩份禮物,算是小小心意。

飯後意猶未盡,Yamada san 帶我們去飲咖啡,這間在「大湯」向下走一條街,位於一樓樓上舖的 「Café et thé Carte」 很雅緻,主要是一張四方的大枱,枱面玻璃下的擺飾全是筷子托,很有趣,遠處的牆全是書架,咖啡也好味,不過如果有疍糕就更完滿了。Yamada san 說也許幾年後會不再做滑雪教練,希望到泰國開有機農場和一家煮家庭料理的小店舖,看他滿有計畫地說著這個夢想,祝願他一切成功!

Café et thé Carte
Tel 0269-85-2016
野沢溫泉村 9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