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 7 滑雪

計劃滑雪五天,因為貪方便,就在 Grand Hirafu Ski Ticket Counter 旁邊的 Rental Shop 租用滑雪裝備,五日intermediate ski set @¥16500,二世古雪場有四個山頭:Grand Hirafuz,Niseko Village,Annapuri,Hanazono,五日 All mountains ski pass 折合 @¥23000,比起幾年前,真的什麼都貴了很多。最初三天都不停地下雪,到後來才有些兒陽光,最後一天天氣最美,終於可以見到有北海道富士山之稱的羊蹄山。氣溫不算太冷,Hirafu 山上的溫度計只有第一天降至 -12°C,其餘大部分時間都徘徊在 -7°C 左右。


國際化滑雪場

我們今次是第三次來二世古滑雪,對上一次已是2005年,近年這個地方轉變了很多,已經完全被澳洲人侵佔了,無論在雪場上,穿梭巴士,餐廳,街上,超市,碰見的盡是洋人(或香港人),很少日本人,有的話都是工作的人,Jenny 話齋,單看酒店及 canteen暖氣的調較已感覺到變化,因為再不像日本一般地方一樣熱到出汗,反而有點點涼,較適合洋人的溫度。

 

為了迎合外地旅客,二世古現在叫 Niseko United,英文網頁做得很好,資訊齊備,各處員工的英語都不錯,山上指示牌全都有英文。以前叫東山 Higashiyama 的雪場原來已改了為 Niseko Village,和 Hirafu Village 相呼應,以前在東山的 Prince Hotel 也改了名叫Niseko Hilton,裝修更酷了很多,我們真係大鄉里。舊的gondola station已關閉,新的 gondola station 就建在 Hilton Hotel 旁邊,令這間酒店成為一間十分方便的 ski in hotel,怪不得香港的滑雪團都揀這兒住。

 

二世古改頭換面

Niseko Village 那裡英文名比日文還要排先,而且很多雪道都改了英文名例如 Stairway to Heaven,Don’t Blink,Unforgettable,餐廳無論在格調或菜式方面都很西化,有些還是全英文 menu,而且很貴,¥1000 以下的絕不可能。以前在日本無論那裡都有很多手信店,現在都只能在酒店裡買,街上大部分是餐廳和滑雪用品店。

 



幾天的滑雪行程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hea,因為一大班人的原故,出門各樣都得花點時間,早上的 routine 是在家吃一個過份豐富的早餐 (至少是平時吃的三倍),然後又要撻著車解凍擋風玻璃十多分鐘,一天早上要出門時才發現車路給封了,原來剷雪車清了門外的路,但出門口的車路卻未清理,堆了的雪又硬又實封了去路,有兩呎高,結果我們花了十五分鐘自己剷雪,真誇張。各人打點細軟,可以出發時都已經差不多早上 tea break 時間了。

阿思和可可分別學 ski 和 snowboard,我們其餘四人則各自找回足下感覺,但這種悠閒的玩法結果要 warm up 到第三日才開始重拾感覺,極度慢熱。

Grand Hirafu 很大,其實山頂可以連絡其他的山如 Hanazono,Niseko Village 甚至 Annapuri,不過我們因應各人程度,又為免失散,大致上都是揸車一起去,例如去 Annapuri 就要揸 10km。Grand Hirafu山上有一間叫 「1000米小屋」,我們有一天去了吃下午茶,又是全屋外國人。在茶屋碰到一對香港 couple,原來跟香港滑雪論壇的冬日旅行社的滑雪團來玩,住 Hilton,團費很划算,一團有40人。


Annapuri 設施比較簡單,基本上只有一個四人 chairlift 及一個 gondola,搭 chairlift 可以行綠色滑道,十分好玩。

有一天早上目的是去 Niseko village,怎知去到時發現了一間餅店和可愛的雜貨店,大家即時便進入了 shopping mode。


Hanazono山腳的餐廳 308很大很新淨,還有一位結他手彈奏 live music,完全像去了外國一樣。


我們並不特別想挑戰難度,但卻常常會在山頂行錯路,尤其明明山下好天山頂卻風大霧大便最易誤入歧途,因此不時錯入黑道,唯有頂硬上。在 Grand Hirafu,去了兩條黑路,其中一條原來是 The Wall,以前是紅的現在卻變成黑。有一次在 Hanazono山頂本來想直落山腳結果又錯去了 Hirafu village,無端端又行多一次黑路也不要緊,可是車卻泊了在 Hanazono,幸好車匙一早給了 Francis,因為預計他們比我們先滑完可以在車上休息,所以唯有打電話給他叫他揸車返 Grand Hirafu,又因為他的鞋放了在出租滑雪用品店內,唯有將就地穿我的雪靴揸車。

這樣看 the Wall 一點也不斜,但在上面向下望就有點難度。

另外一次在 Niseko Village時我和 Jenny 在山上,她看見有一條toll rope,原以為上去也是紅色雪道,經過長長的一段平路後發現竟然是一條很長的 double black diamond,那個黑色有 800m 長,風大霧大,前面的人像跳崖一樣一躍而下便不見了踪影,太恐怖了,怪不得我們行去時看到有人迎面走回頭路,我們經過一番盤算後結果也是決定折返,寧願除 ski 抬著行至少 200m,好辛苦,今次 Jenny 真是點條黑路我們行。


其實和 Francis 去旅行越多越能發掘他的優點,尤其十分有母性,例如每次滑雪前都叮囑我們千萬要小心,又如母雞看小雞般照顧阿思 (比起阿思的親姊 Miranda 更有耐性),可可的外套拉鍊滑了「啞」,當我們都幫不上忙時他仍堅持地拉,父性母性兼備,簡直是雌雄同體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