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篇

星期一,滑雪的第一天,一早起來天色灰濛濛一片,還下著大雪,這兩天的天氣預告都是下雪和非常寒冷,因為酒店位處於2000米山上,氣溫更低至 -12°C,我想在歐洲雪場會這麼冷也比較少見吧!


早上在酒店外的雪地上編班,雖說各人按自己的滑雪水平報了班,但我卻從來未看見過這麼混亂的場面。同一條隊排了五六十人以上,有好幾個教練圍在一堆不知如何處理,他們全都說法語,我只找到一兩個說英語的同學。之後大伙兒便滑了去搭chairlift,也不知應該跟隨那一位教練,上到山上在一片大雪茫茫混亂中又迷失了大家的身影,結果一輪混亂中並在個多小時之後教練們才搞掂誰肯教英語班,但因為我們只有兩個英文人,結果加入了其他法國人,教練雙語講解。

和我一起的英文人其實是一名以色列人,叫G。我後來覺得這班水平太高了,之後參加了Miranda 那班英語班,她的同學們全都是來自以色列或巴西,原來 G 的太太和姨仔也在這班,而且她們絕大部份是耆英,所以我們之後的一個星期都滑得很hea,因為同學仔們有跌倒受傷的,也有怕跌倒的,總之滑得比較慢。


教練是一位肥胖伯伯,名叫Jean-Michel,看樣子應該年過六十已經退休,我們猜他是兼職,因為滑雪學校 ESF 要忙於應付學生假期而請來的,這是純粹推測,因為他很酷,不和其他教練交談,而其他較年青的教練也和他不熟。我們無論任何同學仔跌倒在地,他只會冷靜等待學員自己爬起身或其他學員去幫忙,而他又十分心急,很多時同學仔還未完全起身他已經喊 ”aller” 便去了,極度沒有耐性。

一班有十一、二人之多,又因為他沒有耐性等齊人,第一天下午已經遺失了兩個同學仔,連我們有三人在後來也一度跟不上他已差點要自行回去。之後教練為免又再遺失學員,每二百米便停一停並嘗試認真地每次數人,極度窒礙落山速度,而且他對數數目有很大困難,常常要其他人幫忙一再確認才行。


不過對於雪場方面是無可挑剔的,雪場既大,雪道和 chairlift 及gondola 之間接駁得非常好,而且很多 chairlift 是四至六人的座位,轉速又快,十分有效率,只能說轉得太急,很多時甚至會給椅子抄了起來。但即使 ski school 已有快隊,因為實在太多人之故,等候時間至少要十五至二十分鐘才上到車。排隊時的墟冚場面簡直像行年宵一樣!有時幾個隣近 chairlift 排隊的人會多到亂作一堆。


第一天下了一整天雪,所有雪道都因為太多雪而變得十分難滑,加上太多人,更加把雪道滑出一個一個的雪堆。我們去到一條窄路時教練竟然對我們說 “Good luck!” 便帶頭滑下去了,大家在後面當然滑得一仆一碌自生自滅,超搞笑。

頭兩天下雪,山頂有霧,視野也不好,地面看不出高低,天地一色,教練便盡量帶我們滑山腰的樹林地帶,說視野會比山頂清一點,因此我們常要游走在窄路中,人多更混亂,地面處處變成 moguls 般的薯片坡,極多陷阱,狹路相逢亦常有意外碰撞。有一次教練帶頭抄上路旁穿樹而過,怎知跳下地的一級不但高而且原來要急轉彎,結果跟在頭的我們又跌到一仆一碌,跟在後的即使急剎停也卡在樹枝之間十分狼狽,教練竟然嘆了一聲 “What a group!”,真幽默。


下了兩天雪,第三天開始天氣轉晴,而且越來越熱,由星期一最高氣溫只有-7°C,到星期六時已經升至+2°C了。Jenny 比我們遲兩天才來滑雪,剛好一出現天氣便轉晴,我們都說她腳頭好。今年歐洲雪下得很多,第一、二日的積雪多得好像北海道二世古一樣地誇張,因此之後幾天雪道的狀況都十分好。

這個滑雪場非常適合中級者,因為藍色雪道特別多,即使紅色的也十分寬闊,一點也不難滑,教練常形容為 “pink”。四面環山,我們又常處於海拔高的地方滑雪,山景都很近,景色非常壯麗。


Bellecôte

星期四和五教練都提議我們不回 Club Med 吃午餐而連續滑一整天,這樣時間彈性一點可以去遠一點的 Bellecôte 山頭,因此我們吃了一個很飽的早餐出發。滑一整天路程並不特別遠,也不過是二十多公里,但其實很多時侯要花在等搭 chairlift 和真正的乘搭時間上。因為「遠行」,所以吸引了同學的板仔兒子也來參加我們的 skier 班,搞到一行十四人浩浩蕩蕩地出發,教練數人數到頭都暈。

教練的身份其實像一個導遊多於一個教練,因為一班有太多人,大家的水平也很參差,所以他實在也不可能教我們什麼。星期五竟然有些興致叫我們輪流做一些練習,不過一開始做練習便相繼有人跌倒至他也居然要出手相扶,之後便打消了叫我們練習了。

去到 2700m 高的 Rocho de Mio 的景色又有點不同,四周都沒有樹,只有兩塊巨大荒蕪的石山被四野白雪覆蓋,眼下一片廣闊的天與地,再多的滑雪遊人也似乎容得下,因此覺得很寧靜,最神奇是風也靜止了,十分溫暖,滑起來甚至很熱。由 Rocho de Mio 下來左中右各有一條藍色雪道,可以盡情飛馳下來,非常好玩。不過也只是滑到第二次教練知道我們熟路才叫我們各自滑走在下面等,因為他要照顧已經滑了數天有些傷兵累累的一些同學仔。


中午時候在山上的餐廳吃午餐,大部份人都選擇在戶外享受陽光。山上餐廳食物一點也不馬虎,非常美味,而且對洋人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有美酒供應。

山上還有一些地點可以玩 paragliding,因此我們常常都會看到一隻滑翔傘在天空飛翔,很美麗。


下午回來的時候經過一條穿山隧道,大約二百米長吧,內裡是全黑的,因此滑行的時候也怕會碰撞到其他人,牆壁上間斷地投射了一些動物的光影,搞搞藝術氣氛,感覺也很特別。


星期六沒有班,很多人因著週末也已經離開了,所以雪場上明顯地人少了很多。之前教練沒有和我們去全個山區的最高點Glacier de la Chiaupe,今天我們便趁人少及天氣好快快去,玩了一星期也是唯一一天和板仔可可一起滑。

冰川位於大約3200m 高,要乘兩次很長的 gondola (cabin) 上去。纜車站旁邊也有一間餐廳,很多人都在這裡拍照留念。右邊往前行不久還有一個 chairlift才真正到達山頂。由纜車站望上去是一片廣闊的 moguls 雪地,大概上去以後只有這條路可以下來吧!

風和日麗,跟以往身處這麼高的山峰的感覺非常不同,因為這裡又溫暖又寧靜,半點風聲也沒有。坐 chairlift 時看到左下方的一大片薯片坡也不覺得可怕。


山頂上有一個牌寫著位於3170m 高,圖畫是一個天堂的景象,因為這個超級滑雪場的名字叫 “Paradiski”。牌的左邊有一個觀景台,往下望環山的一片雪地應該是冰川吧,不過樣子並不像一般的冰川看到一條條的罅隙,而是鋪上厚厚雪層,分不出哪是冰川哪是新雪。觀景台上還有一個指示牌介紹環徊270°各大名山,還應該可以看到 Mont Blanc,不過太遠了,即使今天這麼好天氣我們還是分辨不出來。

山頂上的景色超美,最開心是即使以我們這麼普通的技術也可以由山頂滑下來,因為只要經過一條短短的薯片坡之後原來可以坐 cabin 返回山下,而且人人都是這麼做,我們一點也不會顯得異相。雖然薯片坡又闊又不算長,但在3200m這麼高滑雪始終有點吃力,停下來時已經有點氣喘了。

山頂下來時會經過一個 Ice Cave,外面設了收費亭,看海報介紹洞裡好像有些冰雕之類的東西,不過入場費要 €8一位,我們沒有入內參觀。


午餐也是在山上餐廳吃,勁多人,不過絕大部份都爭著在外面曬太陽,反而裡面人不多。我們吃了超好味的 ham and cheese panini 和 crepe,勁多顧客,店員都忙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