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skiing  Around Seceda

早餐是自助形式,很豐富。我最欣賞是一部鮮搾果汁機,將橙或西柚即時搾好,真材實料。


Tony 是酒店的司機, 早上他會送客人去附近的 Seceda gondola station,車程雖然不用兩分鐘,但上斜路,如果要自己抬 ski 行都會沒命。下午任何時候回來都可以打電話叫他來接,其實平時有需要都可以叫他接送,相當方便。原來這裡習慣這種接送模式,比較高檔的酒店都有自己的車接載住客往返纜車站。鎮上也有 ski bus 往來附近的小鎮,遠至 Bolzano 或 Bressone 都可以去,酒店有免費車票給我們,第一次乘搭時只要放入車上的車票機打卡,便可通用一個星期。

坐了兩程 gondola 才上到山,今日是一星期第一天滑雪,所以早上也特別多人,大家都期待了一年一次的滑雪之旅開始了,顯得很興奮。本來 Georg 連我們在內會帶十多人上山,其他原來全部都是熟客,他也知道他們的水準,唯獨要評估一下我們幾個滑得如何。因為大家之間的水準有些距離,結果他打發了其他客人各自遊玩,今早只帶我們熟悉環境。

天氣很好,一出 gondola station 壯麗的山景已經盡收眼底,美景得來非常容易,即使不滑雪其實也可以買票乘坐 gondola 上落欣賞風景。山下沒什麼雪,山上卻還不錯。Georg 說原來上星期這裡的山景因為不夠雪,所以都是一片啡綠色,氣氛欠奉,我們來到之前剛下了一場大雪,所以現在才有點兒冬天氣息。

滑了一會兒便看到有一架直昇機降落在雪道上,似乎有人受傷了,多半是很嚴重的傷,如頭部,背脊或心臟,便會用直昇機緊急送院,其他的傷則看情況會用擔架 (banana) 或雪地電單車。直昇機降落時封閉了整條雪道,等了一會兒已經重開了半條雪道讓我們通過。誰知這並不是唯一的意外,我們往後數天都不時看到救援人員開車走過,這個雪場的意外是我看過發生得最多的,不知今次是否巧合。


其實後來 Georg 也要照顧一位受了傷的客人,所以下午他托他的朋友 Paolo 帶我們滑下山去。Paolo 是我們的酒店熟客,也是一位醫生,每年都來這兒滑雪已經有十年了,因此熟悉山上所有地方,雖然英語能力有限,卻非常好人,而且不介意溝通,義務照顧我們落山直至回到酒店。

回到 station 底,Paolo 打電話給 Tony 叫他來接我們,但等了十分鐘他也未到,結果 Paolo 提議我們走路回去,原來他是一個非常心急的人。我們想既然不算遠,就走走看。當然我餘下幾天怎也不會再走路回去,實在要命!


今天晚餐的主題是 Austrian night,所以有很多奧地利菜餚,也有豎琴彈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