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skiing

Tony 是酒店的司機, 早上他會送客人去附近的 Seceda gondola station,下午任何時候回來都可以打電話叫他來接,其實平時有需要都可以叫他接送,相當方便。鎮上也有 shuttle bus 往來附近的小鎮,酒店有免費車票給我們,第一次乘搭時只要放入車上的車票機打卡,便可通用一個星期。

天氣晴朗,其實整個星期的天氣預報都是好天,除了明日星期二下雪。幸好上星期這裡下過一場雪,山上雪道不錯,否則我們以為要來行山呢!

一星期的第一天早上最多人滑雪,不過情況沒有去年一月時多人。我們的組裡也有十多人,全都是歐洲人,德國,荷蘭,英國,意大利,加上我們幾位香港人,我們顯得特別矚目,團友們對我們都很感興趣。其實乘坐 gondola 時也不時有人問我們從那裡來,因為我們在這裡真的沒有看見過亞洲旅客。

George 是酒店的滑雪導遊,已經做了超過二十年,夏天則是登山導遊,我們去年來這裡已經跟過他。他十分愛說話,精通四種語言,德語,意大利語,英語及地道方言 Ladin,無論頭腦或是肢體反應又快又敏捷,山上山下相交滿天下。他還有一些有趣見解,他說人人都要去旅行,越去得多就越想去,如果從來不去,便不會有這個慾望,看他真的自在開心。他說生在 Ortisei,死也要在 Ortisei,好堅決。不過 George 其實也並非完全未見過世界,至少在做這份工之前原來他曾去過新西蘭滑雪,還說那兒的雪很好。

來自德國 Hamburg  的兩夫婦 Adel and Michael 技術又好,人又好,很樂意照顧人,George 也很懂得利用各團友的長處幫助他應付這麼一大團客,常常叫他倆殿後,尤其我們三個是全團技術最差的。團友們全部年紀都比我們大,但技術都比我們好,因此滑得都很快,其中有兩父子一起來,都是意大利人,兒子 David (他是唯一最年輕的) 就特別快,每次只是出發時看見他特別醒目的白色外衣,幾秒過後已經不見人影,原來他玩  ski racing  的。


其實只滑了一會兒大家的水準已經高下立見。我們三個當然是最慢也最論盡的,本來 George 說要看看我們是否可以跟得上大隊速度才決定以後幾天如何安排,結果多得團友們的包容,我們可以一起。George 一開始便喊我們做 bambini (意大利語的 children),如果要單獨叫我們的話,我們三人都叫 Jenny,因為他只記得 Jenny 這個名字,但誰是 Jenny 他卻到尾也搞不清楚。之後幾天下來,連團友們都叫我們做 bambini 了。

回到酒店後我和 Jenny 去了泳池浸熱水,有趣的是隔開戶外內的是一扇安裝在水池中間的自動門,游到門前它便自動打開,一半在水中,非常特別。池水不算熱,比起日本的溫泉的溫度簡直是涼快,但勝在外面氣溫也算凍,即使游水也不會太熱,而且人不多感覺很舒服。泳池一角有 jacuzzi,池邊還有一間  sauna  房,設備不錯。


我們回到房間梳洗後便到樓下吃下午茶,這裡每天都有免費下午茶點心,三文治或蛋糕,飲品另計。街上有這麼多咖啡店,我們決定每天去一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