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skiing

每天早上早餐都十分豐富,這裡的雞蛋都是生的,自己計時放進熱水爐中煮幾成熟自己話事,我最愛吃半生熟蛋。


我們人多,每天早上 Tony 都要來回接載去 Seceda,所以我們會在纜車站等至人齊才一起出發。

每次出了 chair lift or gondola,George (紅衫綠帽者) 都會集齊團友先 brief 一下要到那裡去,不過他人比較心急,通常都是講得七乘,指示非常不清楚,我們唯有跟大隊行,不過大隊行得好快,好難跟,好在有 Adel 殿後。

團友中有一對英國夫婦現居於杜拜,二人有少少自命上等人格,比較不太健談,和任何人都沒什麼說話,除了老公曾向George 誇口說自己每天都帶著的背包內有兩部非常昂貴的相機,George 聽了竟然沒反應,我們自然無人問他了,只是好奇,因為他從來不拿出來映相,那麼每天都帶在身上,難道信不過酒店房間內的夾萬?太太則讚杜拜的A貨手袋做得很好,those are good fakes。George 有時不知真傻還是假傻,說不明白為什麼女人要買這麼貴的銀包,用所有錢買了名牌銀包,結果銀包內就沒錢需要放了,說罷還哈哈大笑!


午餐時團友把枱面上的這隻復活蛋用來取笑 George 今季穿得紅當當的一身衣服,在蛋上面戴上他的綠帽子,叫我一定要映下來!


Aprés ski 我們又出去另一間咖啡店嘆下午茶和甜品。


是日晚餐